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三百五十三章 浮玉城神殿鑒賞

Home / 言情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三百五十三章 浮玉城神殿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神族,浮玉城。
五千年的沉浮与孤寂,承载着岁月沧桑。
这一座城,它受伤太久,久到这里的族民开始麻木。
麻木中又难免会抬头遥望一眼东方的位置。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寄托着他们仅剩的一点期盼。
只因,在东方天际,那里曾经有一座殿。
如今,那里灰蒙蒙一片,像是罩了一层轻烟,经久不散。
曾经,金碧辉煌,紫光熠熠的神殿,它沉睡了,正等着它的主人回来。
朝朝暮暮,年年岁岁。
等的太久,它的主人还会回来吗?
突然,一道恢弘的钟声从天际传来,悠扬朦胧,古朴缥缈。响在耳畔却又异常清晰,使人心神都为之一震。
此时万籁俱寂云云,唯余那钟磬音幽幽。
钟声响,天地震。
十二道钟声,每一道,每一声,都是一个传递,一念信仰,更是一种希望。
而钟声响起的地方正是那东方。
此时那里,灰蒙的天际,浓雾渐散,灰云消弥。渐渐的,露出了轻烟笼罩后的风景。
钟声止,刹那间,紫光大胜,耀目夺眼。
那是一座让人为之惊叹的殿宇,恢弘大气,神圣不可侵。
神殿终于重现,它的主人回来了。
沉寂了五千多年的神族,在这一刻沸腾了。
“快看,是神殿!”
“真的是神殿啦,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神殿,真的比看到自己儿子成亲都还激动。”
“呜呜,真的,太好了,我今天又有理由多干几碗饭。”
“啊,还能这样操作,那我也有理由不减肥了。”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比如,某座府邸里,有一人正一脸阴沉沉的盯着突然重现的神殿。
他就是神族叛徒,阴虚神君。
那场大战,神皇神后魂飞魄散,唯一不见的就是他们的女儿,神族公主。
“回来了又如何,五千年前,我能设计将你父母除掉,现在我也有办法将你杀死,再夺了你的皇族血脉,神族的皇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阴虚神君面色越发阴沉,一字一句发狠的说着。
语末那低低细细的笑,怪异,像是从阴森幽谷里传出来的阴风,似有若无,却又是能清楚听到,令人毛骨悚然。
这五千年来,他在神族也收获了一批忠士,势力也是不容小觑。
可是,总有一些顽固的老家伙始终不肯拥立他为神族的皇。
就是因为他没有皇室血脉,修炼不出紫绛灵力,打不开神殿。
一群朽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冰垣,”忽的,他喊了一声,没有回头,嘴角却是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既然我们的公主回来了,那我们就去迎一迎。”
语落,自他身后的黑暗处传出极细微的一声回应,“是。”
那声音低沉细小,轻微的难以察觉。音质又是沙哑,非常难听,好像嗓子受过伤。
而人藏在黑暗里,瞧不清。
这时,阴虚神君动了,迈步朝外走了出去。诡异的是,刚刚应他的那人却是没有跟着他一起出来。
另一边,神殿里。
凰久儿从传送通道出来,入目的是一片苍凉、凄惨。
残垣断壁之上,绿藤遍生。
无人打理的花径,野草丛丛。
曾经辉煌的殿宇楼阁亭台,如今完整的也只有二三四。
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一切都需从头开始。
凰久儿望着眼前的一切,心里的滋味很复杂。对于她来说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却又无端端的自心底生出一股悲凉,伤痛。
她身后的白司神君等人,曾经参加过神魔大战的,脸上的神情也是沉重。
一伙人沉默着,从一个地方来到另一个地方,又继续行至下一个地方。
最后,站在一座气势壮观的殿宇前。
这座殿宇很完整,一点也没有被毁坏的痕迹。
可是,它面前的残枝败叶,不堪入目的一切又是那么明显。
这里曾经应该也是遭遇过一场残酷的洗礼。
凰久儿抬眸望着高高殿宇之上的牌匾,那上面的字,龙飞凤舞,写意流水,又不失遒劲有力,刻的是“紫皇殿”三个大字。
優秀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三章 浮玉城神殿分享
“这是神皇议事的政殿,整座殿宇的材料特殊,刀劈不坏,火烤不着,所以,它才能保存的这么完整。”
不知何时,彦辰出现,正站在她身边,像是看懂了她的疑惑,状似无意的替她解惑。
凰久儿了然点头,转眸瞧着彦辰,也貌似无意的问上一句,“既然是这样,那当初怎么建成这殿宇的?”
