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ptt-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石熊中計(二合一)相伴

Home / 遊戲小說 / 精品玄幻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ptt-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石熊中計(二合一)相伴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智圆行方哭笑不得的说道,“哪有死了送棺材的,这只不过是巧合罢了!”
“那……依智圆会长之见,这口来路不明的棺材,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他触发了什么机关,这才有棺材飞来,这口棺材应该就是方坑,呃不对,是圆坑最大的秘密了!”
智圆行方一本正经的分析道,表情很是自得。毕竟他是第一个猜出来的,智商已经凌驾于这数百人之上,这种感觉很不错!
“这么说,咱们还因祸得福了?兄弟拿命换来的棺材,这买卖值了!”
“我呸,我还没死呢,当着我的面咒我死,你们按得什么心?!”
那本应该死掉的法师,从地上爬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我不过是想吓吓你们,没想到反被这口棺材吓着了,真特娘的晦气!”
“你没事?”
智圆行方有点意外,“刚才你是故意的?那这口棺材这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可能碰巧了吧。”
面对这种有悖常理的事情,法师又怎么能解释得了,只能随口一说,继续朝着前方走去,他要执行智圆会长交代给他的任务,试探下这法阵究竟有没有被毁掉,顺带着看看棺材里面装了什么。
要是里面装着一堆金银珠宝,那就舒服了。
“你小子悠着点,别走的那么急!”
智圆行方心中焦急,脖子伸的很长,紧盯着前方的法师,生怕错过重要的讯息。
“放……”
法师朝着脑后挥了挥手,可话还没说完的,他又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卧槽,你小子还玩上瘾了是吧?”
见这法师又玩这一套,智圆行方恨不得走上前去踹他一脚,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耽搁了时机,被其他队伍发现怎么办?
这不纯粹是自找麻烦么?!
“快起来!别浪费时间!”
“你小子听见没有,再不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智圆行方心生烦躁,连说话的语气都变的极其不耐烦,见这法师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烦声道,“来个人,打醒他!”
“会长,他……已经挂掉了。”
“什么?!”
智圆行方打开队伍列表,这才发现,法师的名字已经变暗了。
“这法阵里面,真的有死阵?”
他心中的燥意顿消,一脸凝重的观察着这个圆坑,想要将暗藏在里面的危险找出来,这口棺材他势在必得,但有一个前提,必须要先破解掉这该死的法阵才行!
面对这种情形,他只能使用笨办法,派出十人,将圆坑围成一圈,唯有弄明白哪条是生路,才有获得棺材的可能。
可就在此时,从远处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草丛为之颤动,很快,石熊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哈哈,棺材找到了!”
石熊刚穿出丛林,就被圆坑里的棺材吸引了注意力,以至于连一旁的智圆行方都没有发现。当他看到这么一大帮子人后,感到甚是惊讶,“咦?智圆行方?你的队伍怎么在这里?”
“废话,这是我负责的区域,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智圆行方没好气的回道,“倒是你,不好好的在你的地盘,到这里做什么?”
“为那口棺材而来。”
石熊指了指那口棺材,意在表明这口棺材是属于他的,别和他抢。
“怎么,你的意思是,这口棺材是你的?”
智圆行方面带不悦之色,从语气中就能听得出来。
“不错,这是我用断灵木得到的棺材,自然数属于我的。”
石熊并没有察觉到有何不妥,眼里脑子里都是这口棺材,巴不得快点跳进坑中,将棺材搞到手。
“真是笑话,不管这棺材以前如何,现在掉到了我的地盘上,那就是属于我的,实在对不住,让你白跑一趟,请回吧。”
智圆行方难得在雷霆楼阁面前硬气一回,这种感觉非常爽,他之所以会这么硬气,是因为他手下的兵力,远比石熊带来的兵力要多,再加上棺材在他这里,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命中注定要属于他,这石熊若是敢抢,他绝对不会客气!
“智圆会长,你确定要保住这口棺材?”
石熊面色阴沉,眼神中燃烧起了浓浓的战意,“希望你想明白在说,免得伤了和气。”
“呦呦呦,吓唬谁呢?”
智圆行方寸步不让,冷笑道,“石熊,这棺材我收定了,不服就战,我奉陪!”
“好,这可是你说的!”
石熊退回到了队伍中,狠了狠心,“兄弟们,上!将棺材抢回来!”
“杀!!!”
“为了雷霆楼阁的荣耀,冲啊!!!”
雷霆楼阁的玩家们都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并不会因为义薄云天公会的兵力多而打怵,全数冲向了前方的队伍,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
出乎石熊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都退后,让开一条通道,让他们随便拿!”
