超棒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討論-第1807章 一場豪賭

Home / 其他小說 / 超棒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討論-第1807章 一場豪賭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一股子红枫色的煞气炸起,对着公孙统就卷过去了。
这一下,“哄”的一声,四周围的木头梁柱全部炸开,留下了数不清的,新月一样的凹痕,有三寸多深!
我后心暗暗发凉——这个力道,要是砸在人身上,那不还得骨酥肉烂?
之前只看见祸国妖妃周旋在有钱男人身边,谁知道她这么大本事。
“不好……”慕容哥哥急了眼:“老公孙这一次,是新伤加旧伤……”
他的“旧伤”,是在玄武局为了杜蘅芷,受了三十七处,“新伤”,是被那个该死的黑斗篷净化了。
难怪,他吃上了这种苦头。
可我看到,他身上,跟在杜大先生寿宴上一样,猛然炸起了一道十分强大刚猛的气息来。
像是巨大的肥皂泡一样,带着一丝金光,把他和身后的摆渡门人护了起来。
可说巧也巧,一个摆渡门人正好从一边往这里赶来增援,公孙统的眉头一皱,祸国妖妃也看到了,一抬手,那种半月形状的灵气,对着那个来增援的摆渡门人就打过去了。
“呼”的一声,公孙统飞快转手,一道强大的气跟盾牌一样挡在了那个门人身前。
那个门人是没事,可祸国妖妃猛然抬手,半月形的灵气,全砸到了公孙统身上。
“公孙长老!”
在那个门人的叫声里,尘土散尽,公孙统的袍子上,也都是新月一样的破损,可他还是不动!
一股子血,从他头顶汨汨淌下。
其余能动的摆渡门人,都要围上来,可他摆了摆手:“正好我脑门有点痒痒——挠挠也行。”
可我看得出,那血直接漫过了眼睛,他却擦都没擦——因为,怕是连手也抬不起来了。
靠着这种身躯,他在这里挺了这么长时间?
“好!”所有的半毛子都欢呼了起来:“活该!”
“打倒了他,抢仙药!”
公孙统却还是混不吝的一笑——隐然,却像是有些得意。
祸国妖妃一皱眉,忽然就反应过来了,抬起美极了的手,咬了咬牙。
她的手腕上,竟然也出现了一道伤痕。
新月形状的。
反伤……我一愣,公孙统还有这个能耐,简直跟赤水青天镜一样!
二姑娘看直眼了,一个劲儿拉我,想发表一下看法,可又不敢张口。
精彩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笔趣-第1807章 一場豪賭看書
“这也多亏是老公孙了,”慕容哥哥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庆幸,也带着几分愧疚说道:“要不然,谁也挡不住那些灵物。”
祸国妖妃嘴角一勾,是个狞笑,还要抬手呢,公孙统却忽然说道:“等一下。”
祸国妖妃并不意外,魅惑人心的一笑:“你后悔了?”
所有的摆渡门人和半毛子,全看向了公孙统。
“这倒不是,”公孙统吸了口气:“这么打下去,耗费时间,也没什么意思——你打不死我。”
祸国妖妃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话不假,公孙统虽然没有法子反抗,可他的气能化无形为有形,死死把八仙堂通往观星阁的路堵上,耗还是能耗下去的——不打败了他,半毛子就进不去。
公孙统一笑:“我是想着,速战速决,跟你——换个方式玩儿玩儿。”
祸国妖妃眯起眼睛:“玩儿?”
“咱们打个赌。”公孙统说道:“你可以拿出全部本事来,随意出一招,能不能把我打躺下——要是能,我们现在就让位置,要是打不倒,你们就此打道回府。”
不对劲儿,他都扛到了这个程度,忽然做出这种决定,简直跟疯了一样——他自己快油尽灯枯,可祸国妖妃他们,还是一鼓作气,简直是个自寻死路的赔本买卖!
那些半毛子,全看向了祸国妖妃。
“这……”摆渡门的人都知道公孙统从来不按理出牌,可他忽然打了这么一个赌注巨大的赌,也愣住了:“这怎么行?”
“是啊,这后面可是祖师爷清修的地方,咱们输不起!”
“这个公孙……”慕容哥哥听了这话,几乎气炸了肺:“祖师爷的清净,也是他能拿来赌的!”