“因为它的材料,九天玄铁和冥华紫晶石,两者炼化再融合,就会坚韧不摧。”
“真神奇。”
陡然,彦辰眸光一凝,缓缓侧眸,瞧了一眼凰久儿,提醒,“有人来了。”
语落,人也消失不见。
精品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三百五十三章 浮玉城神殿分享
凰久儿愣了一愣,这么快?
十几人进了殿宇,凰久儿坐在了高高台阶,那宝座上,等着。
不管怎样,场子还是要摆起来。
不一会,来的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长相平凡,甚至有点尖酸,一看就不像好人。
他身后还跟着几十人的护卫队,步伐一致,脚步稳健,分列两行,跟在他很后。
训练有素的一批人,跟随意站在殿中的一伙人,这对比,这差距,真是有点明显。
凰久儿撇撇小嘴,不屑。
干脆从宝座上站起来,随意寻了个台阶,懒散坐下。小手还往前招了招,“来来来,都别站着,过来坐。”伸了伸腿脚,幽幽叹道,“哎,大老远过来,真是累死我了。”
其他人,虽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依言,一伙人就真的随意往台阶上一坐。
真是诡异的一幕。
精华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五十三章 浮玉城神殿讀書
“公主,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给那人一个下马威。”坐在凰久儿身侧的白司神君,歪着头问。
凰久儿很平静的瞧了他一眼,再又无所谓的道出事实,“没有,就是觉得这里坐着舒服。不是,难道你们不累吗?”
白司神君无力扯着嘴角。
“那人是谁,你认不认识?”凰久儿再问。
“他?”白司神君嗤之以鼻,“阴虚神君。”
“是他。”凰久儿小脸一沉,抬眸盯着越来越近的那人。
原来是来砸场子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凰久儿却出奇的平静,甚至漂亮的小嘴角,还微微翘了起来。
只见那人,来到他们面前,淡扫过,半晌,才开口,“原来是白司神君,青司神君。”
神情虽不高傲,但眸子里的不屑却也是没有掩饰。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三百五十三章 浮玉城神殿推薦
在神族,神君一称是对修炼达到某种等级之人的一种尊称。
而在阴虚神君的眼中,这些人,只有白司神君,跟青司神君才能勉强入他的眼。

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承認了相伴

Home / 言情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承認了相伴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我劝你不要想的太美。”墨君羽缓缓的将眼神从折子上抬起,望着他,眼神淡然,嗓音清冷,身上的气场却是叫人不容忽视。
“那你叫我过来,所为何事啊?”没有等人吩咐,冷璃自顾自的找了个凳子坐下,身子往后斜斜一靠,慵懒的姿态,倒是别有一番风流韵味。
墨君羽手腕轻抬,拂过桌面,一个紫黑木檀香盒子就出现,“今天叫你来是有个东西要还给你。”
冷璃望着那个盒子一时没有说话,眼神是迷茫的。
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表情一变,眼神微闪,古怪又耐人寻味,“这个盒子……它,我怎么不记得有东西放在你那里了。”
这个盒子,他确实是想起来了,是墨君羽某一年生辰,他送给他的。
他,为何现在会把它拿出来,还说还给他?
动机可疑,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能随便认领。
从冷璃的表情来看,墨君羽知道他想起来了,承不承认也没关系,他多的是办法让他承认。
“不记得了?那没关系,我稍提醒你一下,你应该就想起来了。”墨君羽眸华一敛,唇畔擒着丝浅笑,身子往后轻轻一靠,姿态慵懒又惬意,“我五千岁生辰那日,你可还记得,你曾经送过我一样东西。”
“却也倒是送过,怎么,送礼物给你,你倒还不乐意了。”冷璃拖着腮,嗓音很轻,只是语气竟有一点委屈的韵味在里面。
这是什么情况?
