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醉風月 txt-【158】灰姑娘的春天分享

Home / 遊戲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醉風月 txt-【158】灰姑娘的春天分享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那然后呢?”孙追问。
“那天我们四个人见面之后。我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包括手机和QQ。”墨澜道。
“然后,你回到家,就联系了风魔羽?”孙问。
“没有。只不过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心情很不好。”
“为何?”孙问。
“我说过了,我很羡慕依依。她长得漂亮,有资格拥有如此出类拔萃的男朋友。而我却是个丑女,在游戏里只能找个糟老头作伴,而且还对我提那种龌龊的要求。我感觉命运对我很不公平。”墨澜这句话,让孙轶民-联想到她是不是出于嫉妒才要抢依依的男人?
他先安慰了一句:“妹妹只是算不上漂亮,不能说丑。再说了,可爱的女孩最美丽。”
“谢哥安慰。”
孙又问:“四人见面后,你是不是一见钟情,喜欢上了风魔羽?”
“没有。谈不上喜欢!”墨澜否认了,“第一次见面后我只是对他印象不错。不否认他人长得帅气,性格成熟稳重,又有才华事业有成。但我没有那么轻易喜欢一个人。”
言情小說 《醉風月》-【158】灰姑娘的春天閲讀
孙又问道:“那后来呢,你和风魔羽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四人见面回来后的第二天,风魔羽给我发了短信息。约我出来喝喝茶。
我问他是和依依一起来吗,他说不是,只不过是因为他的公司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他下班经过我这边,就想到了我,所以请我出来坐坐。
我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他很热情,而且还再三解释称他只是纯粹把我当朋友,他觉得我们很有缘,在网游世界认识,现实中又和离得那么近,所以很想和我做现实的朋友。
我又问他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带依依一起来,他说依依工作的地方和住的地方离这边挺远的,不太方便。
我想了想,大白天的出来见个面也没什么,正如他所说的纯粹是朋友约见。于是我就去了。”
“那天你是有点惊喜的,是吧?”孙问。
“哥你别笑话我。”墨澜坦言,“我确实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是那时候,我并么有别的想法,毕竟他已经是名花有主。我答应他见面,也只是出于朋友情谊。”
“好,你继续说,我不插话了。”孙道。心中有一丝好奇与疑惑。
“我们那一次单独见面后,经常有联系,在手机和QQ上也聊得挺多。
他很关心我,经常对我嘘寒问暖。他口才口才好,也很幽默。不知不觉,跟他聊天成了我生活的习惯。
他知道我一个人住在外面,经常下班经过会给我带一些生活用品和一些小零食。
我不好意思收,他硬要塞给我,我盛情难却就给他一些钱。
就这样我们渐渐的从游戏网友变成了现实中的朋友,我挺开心能认识这样一个朋友,感觉他对我也是出于真诚的友情。”
孙轶民暗想:看来这风魔羽不是很正经,连大哥的嫂子都要泡。而且很虚伪,明明是想泡人间要装的假惺惺的说什么交朋友。
孙轶民静静的盯着屏幕,听墨澜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
“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跟公司请假,一个人呆在宿舍好几天。我的宿舍是单人的,虽然我有闺蜜,但是住的离我挺远,不方便来照顾我。
那天他给我发信息约我下班后一起喝茶,我就告诉了他我生病请假在家。然后没多久,他就从公司赶过来了,给我带了一些药品,还有一些吃的。
那天他原本是在上班的,为了我特意请了假赶过来的。到了我住的小区门口,打电话问我要不要送上楼来。我浑身没力气,又饿的难受,犹豫了一下就让他上来了。
他帮我冲了药,然后给我量了体温,发现我烧到了将近40度。
他建议带我立即去医院。我拒绝了,我说只是个感冒而已,喝点药就好了。
他说感冒也有很多种,这个季节流感病毒比较多,如果是流感就比较麻烦,还是去医院看看方便一些。
我想着我也烧了两天了也不见好,就同意跟他去医院。
当时我烧的晕乎乎有气无力,他就直接背我下电梯上车,然后他亲自开车送我到医院,看了医生,然后打了点滴。全程都在那里陪着我。”
“我过意不去,就让他先回去。他说公司的事情不要紧,一定要看我好转了,再亲自送我回家。
他似乎怕我过意不去,还安慰我说,他只是把我当朋友而已,没别的意思,希望我别介意。
我说要是依依知道了怎么办?他说依依的公司离得远,不会知道的。
那几天我连续去了3次医院打点滴,都是他亲自接送的。等我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才放心的回公司上班。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对他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变了,我感觉我好像已经喜欢上他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醉風月-【158】灰姑娘的春天分享