说着,从马脸身上挣扎了下来,就要往前面赶。
可他说话都气若游丝,更别说上前帮忙了,站都站不住。
我一把扶住他,喝道:“急什么?”
这个凌尘仙长身份极高,我这一喝,慕容哥哥浑身就是一颤:“是……弟子冒失。”
马脸一直没闹明白我们在说什么:“富贵兄弟,你这天狐的血统就是高贵啊,说的这个那个,当大哥的都听不懂。”
慕容哥哥也没闹明白,一个“坐骑”竟然敢自称是祖师爷的“大哥”,实在匪夷所思,是想问清楚,但也不敢造次。
我一寻思,已经找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路线,正能从我们所在的位置,包抄到了公孙统他们身边去,就让马脸带着我们过去。
马脸以为我要搞背后偷袭,觉得十分刺激,立马把我带过去了。
这地方剑拔弩张,火星子四溅,谁也没注意到了我们,我们就潜过去了。
“那个摆渡门的,怕是被打坏了脑子!”几个半毛子早兴奋了起来:“都强弩之末了,还敢跟咱们大人打这种赌,这是现成的便宜,不捡白不捡!”
“就是!大人,这是摆渡的找死,您一抬手的功夫,何乐不为!”
祸国妖妃也在寻思,公孙统为什么突然打了这么个赌。
“说话算数!”那些半毛子早嚷了起来:“可莫要翻脸不认!”
“自然算数,”无视那些摆渡门人的阻挡,公孙统大声说道:“你们也发个誓——说话不算数的,天打雷劈!”
所有半毛子,都畏惧雷,只要发了这种誓言,那就不怕他们说话不算数。
“我们乐意发誓!”
摆渡门的门人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天要咱们活,咱们死不了,天要咱们死,咱们也活不了,”公孙统慢悠悠的说道:“就把结果,交给天意。”
说着,站在了原地,跟祸国妖妃点了点头。
祸国妖妃也不傻——谁都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保不齐就会有什么猫腻。
可公孙统这种近乎“自杀”一样的行为,诱惑实在太大了。
她对自己的能力和公孙统的能力,又是有信心的,考虑了一下,也就往前了一步,点了点头:“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不好驳你的面子了。”
说着,抬起手来,一股子红枫色的煞气在手上逼成了一团,对着公孙统就打了下来。
我心里一提——这个公孙统,是有多艺高人胆大?
犹豫是没法犹豫了,放着不管,公孙统就得奈何桥下见了。
就在那团煞气要落下来的时候,公孙统微微眯起了眼睛,而我一只手,积蓄了全部的力量,就在他背后顶了过去。
两道子煞气炸起相撞,“咣”的一声,面前就是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

精彩絕倫的小說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779章 狐狸之血分享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小說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779章 狐狸之血分享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面前像是起了一道灰色的云雾,奔着红衣屠神使者就过去了。
很快,但是跟红衣屠神使者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几乎,是可以预见的悲剧。
那个男人,是一个满身灰毛的大狐狸。
青气闪耀,元身出于猎食者的本能,会有比人形更大的爆发力。
它奔着复生木就扑了过去。
赤红的大狐狸,已经把身体死死缠绕在了红衣人身上了。
可,“嗤”的一声轻响,赤红的大狐狸的尾巴,猛然炸开。
血点子,残碎的皮毛,溅的到处都是。而那身体,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
一滴血,落在了我脸上。
灰色大狐狸眼神一凝,张嘴就是一声嘶吼,可它已经没法选了——赤红色大狐狸已经成了这样,这个抢回复生木的机会,它浪费不起。
飞蛾扑火……
红衣人扬起了有着完美线条的下颌。
他还是在微笑,但是那个微笑,十分残忍。
一串散神丝,对着灰狐狸就过去了。
这一串下去,灰狐狸就会成为一条蓑衣黄瓜。
血腥气,越来越重了。
就在那一串散神丝奔着灰狐狸过去的时候,“呛”的一声,散神丝没能跟预料之中一样,勒过了柔软的皮毛,温暖的血肉,而是撞上了锋芒毕露的斩须刀。
灰狐狸被强大的煞气震落到了地上,抬起头盯着我,漆黑的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红衣人的嘴角勾起来:“这两条狐狸,跟你没关系。”
血腥气的冲击下,我只听到自己心跳越来越急,也越来越有力:“可我就是想管。”
红衣人的眼神一沉——满是憎恨和厌恶。
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让他难受的回忆。
是那些,我忘记的因缘。
接着,他微微点头,憎恶换成了愉悦:“还好——你到底不是以前的你了。”
猝不及防,散神丝猛然扭转了方向,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那是凌厉极了的破空声,像是,能劈破长空。
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顺着斩须刀炸起,削的毫不迟疑。
“当当当……”
是一阵细密极了的撞击声。
对普通屠神使者的散神丝,斩须刀能直接削断,可对这个红衣人的——斩须刀只能勉强招架住。
散神丝不重要,重要的,是是用散神丝的人。
红衣人修长的指头宛如莲花花瓣一样张开,从容一笑:“你的骨头还没长出来,就急着送死了。”
散神丝从四面八方对着我,就猛冲了下来。
“七星,小心!”