老朋友的口吻,这两个人绝对有情况。
凰久儿心里真是猫爪一样的好奇,激动的小手也不由得粉拳握握。
剧情赶紧给我继续往下演,不要墨迹。
“当时我还稀奇,你居然会送礼物给我。”墨君羽接着话,往下说,只是嗓音却是突然冷了几分,“现在看来,你果然是没安好心。居然送那种下三滥的东西,污我清白。”
“你看过啦?”冷璃蓦地眸华一亮,将身子摆正。
眼里的兴奋太过明显,倒是让人觉得古怪,他怎么那么高兴?
“哼!”墨君羽冷哼一声,愤而将头一侧,沉着脸,生气的姿态做的很足。
甚至连眼神都不给放在冷璃身上,看一眼,就像是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然而,冷璃却是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不是吧你,这样就生气了,只不过是件女人的兜肚而已。”
“怎么,你现在倒是承认了。”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是啊,我承认了。”冷璃止了笑,一本正经的说着。
只不过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唇角又不由得开始一抽一抽。
下一秒,他蓦地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书案上,微微倾身,眉眼一挑,戏谑之色尽显。
“其实,那个兜肚是从我府里某个丫鬟院子里拿出来的。你既然已经看过,想必也就动过,怎么样,那兜肚上面有没有女人的体香?”
“冷璃!”墨君羽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那个东西,他虽然没动过,但是只要一想到那是别的女人穿过的东西,居然在他百宝袋里放了几千年,心里就真是膈应的慌。
“别这么生气,小心长皱纹啦。”
“滚!”
冷璃拂了拂衣袖,再慢悠悠的一转身,“行啦,行啦,我走啦。小美人既然不在这,那应该就是在凰府,我这就去凰府找她。”
“她不会想见到你,你去了也没用。”
“想不想的,去了就知道。”冷璃微微侧身,用一抹余光轻扫过他,瞧着他脸色一沉,心里更是肯定,小美人果然不在这里。
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他也猜测过,小美人此刻就在城主府,只不过经他刚刚一试探,似乎还真不在。
要不然就是他演技太好。
演技好的墨君羽,又是一声冷喝,“你敢!”
“我敢不敢,你不是很清楚。”冷璃迈开妖娆的步伐,走到门口,开门,再出去。
全程墨君羽都是冷着脸,但却是坐在那没动。等到门再关上,脸上的冷意即刻收敛,转眸柔情的望向从书架后面步出来的小女人。
素手轻抬,朝她一招:“过来。”
一副风流公子,发号施令的口吻。
凰久儿轻扫过那门,她出来时,那门还留有一线缝,从缝里看到了一点红,正是冷璃。
然后,门彻底关上。
同时,墨君羽的嗓音也适时想起。
她再把眼神一转,目光锁定在他身上,步履轻盈,闲然来到他面前,“他就这么走啦?”
“那不然,还留他吃饭?”某公子神色不虞,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凰久儿一见,一听,小脸立刻一笑,连忙摆头,“不,那肯定不能。他走了最好,我绝对没有想留他的意思。”
“嗯。”
凰久儿扫了一眼桌上的盒子,“这里面装的什么?”
她记得那件兜肚早已被他给毁了,那么这里面装的是什么,还是本来就是空的。
果然,下一秒,她好奇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是空的。
“你就不怕被他揭穿?”拿个空盒子来唬人。
墨君羽挑眉,伸手将她拉过来,抱进怀里,“这下,你该清楚了?”
没有回答她提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拆不拆穿他才不在乎,只要目的达到就行。
凰久儿小手一伸,绕上他的脖子,水盈盈的大眼弯弯,“清楚,我很清楚你不是那样的人。”
“嗯,算你识相。”某公子很满意,扣住她的后脑勺,在她小嘴上狠狠的吮吸了一口。“我们回去?”
“等等,还有一事。”
“还有何事?”
“其实,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我不是跟你提过,过两日要选拔人才。”
“对,你将这事交给了苏子陌。”
“是啊,选拔分为文考和武考。文考的卷子,苏子陌说已经拟好了考题,不过他说还是得让我们先看看,所以,等下就会命人送过来。”凰久儿含着浅笑说着。
“既如此,那我们就再等等。”墨君羽勾起她胸前垂落的一缕青丝,饶在自己长指上,慢慢把玩着。闻言,薄唇微勾,无所谓的回着她。
跟她在一起,不管到哪他都乐意。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要離開我二

Home / 言情小說 /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要離開我二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这样竟无形之中又在凰久儿心口扎了一刀,这是连看都懒的看她了吗?