“那他呢?还只是把你当朋友吗?”孙轶民好奇的问。
“我不知道。以前他总说把我当好朋友,我也并不介意这一点。
可是从那次之后,我突然对这有点耿耿于怀,我不希望他只是把我当朋友。我知道这种想法不对,毕竟他是有女朋友的。但是我心底的这种想法我自己无法控制,我总是会胡思乱想。
我很矛盾,思来想去,最终觉得这样不妥,我觉得自己不能再错下去了。终于决定和他断开联系。
我把他的QQ好友删除了,短信息也不再理会。电话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可是几天后他就到我小区门口等我,我下班就碰到了他。他当场质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不想理他,只管往小区里去。
他拉住了我,问我:难道你就舍得这样伤害我吗?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当时很激动,看起来似乎很难过,我心一软,就又恢复了联系方式。”
“有一次聊天,他突然跟我说心情不好,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最近和依依总是他吵架,心里好烦。
我问他为什么吵架,他说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重点在于依依很强势,自己和她性格有点相冲,自从在一起总是伴随着大大小小的吵嘴。
我说依依很漂亮,你也爱她这就够了。他说光漂亮没有用,依依有能力但是性格要强,他喜欢温顺体贴类型的女孩子,像我这样子的。当时我听了这句话感觉挺开心的。
他又说关于他和依依之间的情感,随着一次次的冲突已经被消磨的所剩无几,他们的关系可能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了。
从那以后,我和他联系的更多了。每天都在手机和QQ聊天,下班后基本上总是要经过我小区这里找我聊几句,但我一般也不会叫他上楼来,毕竟男女有别。”
“就这样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略微超过友谊一点点的朋友关系。虽然他和依依是情侣关系,但在此之前,至少我还是问心无愧的,因为我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别人的事。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打破了我们之间这种普通关系。
那天,他一大早给我发信息,说自己心情不太好。我安慰了他几句,下午,他又打电话给我,说是在我小区门口。
电话里语调听起来有些浑浊,似乎是喝了酒。我就下楼去接待了一下他。
他坐在小区大门口的石凳上,一脸的丧气懊恼,还有很浓的酒味。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心情不好一个人在公司喝了点酒。
我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说前一天又和依依吵架了,就为了一点小事,她闹得很凶,砸了房间里的东西,还扇了他耳光。
他心中恼怒却又无法还手,毕竟自己是男人不可能对女人动手。于是第二天到公司后心情一直烦闷,一个人喝酒买醉。
我问他没开车吧?他说没有,车停在公司,自己是坐地铁过来的。
他说他没别的意思,就想见见我,跟我说说话。”
“我就下楼来到小区门口,坐下来陪他聊了一会儿。
我发现他身上真有打架的痕迹,左脸颊似乎有手指印痕。另外头发凌乱,神情半醉。看他这副颓废的样子,我当时有点心疼,但我也只是劝慰了几句,实在不知道怎么帮他。
后来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劝他早点回去。他起身,有点摇摇晃晃的。我有点不放心,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他突然提出,说自己好渴,胃里也很难受,想上我家喝点茶解解酒,然后回公司开车回家。
我听他说的也算在理,眼看天也还亮着,就同意了。毕竟看在从前他曾帮我不少忙,现在是他需要帮忙的时候,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我带他上楼进了我房间,给他泡了茶。他喝完就地在沙发躺了一会儿,我也没管他。
他醒来后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他精神也好了很多,起身对我说了句谢谢,便准备收拾东西出门。
我起身前往房门送他出门,并准备为他开门。他蹲在过道里系鞋带。当他系好鞋带站起来的时候,刚好和我正对着面,近距离的望着我。
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他的心跳呼吸,我从来没和一个男人保持如今近距离相处。”
“他猝不及防的抱住了我,然后开始亲吻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不知所措。
下意思里我很清楚应该拒绝他,于是我试图用力想推开他。但是他的力气太大,抱得我无法动弹。
我挣扎了很久无济于事,接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放弃了反抗。
我记得当时心里装的是他对我的好让我满满的感动,还有我对他的深深仰慕。
我觉得我自己欠他很多,在那一刻不应该拒绝他,于是我就任他为所欲为……”
讲到这,墨澜停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