程星河一声喊,凤凰毛甩出,帮我挡住了一大片,可熊熊燃烧的凤凰毛,在我们眼前,透出了千疮百孔。
这些散神丝跟之前的不一样。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第1779章 狐狸之血分享
似乎染了一层猩红。
妖气,神气,仙灵气,戾气——他手里的散神丝,屠戮过很多的身份。
似乎还残存着,那些被夺去生命的生灵的悲鸣。
斩须刀拨开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以比起之前散神丝凌厉几倍的速度,打在了我身侧。
真龙骨已经长出一部分了,金色龙鳞也应声而出,可“啪”的一声,到底是没有之前坚固,瞬间一阵剧痛。
“李北斗!”
是白藿香的声音。
“别过来!”我大声说道:“程狗,带着她躲开……”
一只手把散神丝劈开:“还有,记住,保护好那个小孩儿!”
灰色的大狐狸抬起头,愣住了。
“跟以前一样,”红衣人缓缓说道:“自己还顾不好,你凭什么去顾别人。”
散神丝一厉,对着我就卷了过来。
我抬手去挡,太岁牙的力量在胳膊里炸起,可这一份散神丝的力道,比之前要大许多。
挡住了七成,还剩下三成。
身体猛然反折,我根本没有恐惧的功夫,这一下,几乎出于本能。
红衣人却提前洞晓到了我的动作,预先抄到了后面,一个极大的力道对着我后腰顶过来,我立刻翻转,可他速度很快,一把散神丝对着我脖颈就下来,我尽最大力量躲开,但右耳清晰听到噼里啪啦一阵响,脖颈右侧的龙鳞碎成稀烂。
这个红衣人,果然跟之前遇上的,全不一样。
我反折身体,蹬着墙面借力反扑,他微笑,身体矮下,散神丝翻过对着我往下一拽,另一只手,寒光一闪,散神丝并在一起,对着我脖子就划了下来。
斩须刀回过来挡住,“咯吱”一声,是个不堪重负的声音。
他那张完美的瘆人的面孔,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有些如释重负:“还好,提前找到你了。”
凤凰毛重新劈过来,程狗送走了白藿香和小孩儿,竟然折回来了。
我想骂他:“你个傻逼!”
可这种事情上,他屡教不改。
程狗的声音,还是混不吝:“所以才会生出你这么傻逼的儿子。”
凤凰毛上的火,像是最盛的云霞。
可红衣人眼皮也没抬,几根指头一翻,上面牵引着的散神丝炸开,身后就是一阵人撞出老远的闷响。
他回过手,我觉出脖颈一丝一缕开始凉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散神丝已经缠在了我脖颈上。
我并不奇怪——实力差的太大了。
“你出来二十多年,也该回去了。”我听到红衣人意兴阑珊的声音:“我送你一程。”
散神丝猛然收紧。
一阵血腥气炸起。
龙鳞,皮肉,似乎一切都在迅速支离破碎。
可就在这一瞬,一个东西平地扑起,对着红衣人就撞了过来。
灰狐狸……
火熱連載小說 麻衣相師 ptt-第1779章 狐狸之血看書
“啪”的一声,灰狐狸柔软的身体,几乎炸成了一团血雾。
寓意深刻小說 《麻衣相師》-第1779章 狐狸之血相伴
那股子血,全溅在了我身上。
红衣人声音冷下来:“你身边,总围绕着一些这种没用的东西——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他看着灰狐狸:“你蠢不蠢?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可灰狐狸已经动不了了,挣扎着,缓缓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他是好人。好人,就不该死。”
灰狐狸的血十分温暖。
好文筆的小說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779章 狐狸之血閲讀
狐族的血,狐族的血。
红衣人是个什么表情,我没看清楚。
我只知道,眼前那种猩红,越来越盛。
浑身的血,像是被烧沸了。
耳鼓剧烈的撞击声里,红衣人的声音渐渐模糊了下来。
“好人是不该死——可谁是好人,你们说了不算。”
那股子散神丝越来越紧。
可一股子妖异的气息从身体里炸出,那些散神丝,再也没法往里深入了。
红衣人似乎怔了一下。
下一秒,我翻身起来,扬起了手。
“啪”的一声,那些散神丝,被我徒手从脖颈上拽了下来!