不爽!
既然这样,那她偏要缠着他。
小手伸过去,凰久儿毫不犹豫的挽上他的胳膊,脸上的笑灿烂夺目,竟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的伤心,“我想你应该是忘了我们快要成亲了吧?”
“你,”墨君羽一把拂掉她的小手,脸上颇有些怒意,“胡说!我怎么会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为妻。”
“谁说我们不认识了,我们……”凰久儿又将身子往前倾,脸带娇羞,闭月羞花,粉唇微嘟,嗓音软甜,“我们可是天天都在一起,而且不分彼此,非常熟了哦。”
眉目浅笑间,平添着几分狡黠。
而且,她的话还没完,手上动作又是开始,如玉葱指伸出,在他胸前轻拂而过。
墨君羽没想到她居然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惊的赶紧后退一步,脸上却是悄悄爬上一丝霞红。
“你……”
“我?怎么啦?”凰久儿适时打断他,挑着秀眉,颇有些挑衅的看着他,霸气放言。
“姐我告诉你,你全身上下姐我都看过,不仅看过还摸过,怎么样?不服气?你要是觉得污了你的身,那里就有一条河,跳进去,看能不能洗干净啊。”
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挽月溪,说的霸气,神情也是傲慢,但心底却很痛苦。
被自己喜欢的人用着这样嫌弃的眼神看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扎心的了。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要離開我二分享
“你……”墨君羽咬牙切齿,脸色通红,即是被气的,又是被羞的。
这个女人行为放荡,说的话更是淫秽不堪,而且,居然还说他们即将成亲,这话一看就是假的。
他就算眼神再不好,也不可能看上她。
所以,成亲之事,他不认。
“你这样的女人,没有资格跟我成亲,这事就算是真的,那也是我眼瞎,现在,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不会跟你成亲。还有你以后说话最好给我谨慎点,不要满口胡话,污蔑我的清白。”
语落,竟是毫不迟疑,袖子一甩,转身快步离开逸婉居。
他要尽快离开这里,一秒也是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
这样的话可真伤人,凰久儿只觉得心一刀一刀被人凌迟般疼痛难忍,“墨君羽,你混蛋!”
眼泪模糊了视线,却还是强忍着,将自己武、装成高傲的姿态,握着拳头,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我告诉你,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恢复记忆或者再次喜欢上我,要不然,我……”
说到此,突然顿住,只因她一时竟也不知要将他怎么办。
想了半天,突然记起,某次在庄园某人跪搓衣板的事情,眸光渐深,闪出一丝邪恶,接着说出后面的话。
只是这样一停顿,原本有几分豪气的话,却失了阵仗,唯一能取的就是嗓音很悦耳动听,还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我就让你跪搓衣板,一天一夜。我不说起来,你就不可以起来,直到我原谅你。”
某个潇洒决然的身影忽的顿住,眸光闪过一丝不屑。
搓衣板?那是什么东西?本皇子会跪那玩意,开玩笑。
凰久儿喊完,墨君羽的身影也渐行渐远,直到模糊看不清了。
她才卸下所有的伪装,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斜倚在墙边。
“久儿,是不是伤心了?”
是彦辰的声音,依旧的清冷。
凰久儿一回眸,果然看见了黑衣白发的他。
他的面庞俊朗不凡,他的身姿洒脱出尘,他的眼无波无澜,他的唇却是似笑非笑的勾着。
他就立在凰久儿面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辰叔叔。”看见彦辰,凰久儿感觉所有的委屈通通逆流而出,一头扑进他怀里,终于是没忍住,任泪水决堤。
彦辰轻抚上她的背,似叹了口气,“放心吧,这只是暂时的,很快就过去了。”
暂时,墨君羽的失忆是暂时的?