智圆行方非但没有选择交手,反倒还让开了道路,这让石熊感到很是意外。
莫非……
这小子认怂了?
想保留兵力去对付覆水难收?
不应该啊……
管那么多做什么,只要现在形势对自己有利,那不就得了,先把棺材搞到手再说!
在石熊的指挥下,雷霆楼阁的玩家阵型转变成了尖刀状,朝着那条通道插了进去,直奔圆坑中的棺材而去。
智圆行方冷眼旁观,任由石熊的队伍靠近圆坑,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哈哈哈,智圆会长,我就不和你客气了,等我得到棺材,欠你一个大人情!”
石熊距离棺材越来越近,见义薄云天的人没有杀过来的迹象,这才激动的喊道,意在稳定住这群人,等得到棺材,就不怕和这群人翻脸了!
“欠我人情?等你有命还再说!”
智圆行方摆出一副看热闹的姿态,想看这些人出糗的样子。
果然。
石熊等人在靠近圆坑之后,顿时中了迷魂状态,全都成了六亲不认的魔头,见谁都杀,雷霆楼阁的人马陷入了厮杀之中,就连石熊都没能躲过这一劫,开山斧沾满了同伴的鲜血。
“啧啧,这法阵确实猛,竟然没有人数的限制!”
智圆行方一脸后怕的看着这一幕,他刚才都已经动了用人数去破阵的心思,多亏石熊的到来,让他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智圆会长,要不要送他们一程?”
“会长,我赞成!这机会如此难得,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让他们知道,与义薄云天为敌的下场!”
“不可。”
智圆行方并没有被这些手下的说辞所左右,他稍作沉吟,这才说道,“此处岛屿危机重重,咱们得保留实力,不然,将会便宜了雕龙与那覆水难收!”
……
“覆水难收,覆水难收!”
“覆水大神,请下来一叙,有要事相商!”
苏然正在岛屿上搜寻着另外一棵镶棺枯树,没想到被下方的呼唤声吸引了注意力。
他仔细辨认了一下来人的面孔,陌生的让他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此人。
“覆水大神,我绝无恶意,是有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
那玩家见苏然没有下来的意思,急声说道,“这事关那棵枯树的秘密,你就不想知道么?”
“什么?”
苏然闻言一愣,这才朝着下方坠落了下去,坐在一根树枝上,好奇的问道,“我见过你么?”
“覆水大神,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们打过好几次交道,我都死在你手上一次,还掉了一级呢!”
“死在我手上的人不少,还真没记住你。”
苏然多少有些尴尬,毕竟他害的这家伙损失了一级,这可不是一般的仇怨,至于这人为什么要告诉他关于枯树的秘密,这动机他还真猜不出来。
“记不住也正常,谁让我只是一个小卒子呢。”
这玩家苦笑了一声,“我是猛虎为尊公会的一员,枯鱼老大被石熊那混蛋给杀了,我们的人也死了个七七八八,我留在这里也是多余,倒不如成全了你,你要是能获得最后的通天灵液,也算是替我们报仇了!”
“原来是这样,真没想到,你们猛虎为尊公会这么快就被淘汰出去,真好……咳,真是好可惜。”
苏然一个高兴,差点说漏嘴,连忙转移了话题,“你打算怎么成全我?这棵古树,究竟有什么秘密?”
这是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枯树就像铁板一样,防御强悍的让他感到了绝望,既然这家伙想要告诉他缘由,乐意之至。
“这棵枯树是件特殊的存在,任何攻势都无法伤害到它,枯鱼会长拥有断灵木,正好克制枯树,可还不等他靠近枯树的,就着了那石熊的道,当场被杀。”
那玩家越说越气愤,连语气都变得非常急促,“我们本想替枯鱼会长报仇,可惜不是石熊那混蛋的对手,被杀的没了脾气,真是可恶!”
“断灵木……原来这断灵木在你们枯鱼会长身上,这么说,现在已经到了石熊那里了吧。”
苏然眼神一亮,怪不得枯树刀枪不入,原来是需要断灵木才能解决,这么说的话,他的诅咒鬼尸和烈火铜炉,应该也有用得到的地方,并不是用来对付BOSS的!
“覆水大神,我将赌注压在了你的身上,你可千万别让我们失望!”
“我尽力吧。”
苏然可不敢打包票,毕竟他只是一个人,就算加上宠物队伍,数量上也远远不如这三方势力,若是能让这些人自相残杀,那他还是有机会的。
“咻咻咻!”
还不等苏然继续说下去的,背后传来了数十道凌厉的破空声。
“果然还是来了!”