血和残碎的龙鳞淌下来,可我一丝都觉不出疼。
那股子巨大的力量,把全身都烧沸了。
红衣人的眼神猛然一变。
不光是他。
“九尾大人……”
那个灰狐狸喃喃就吐出这么一句:“您回来了……”
它认出了这个气息,就跟我身上的九尾狐尾巴,认出了狐族的血一样。
红衣人盯着我,缓缓说道:“你还有这种运气……”
他一只手抬起,对着我就划了下来。
这一下又急又快,显然是就想弄死我。
他忌惮了。
我抬起了手,那股子妖邪的力量炸了起来,对着那些染上了红色的散神丝就削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那些看似无往不利的散神丝全部被打散。
灰狐狸被那个巨大的力量掀翻,可它滚出去了老远,爬过来,死死抱住了红狐狸:“大人回来了——咱们都没认出来,大人真的回来了!”
红衣人被那个力量,掀退了几步,可他嘴角扬起,又是一股子瘆人的喜色。
可心里隐隐然,有一种几乎被淹没的意识。
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起點-第1779章 狐狸之血熱推
这个妖异力量虽然强大,可已经不能再用下去了。
很危险。
“复生木!”灰狐狸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忽然大声喊道:“大人——去抢回复生木!”
那个盆栽,还在红衣人手上。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ptt-第1750章 身上肉芽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ptt-第1750章 身上肉芽閲讀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这个肉芽,是奔着主人身上长的,顺着这东西的方向,肯定就能找到那个钓人鱼。
他想当这个诱饵。
也没别的法子了,不光是要找到老天阶,夏卷毛这条命,也不能放着不管。
白藿香学了潜泳,程星河,乌鸡,杜蘅芷,苏寻他们对水下就不太擅长,这一趟,就我跟卷毛一起跑吧。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txt-第1750章 身上肉芽讀書
我站起来,刚想准备着下水,可一下就听到了一阵很沉闷的声音。
是从水下传来的,地震一样的感觉。
浪头瞬间就猛了起来。
“轰……”
程星河也站了起来,把额头上的雨水给撸了下去,喃喃说道:“河神收人……”
河神收人,是说本地要闹水灾,卷走数不清的百姓,古时候传说,这是河神在底下短人手了。
坏了,这个闹腾法,本地人要倒霉!
我立马回头:“先不急着下去——给村民报信儿去!”
大家都转过身要往村子里跑,暴雨下的更大了,简直像是一条一条连接天地的线,砸在了头壳上生疼。
而在这雨幕之中,啪嗒啪嗒,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是一个撑着伞的人影,可现在风急雨大,他的伞面直接被掀开,原来是凉粉大伯。
他也顾不上那把倒霉伞了,冲着我们边跑边喊:“快跑快跑!”
他们也知道这地方闹灾了?
我立刻就要过去:“我们正想通知……”
话还没说完,凉粉大伯一个飞扑,就对着我们压过来,把我们拽到了一个灌木丛里。
这是干啥?
这一瞬,一阵脚步声噼里啪啦的就响了起来。
是本地人。
他们一个个带着锄铣和扫帚,气势汹汹。
乌鸡忍不住了:“不是,他们拿着那玩意儿可没法抗洪啊,还得……”
可凉粉大伯一下把乌鸡的脑袋摁下来:“别吭声,他们不是抗洪!”