“辰叔叔,真的吗?”凰久儿仰起小脸,泪水却是还挂着。
“嗯。”
莫名的心下一安,凰久儿心中浮上的担忧却是因为彦辰的这句话,而渐渐平息。
墨君羽在星若世界逛了一个时辰,才勉强认清一个事实,这个地方似乎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应该是个空间器灵。
而且,他还没办法出去。这才是让他抓狂的重点。这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去找那个女人。
心不甘情不愿,墨君羽又回到逸婉居。
“哟,墨大公子,你回来啦。”
凰久儿坐在院中,手里拿着一个紫灵果在啃着,瞧见墨君羽,眉微挑,笑盈盈的伸出小手摆了摆。
眸中那狡黠的笑意,似是早料到他会回来。
墨君羽心中一滞,美目微怒,咬着牙,“你故意的。”
“故意?故意什么?”凰久儿疑惑的望着他,骤然,眸光一闪,恍然大悟,似是才刚想起来,“你是说我没有告诉你这个地方你出不去对吗?”
墨君羽:……怎么看她都是故意的。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要離開我二鑒賞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没问。”凰久儿小脸无辜,又是咬了一口紫灵果。
墨君羽抿着唇沉默,不想说,也是被她噎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半晌,才姿态优雅,摇曳生花的步到她 面前坐下。
超棒的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要離開我二看書
以往他都是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坐到她身旁,而如今却是选在离她最远的那个位置。
凰久儿心中虽是一窒,却也是什么都没说,继续咬着她手中的紫灵果,此时吃起来,却是有点食不知味,淡的犹如白开水。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墨君羽坐下,微拧了拧眉心,似是对她此时的吃相颇为不满,但也没有指出。
毕竟不熟,他没有义务去教导一个不良女子。
凰久儿吃完最后一口紫灵果,取出一块绣帕擦了擦小嘴,然后将帕子随意的往桌上一扔,就看见某人的脸蓦地一沉,薄唇抿的更紧,但也还是在忍着。
某人的洁癖依然在,这可真是让她好为难啊。
“我叫凰久儿。”话也是没落下的回着,心里的小九九也是在盘算着。
忽的,下一秒,凰久儿蓦地站起来,双手撑住桌面,身子朝他靠近,嫣然一笑,“墨公子,你是不是突然想清楚了,想要跟我成亲了?”

超棒的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九十四章 囂張門主

Home / 言情小說 / 超棒的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九十四章 囂張門主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平静的日子悄悄而过,直到五日后。
一对人马浩浩荡荡,又气势汹汹直奔城主府。
为首的是空洞派门主周风堂。
早前宁宇给他传消息,说是周彤不知为何被关进了城主府的大牢。
当时,他立刻派了人来泽丰城询问缘由,得到的说法却是周彤谋害城主被发现,并以谋逆罪被关进了大牢。
谋害城主可不是件小事,但这不是没成吗,所以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许了承诺让泽丰城城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将周彤给放了。
可是那泽丰城城主居然油盐不进,真是太狂妄了。
他空洞派可是五大门派之一,在整个盟灵大陆都是不可撼动的存在。
一个小小的泽丰城居然也敢不给他面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所以他来了。
他倒要看看,他亲自来了,这个泽丰城城主敢不敢不给他面子。
而此时的城主府内,墨君羽正在跟一众臣子商议政事。
肃穆的殿中,墨君羽姿态慵懒又难掩威严坐于城主宝座上,殿下臣子却个个面色愁容,仿佛大乱临头一般苦着个脸。
空洞派门主已经到了泽丰城,眼见马上就要来兴师问罪,可他们的城主却是一点都不急。
早前空洞派派人过来就有意讲和,当时还许下了不少好处,但是被他们城主给回绝了。
这一做法有人反对,就有人赞成。
赞成的人基本上是墨君羽的亲信,空洞派虽然厉害,但他们主子也不是吃素的好吧。
这些人对墨君羽有种迷之自信,反正天大地大,都没有他们主子大。
優秀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九十四章 囂張門主閲讀
反对的人则占了多数,他们认为这个周彤虽然有心谋害城主,但毕竟未遂,罪不至死。
现在,既然空洞派都已经放下身段来讲和了,那不如就顺水推舟,放了那周彤,即是卖个面子给空洞派,又能免遭空洞派门主的怒火。
据说那周彤虽是嫁了人,但一直都是空洞派的掌上明珠。
要是那门主一气之下,对泽丰城发难,将会对百姓不利啊。
两方人在殿中对峙,热火朝天的时候,殿外有人来报,空洞派门主已到城主府外,请求一见。
老家伙一号急的心肝脾胃肾都上火的在殿中瞎哔哔;“哎呀呀,空洞派门来亲自来了,这下麻烦大了,城主大人要不咱们还是将那周彤给放了吧?”