苏然在与这玩家接触的时候,就一直在提防着这点,毕竟他与猛虎为尊公会有着仇怨存在,这些人不可能好心的向自己示好,就算枯鱼死了,也不可能让他们良心发现,唯一一点可能就是,他们想要借枯树为引子,将自己偷袭杀掉!
若是自己太天真,还真就被偷袭得逞了,可惜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这些偷袭临身之前,踏空术施展而出,轻松逃到了空中,与这玩家拉开了距离。
“该死,到底还是被他给逃了!”
“这覆水难收还真难对付!”
“我就说别抱这个侥幸,你们偏不听,现在倒好,等着覆水大神的追杀吧!”
这个与苏然交谈的玩家,本来就不支持他们偷袭苏然,可惜他一人犟不过这些队友,只能随着他们去了。
“怕个蛋蛋,咱们就算再不济,也还有百十号人,还怕他一个人不成?!”
“覆水难收,有种你下来,与我们决一死战!”
这群玩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任务已经没机会完成了,可杀掉这覆水难收,还是有一定的机会的,到时候杀了这小子,再去将悬赏金一领,美滋滋!
“真不好意思,我啥都有,就是没种,让你们失望了。”
苏然咧嘴一笑,也就不再和这群人客气,先是丢了一枚紫色的火苗,化作汹涌燃烧的火柱,困住了二十几号法师玩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不给这些人逃命的机会,烈焰陨石凝聚而出,砸进了火柱之中,哀嚎声接连传出。
“没死?再来!”
苏然使用时间回溯技能,陨石再次从天而降,目标还是那群被困在火柱里面的法师玩家。这些家伙哪能承受得住这接二连三的猛烈攻势,血量被当场清空,变成一具具尸体,摔倒在了地上。
“卧槽,真么猛?!”
“覆水难收,别仗着你的几个群招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有本事下来单挑!”
尽管这些玩家心中很慌,却也没有表现的太逊,骂骂咧咧的喊个不停,想把苏然激下来。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若这小子还是不上套,那他们也只能逃了。
“和你们单挑?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们要先问过我的宠物再说!”
苏然咧嘴笑了笑,将他的宠物大军召唤了出来,有着暗夜雷龙与万古毒龙的领域技能在,很快就将这些人杀了个屁滚尿流,逃得没了影。
杀退这些玩家后,苏然便折返了回去,朝着枯树的方向大步行进,他倒要看看,镶嵌在枯树里的棺材,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宝物!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起點-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億萬富翁(二合一)閲讀

Home / 遊戲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起點-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億萬富翁(二合一)閲讀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南腔大哥,你现在在哪?”
将虎牙结晶交给墨清柒后,苏然直接去了皇城仓库,准备了却了这桩心事。
“咋了?覆水老弟,有什么事说就行,不用绕弯子!”
南腔大大咧咧的回言道,“让我猜一下,你是不是又得到什么宝物了?”
“宝物是有,就是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余钱。”
经过南腔这一提醒,苏然想起了戴玄奉献的那件成品铠甲,卖给他也还是可以的。
“瞧你这话说的,你哥我虽说花了两千多万,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南腔那略显激动的声音响起,“只要是好宝贝,那就尽管说,不用担心我没钱!”
“自己看吧。”
苏然将这件铠甲属性截图发了过去,还别说,戴玄身为群魔乱舞公会的会长,身上的装备确实不错,这件成品铠甲,防御力超高,三孔全都镶嵌着高阶宝石,称之为超极品都不为过,连他这个法师看着都为之心动,更不用说南腔这个盾战了。
“嘶……”
南腔那吸气声传了过来,激动的问道,“覆水兄弟,你和我说实话,这是不是戴玄那厮身上穿的铠甲?”
“咦?南腔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苏然诧异的看了眼这件铠甲,上面也没标注戴玄两个字,这么快就被辨认了出来,这让他着实有些意外。
“唉,别提了!”
戴玄郁闷的传音道,“覆水老弟,你有所不知,我最初是在拍卖会上见到的这件铠甲,只不过没有开孔,没有强化,开价5W金币,我当时金币不够,没竞争过那家伙,被他以十七万的高价竞拍到手,没想到这小子运气不错,成功开了三个镶嵌孔,防御力比我这个盾战都差不了多少。因为这件事,我还被他嘲讽过,气得我好几天没睡着觉!”
“原来还有这么个隐情,我还以为你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苏然在听到戴玄所说的话后,心中无比的激动,这件铠甲没开孔没强化都能卖出十七万金币,现如今打造的成品,还不得翻个番?