我和程星河夏明远一对眼,就看出来了,他们确实不是去抗洪的——他们一脚踹开了红顶子建筑物的门,带着家伙,是去找我们的!
风声雨声里,那些人显然是把破庙里的家什都给砸了,依稀还能听到叫骂的声音:“那帮玩意闯完祸就跑了?”
“这不行,非得找到他们算账不可!”
乌鸡把脑袋抬起来,一把抹掉了脸上的雨水:“不是,师父,他们跟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凉粉大伯叹了口气:“也不能说是误会吧——大家都认定,川姑娘是被你们给得罪了!”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txt-第1750章 身上肉芽
原来,这地方有个讲究。
说川姑娘自从上次被道士给打伤了之后,就对吃阴阳饭的有了怨念——一旦吃阴阳饭的进了本地,她就要大发脾气,除非拿吃阴阳饭的祭祀她,否则她就放水淹了本地。
前五十年有过进来的,淹死了三十多个人,现在都没捞到,北岸三十来个空坟,就是他们的衣冠冢,还在那立着呢。后来高低是把那个倒霉先生给祭祀了,这才拉倒。
“祭祀……”乌鸡把进到了嘴里的雨水给吐了出来:“怎么个祭祀法?”
凉粉大爷一咬牙:“把你们的饭碗,投到了河里去……”
我们几个,心里全是一沉。
越来越大的瓢泼大雨下的人睁不开眼睛,凉粉大伯一边抹脸上的雨水一边说:“都是我害了你们,你们赶紧走吧,让他们发现了,他们非得……”
我扣住凉粉大爷的手:“你来帮我们,被他们发现了,不就把你连累了吗?”
“我一条老命,死活也没什么打紧,不过是多卖几年凉粉,少卖几年凉粉罢了,可你们是好人——肯在人贩子手里救孩子的,都是好人!”凉粉大伯说着,他就把我们往道口推:“从这条路上往下走,有个亭子,你们躲躲雨,天亮了就有进城的小巴——可千万别回来了。”
“人上哪儿去了?”
“怎么也得找到!”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第1750章 身上肉芽展示
这个时候,那帮人已经从建筑物里出来了。
“哎,今天不是有人看见,那几个东西在卖凉粉的刘五香那吃了半天凉粉吗?”
“对,真没准,是那个老东西把他们给放了!”
“要是这样,拿刘五香家里人填河!”
说着,奔着附近一个房子就窜进去了,里面很快传来了小孩儿哭闹的声音。
那房子门口有个石磨,就是专门磨凉粉的。
我心里火起,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凉粉大伯其实是个胆小怕事的长相,听了这些,浑身哆嗦,可他还是一股劲儿的推我们:“我去跟他们说!只要不承认,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快跑,以后,去救更多小孩儿!”
“好。”我拽下来了凉粉大伯的手:“你们家不就有小孩儿吗?”
今天,就救你们家小孩儿。
我奔着那个房子冲过去,大伯吓的什么似得,还想拉住乌鸡他们,让他们拦着我:“他们人多!”
可乌鸡他们一个迟疑的都没有,跟着我就跑那个房子里去了。
才一到了门口,就看见一个大汉把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举了起来:“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呢?他要是不出来,我现在就把你们几个小崽子摔死!”
我看向了金毛。
话音未落,金毛跟个小狮子似得冲了过去,一头将那个大汉撞翻,小孩儿脱手凌空飞起,金毛跟醒狮叼绣球一样,一下就稳稳当当接住了孩子,把孩子甩到了自己宽阔的后背上。
孩子还要哭呢,一下破涕为笑,两手抓住了金毛被白藿香别起来了的耳朵上上:“骑狗!骑狗!”