“哼,你要是想当走狗,现在就滚去跪到他面前,舔屎,看他会不会收留你。”墨林横着眉毛,怒指着他。
这帮老家伙说的冠冕堂皇,什么为了泽丰城百姓,还不是怕危及他们自己的利益。
气死他了,周彤那个女人卑鄙无耻敢害他家公子,要不是久儿姑娘说留着她慢慢折磨,他早就一刀给剐了她了。
“墨护卫,你只是一个护卫,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老家伙一号气急败坏,正所谓打狗还的看主人,他这样指着墨林骂,俨然已经忘了墨林是谁的贴身护卫。
墨君羽眸光微凝的扫过老家伙一号,冷如寒潭的眸子,令人心底发颤。
只一眼,老家伙一号就感觉如临深渊,一股惧意不由得从内心深处升起,颤颤巍巍的退下,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他刚退下,空洞派门主周风堂就气势禀禀从殿外步了进来。
他冷如鹰隼般的眸子直直的望着殿前方淡然而坐的墨君羽,对于其他人连个眼角都不配。
他立在那没有说话,墨君羽坐在上面也保持沉默。
两人都只拿眼神望着对方,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眼神的对视,气势的比拼。
墨君羽始终云淡风轻,如墨点睛的眸子无波无澜。
而且,他唇角带着淡淡微笑的时候,会让人有种很好相处的错觉。
反观周风堂扬着头,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
而且脸上的高傲太过明显,鼻孔朝天,看着就让人生不出半点好感。
表面上看来似乎周风堂略胜一筹,但,墨君羽似乎更有耐心,就是不开口问来着何人,就是打算这么晾着他。
等到他自己失去耐心的时候,就输了。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半刻钟,期间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殿中的气氛异常诡异死寂。
直到,周风堂终于沉不住气,甩袖冷哼,自报家门,“在下空洞派门主周风堂,特来拜见城主。”
墨君羽微微端正坐姿,淡淡的回了个,“嗯。”
周风堂胸口一窒,有气撒不得的感觉,憋屈着,“墨城主我今日来找你有何事,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自家女儿还捏在人家手中,这个时候还摆架子,真是脑袋生锈了。
墨君羽很无辜的抬眸,揣着明白装糊涂,“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周门主来找我何事?”
“你,”周风堂气的一噎,险些就要破口大骂,但人家始终一副好脾气对他,他若是盛气凌人太过,反倒会落人口实,说他仗势欺人。
所以,他压着怒火,咬牙道,“墨城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周彤是我空洞派大小姐,这人你是放还是不放。”
真特喵的嚣张啊,真他喵的让人不爽。
站着的所有人听到这嚣张的话,像是踩到了狗屎一样脸色难看的可以。
就连那几个老家伙,脸色都是一青。
虽然他们主张讲和,但现在亲眼看到就是另一种感受,特喵的真想上去往他脑袋上套个麻布袋,再揍一顿。
墨林眼巴巴的看着墨君羽,心说,公子你要是敢答应就不是我公子。
火熱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九十四章 囂張門主相伴
“她?”墨君羽一个故意停顿,吊着他,再然后轻飘飘的接着说,“谋害一城之主,罪证确凿,我要是放了她,威严何在啊?”
说罢,威严的眼神给扫了过去。
无端端的,周风堂心中竟然颤了颤,真是奇了怪了,他堂堂空洞派门主居然会被一个无修为的年轻人气势给震慑到。
他绝不承认。
所以,“墨城主,你说的证据就是你那个未婚妻,她的片面之词?”
“本城主亲自作证,难道还不够?”
“你……我不服。”周风堂愤愤一甩袖,竟然开始耍赖。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周门主你这是想让我包庇她?”
“那你想怎么样?”周风堂咬牙道。
“谋害一城之主,当诛。”
“墨城主,我劝你最好不要做的太绝。”
“我只是按照我泽丰城的律法办事。”墨君羽始终是用着平淡的语气,但说出的话半分气势都不输。
而,相比较,周风堂早已气急败坏,隐忍到爆发边缘。
最后,他阴森森的扫了一眼墨君羽,甩袖,同时丢下一句话,“好的很,墨城主,我们后会有期。”
而后,转身,携着一身愤怒,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