将近四十万金币,也就是二百多万!
苏然的心都酥了。
由此证明,还是杀人来钱快,比杀BOSS强多了,杀一只鬼王熊波,只给了一级经验,再看看戴玄兄,随便掉出一件装备,就值二百多万,真是够意思!
苏然已经将戴玄当成散财童子了,身上的每一件装备,都是值钱的宝物,这可是大金主,等下次见了面,还杀他!
“覆水老弟,你这是替我出了口陈年恶气啊!”
南腔长长的舒了口气,哈哈大笑道,“我都能脑补出戴玄那张死人脸了,哇哈哈,真是解恨!”
“只要大哥高兴就成,这件铠甲……”
“要,当然要!五十万,我出五十万!这件铠甲一定要卖给我,我就不信了,恶心不死他!”
南腔那激动的声音传来,“快来皇城安全区,我在这等你!”
“我已经在仓库了,组队,我把你拉进来。”
苏然比南腔还要激动,本来以为卖十几万的铠甲,到了南腔这里,竟然提升到了五十万,这钱也太好赚了!
和有钱人打交道,就是爽快!
不差钱!
“这就到!”
南腔直接回了城,一路狂奔到了仓库那里,被苏然拉进了仓库中。
“覆水老弟,交易交易!”
在看到苏然的那一刻,南腔便迫不及待的开启了交易框,将50W金币丢在了里面,等着那件心仪已久的极品铠甲。
“南腔大哥,我又不是不卖给你,用不着这么猴急!”
苏然好笑的摇了摇头,钱都已经到了位,没有不卖的道理,南腔大哥有钱就是豪横,不仅不讲价,还主动往上提价,这种好人哪里找去?
“哈哈哈,这铠甲终于到我手里了,戴玄啊戴玄,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南腔在得到铠甲后,毫不犹豫的换了上去,看着暴增的防御力,心情甭提多爽了。
苏然也一样,多了50W金币的收入,心情美滋滋。趁现在心情好,他告诉了南腔一个秘密:“南腔大哥,你要是和戴玄有仇,现在报仇正合适。”
“为什么这么说?”
“他被我杀掉了13级,现在什么装备都穿不上了。以大哥你现如今的实力,赤手空拳都能把他揍死!”
“嚯!13级?!”
南腔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然,“覆水老弟,你可真够狠的,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我要是掉了13级,绝对弃游不玩了!”
“没办法,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要是有可能,我更愿意把他杀回到零级。”
“覆水老弟,我现在无比庆幸,和你是友非敌,和你为敌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我是真服你了!”
南腔意味深长的看了苏然一眼,叹道,“特别是那不舞之鹤,号都被你整废了,现在又加上一个南腔,被杀掉13级,不崩溃才怪!”
“侥幸,侥幸罢了。”
苏然急着去银行兑换现金,没时间在这和南腔大哥磨叽,直接把话题回到了正题上,“南腔大哥,不知道你找到人皇了没?”
“别提这个,一提我就窝火!”
南腔脸色一变,郁闷的说道,“谁能想到,建个领地还要得到人皇的同意,这家伙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去了,整日不回王宫,还一点线索都没有,真特么烦人!”
“有什么好烦的,人皇不在就等他回来,多大点事。”
“覆水老弟,我不是和你说过么,领地发展争得是先机,抢在前头早发展,这才是领地令牌的价值所在。可惜没能如愿,只能慢慢熬了。”
南腔对于这领地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刚刚的好心情瞬间被郁闷所替代,“老弟,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么大的资金缺口,要是没有任何建树,还真不好和弟兄们解释……”
“我有办法。”
“什么?”
南腔闻言大喜,“快说快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人皇的下落了?”
“怎么可能,人皇仙踪飘渺,我可和他搭不上线。”
“那你能有什么办法,你是不是在专门逗我开心?”
听见苏然没有人皇的下落后,南腔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去,一点精气神都没了。
“别急,你看这是什么。”
苏然将一块令牌掏了出来,在南腔面前晃了晃。
“令牌?这又能有毛用,我的任务是见到人皇,令牌就算再牛/逼,也不能把人皇带来,唉!”
南腔重重的叹了口气,完全没心情去看令牌,他一想起这2200万金币就心痛,再拖下去一年,这令牌可能连一百万金币都不值,找谁说理去?
“你确定不看?这可是人皇尊令,持令者,如人皇亲临,你……”
“啥?人皇尊令?!”
还不等苏然说完的,南腔便迫不及待的说道,“快,快把令牌的属性发来我看看!”