金毛一听自己又被当成狗,十分不开心,不过,它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犼了,没跟小孩儿一般见识。
扣人心弦的小說 麻衣相師 ptt-第1750章 身上肉芽鑒賞
那些村民一看我们来了,顿时激动了起来:“好哇,瞎鸟撞网子了——咱们把他们给……”
话音未落,凤凰毛燎过去,那几个要抓孩子抓我们的大汉整个身体凌空飞起,重重的撞在了院墙上,哄的就是一声闷响。
剩下的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有几个发现白藿香看似弱不禁风,奔着白藿香和杜蘅芷就过来了。
乌鸡哪儿能容,一抬手掀翻两个,剩下的更惨——谁也不知道白藿香什么时候抬的手,那几个忽然躺在地上,又哭又笑起来。
不知道被扎哪个穴道了,效果跟被人挠了脚心一样。
剩下的,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妖法……他们会妖法……”
我盯着他们:“你们当我们会妖法也行——谁敢对刘五香家动手,我就让他尝尝妖法的厉害。”
那几个人一看我像是这其中说了算的,互相看了一眼,刚才的嚣张气焰也没了:“不是,我们,我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们就想保护家里人被让水灾给卷了,我们有错吗?”
“是啊,我们,就是想活着!”
“想活着好,”我答道:“那你们,就得听我们的。”
村民面面相觑。
“川姑娘看见我们,就要闹腾,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东西怕我们。才千方百计,想利用你们把我们给赶走了。”我接着说道:“川姑娘的事情,我们来平。不过,有些事情,还得你们配合。”
那帮村民面面相觑:“怎么配合?”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744章 玄英將君相伴

Home / 其他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744章 玄英將君相伴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看着这玩意儿,我顿时皱了皱眉头。
不是说就一条真龙吗?这怎么搞了两条?讲究对称美还是怎么着?
不过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来,这金龙和黑龙的位置不一样——金龙头上尾下,是要往上头走,黑龙头下尾上,像是刚从上头下来。
非常不錯小說 麻衣相師 txt-第1744章 玄英將君
而且,这不是文字,可以展开的联想实在是太多了,光凭看这玩意儿还不够。
于是我就翻了翻那些书。
是造料书。
所谓的造料书,是景朝的时候,建造大工程时需要的预算材料。
这东西还在?
我翻开看了看,乍一看一切正常——沉香金丝檀多少,牡丹梨木多少,断龙石几方。
通过这些东西,其实就很容易推测出四相局建造的地势和构成了,难怪江辰江天一进局,跟开了挂似得。
不过,因为承建的是厌胜的手艺人,有些东西别人看不出来,我看出来了。
里面有很多的数据,不对。
四相局我去过,上面写的材料,也多数见过,但是一些料子是对不上的。
比如朱雀局有赤炎石,数量比我见到的少很多,而玄武局里,长青石又多了很多。
我算了算,后心就毛了。
四相局被改,就是在细微却关键的地方,从材料上看出来,有些地方,是反的!
好比说,四相局是一口锅的形状,本来是下凹的,可这样一改,四相局就成了上凸的。
从“抬”真龙,变成了“扣”真龙!
所以,四相局没有帮助景朝国君完成愿望,反倒是,把他压住,成了一个牢笼!
这些东西,就是改局的证据!
难怪,潜意识的景朝国君,说自己完不成的事情,要让我来完成了。
天师府,厌胜门,江仲离,夏季常全参与了进来,厌胜门被认定是改局的凶手,可环节,是从哪里出的错?
我想起了在天师府见到的那些卷宗——写着夏季常名字的那些。
而且,在玄武局里,见到的那个无极尸也说过,见过夏季常和江仲离争吵。
为的,就是这些对不上的东西。
是江仲离动了手脚,被夏季常给发现了。
所以夏季常大怒,可江仲离无动于衷。
从结果上看来,局还是改了。
夏季常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儿给捅出去?是因为,江仲离手里有夏季常什么把柄?
还是说——夏季常是这件事情里,获利最多的人,他被江仲离许以好处,背叛景朝国君,堵住了嘴?
夏季常至今下落不明,就因为,他是改局的主要人物。
蜜陀岛——我还想起来了,江辰不也跟蜜陀岛有关系吗?他逃出去之后,是不是也上蜜陀岛了?
夏季常是离开了,江仲离跟着景朝国君下了真龙穴。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查到了现在,跟四相局有关的,似乎全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掩埋起来了。
我把造料书上不对的地方看了一遍记下来,回头就问解梦姑姑,家主之前有没有留下过什么话?
江仲离,专门留给江家的话。
解梦姑姑摇摇头,原来历代家主继任的时候,确实都是要传一段话的,规矩是家主去世的时候,跟新家主口耳相传,是江家的某种秘密。
可到了这一代,有人曾经跟江老爷子提过,江老爷子却大怒,说他自己造孽,那件事儿已经没必要再说了。
我疑心,也许江老爷子曾经把那个秘密告诉给了江瘸子,江瘸子这才打上了四相局的主意。
江老爷子眼看着江仲离造成了这样的祸患,这才大怒,再也不肯把那个秘密给传下去。
江仲离还说过,他之前干过某件作孽的事情,所以自己的家族,以后注定会毁于兄弟相争。
江瘸子江老爷子,江年江景,江辰——和我。
都应验了。
他做过的作孽的事儿,就跟改局有关?
解梦姑姑咳嗽了一声:“有光。”
一转脸,一道光正从窗户口照进来,我一回头,直接打在了纸上。
这一瞬间,那经历了几百年的纸,忽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颜色。
是虹彩色!
这是什么?
我立刻迎着光一看,这就看到,出现虹彩色的地方,都露出了十分细微的痕迹。
对了——厌胜册上提起过,说是以前有一种植物,叫不见君。
这东西的汁液涂抹在了纸上,能把纸张修整的跟新的一样,堪比现在的涂改液,不过造价高昂又珍稀,只会用在极其重要的文件上。
不见君现在已经失传,但是传说之中,被不见君修改过的纸张,遇上了阳光,会泛出虹彩。
仔细一看,那些被修改过的位置上,是出现了难以辨认的字迹。
可我看得出来,那字迹是——玄英将君。
玄英将君?这又是谁?而他的名字——都出现在改局的位置上!
我瞬间就想起了青蛉提起过,景朝国君身边有个人她不喜欢,是个骑黑马的。
玄,就是黑色的意思。
英,应该是战功赫赫才能得到的大封号,该是个武将。
是景朝国君身边的人。
而改局的位置,本来是有他的花押的,可现在全被清理清楚了。
难不成,他也在改局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似乎一条藤上几个瓜,全牵扯出来了。
有人,背叛了景朝国君。
我回头看向了解梦姑姑:“我想知道,江瘸子的下落。”
解梦姑姑听了我最近的梦境,摇摇头:“这段日子,还见不到——不过,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什么意思,就是我走到了死角上,反而会看见希望?
解梦姑姑一笑,我心里也明白,卦不可算尽,说的太多,对我们都不好。
我也就跟她道了谢,一转脸,还想起来了,叫小绿张开了嘴,我从里面找到了一个很漂亮的簪子。
是从铁蟾仙的洞窟里本被小绿给吞来的,翡翠的料子,但是水头质地极其难得,雕工更是绝美,整体是个出水的莲花,通体碧绿,唯独花苞上一点藕粉微红,是个极品。
“这个,算是谢礼。”
解梦姑姑深潭似得眼睛一亮。
她不是没看见过好东西的人,可这东西确实稀罕。
可她还是摇摇头:“无功不受禄……”
我直接把簪子插在了她发髻上:“这不是禄,我又不是你的主人,是……”
我犹豫了一下,想起了江老爷子的话,微微一笑:“是亲人。”
解梦姑姑一下愣住了。
我摆了摆手跟她道别:“有机会,我还来看你——不过嘛,”
我回过头来:“你要是觉得在这里太闷,出去走走也好。”
解梦姑姑回过神来:“可是……”
“我知道,你不能见外人,否则就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过,这是你的人生,你不用完全为了别人活——人生就一次,你给自己活。”
超棒的小說 麻衣相師 起點-第1744章 玄英將君
她的眼睛像死水,我看,是因为她的生活就是死水,被迫,没有一丝波澜。
就为了这个能力,牺牲自己一辈子,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解梦姑姑眼圈一下就红了,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我摆了摆手就出去了,做一件自己认为好的事儿,是十分神清气爽的,哪怕,不是为了什么功德。
一出门,二叔正等在了门口呢,一见我出来,满脸堆笑:“家主,您可算出来了。”
“又有事儿?”
“这事儿,是个好事儿!”二叔连忙说道:“这一下,您可是名声大振——咱们江家,重新立起来了!您看那风水树!”
风水树?不是早就死了吗?
他拿出了手机,我就看见,风水树上干枯的大树裂纹里,竟然出现了一丝新芽,而那个新芽里,隐隐约约,像是含着一个小花苞。
我一下皱起了眉头——死树开花?
这不是什么正常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