“说不看的是你,急着要看的也是你,唉,真难伺候!”
苏然颇感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才将人皇尊令的属性截图发了出去。
【人皇尊令】(特殊)
人皇的身份象征,在人族领地范围内,拥有三次使用人皇权利的机会,人族之人,无可违逆!
注: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切勿胡作非为,否则,将会迎来人皇的怒火。
“这……”
看到令牌的属性后,南腔的呼吸都变粗重了起来,忍不住叹道,“覆水兄弟,真有你的,连这种宝物都能搞到手,真是厉害!”
“运气罢了。”
苏然咧嘴一笑,“南腔大哥,你觉得可行么?”
“当然可行了!哎对了,上次戴玄那群人都被关进死牢,是不是也是因为这块令牌?”
南腔回想起当初戴玄全体被抓得一幕,这可是震惊全区的大事件,没想到竟然是这块令牌的缘故!
这块令牌绝对是装/逼打脸的典范,如此一来,令牌的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为了他的领地任务,浪费一次使用机会,怎能让他不感动,这次的人情,欠大了!
使用了人皇尊令,苏然言出法随,直接准许了南腔领地的建设。
“哈哈,覆水兄弟,成了,成了!”
南腔激动的一蹦三尺高,手舞足蹈了好一会,这才打开了交易框,将十万金币放了进去,豪爽道,“大恩不言谢,这些金币你务必要收下,这是咱们约定好的,别和我客套!”
“嘿,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苏然可不会傻到去拒绝,乐呵呵的将金币收了起来,他心里明白,真要是拒绝的话,反倒落了下乘,很有可能惹恼了南腔大哥,还不如直接收下,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么想没毛病。
“哈哈,这就对了,我最烦那种假惺惺的人,还是老弟你合我胃口,我先去发展领地了,等以后出现怪物攻城,你可一定要来帮忙!”
“放心,大哥你就安心的去吧,我精神上支持你。”
“靠,你小子能不能好好说话,走了走了!”
南腔朝着苏然挥了挥手,忙不迭的离开了仓库空间,去发展自个儿的领地去了。
“2200W加50W加10W,好家伙,逮着一头羊可劲的薅羊毛,还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苏然自个儿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下次再出好装备,换换客户,让南腔大哥缓缓劲再说吧……
出了仓库,苏然直奔银行,化零为整,凑了2300W金币,全部兑换成了现金,现在兑率是1:7.1,也就是说,1金币能换7块1毛钱,他的银行卡瞬间入账16330W,直至此时,他已经成为了地地道道的亿万富翁!
“呼。”
苏然深深的吐了口气,感觉这一切来得特别不真实,就在去年他还住在贫民窟,老妈还要去做保姆补贴家用,这仅仅一年的功夫,他就已经取得了这么大的收获,也太不可思议了。
老妈要是看到银行卡多出了这么多零,绝对会认为自己去抢了银行。
“不行,得提前给老妈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再来那么一出,多尴尬啊……”
苏然回想起当初被老妈逼问钱的来路,还好有婉儿姐帮着在一旁解释,这才让老妈打消了疑虑,可现在不一样,一亿多的数额,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连他自己都感觉不真实,更不用说老妈了。
想到这里,苏然哪里还有心情玩游戏,直接下了线。
……
看到苏然从卧室里走出来,苏母感到相当诧异。
“小然,怎么这么早就下线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苏母走到了苏然身边,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关心的问道,“还是哪里不舒服?”
“您还真是我亲妈,就不能想我点好么?”
苏然甚是无语,刚刚获得巨款的好心情,瞬间被堵了回去,他走到餐桌旁边,拿起一根黄瓜啃了起来,边说道,“老妈,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重要的事情?关于你病情的?快说,是不是已经痊愈了?”
苏母快走了两步,一把将黄瓜夺了过去,“说话的时候别吃东西,进气管里面怎么办?还有,不洗手别想吃!”
“老妈,我都多大的人了,还能呛到不成?”
苏然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这才说道,“老妈,我刚才赚了一个亿。”
“嗯。”
“您不惊讶么?”
他没想到老妈会是这种淡然的态度,有点不太习惯。
不对劲!
难道说,苏家是隐世豪门,对于这一亿根本看不在眼里?
这就有点扯淡了。
“嗯,你说十个亿我都信,我先去拿药,只要你病好了,怎么都行。”
“拿药?什么药?”
“退烧药啊,我知道你这是烧糊涂了,快坐下,站久了容易晕。”
苏母没有多想,走到电视柜角落里,将医药箱拎了起来。
“老妈,我真服你了,就我目前的状态,像是生病的人嘛?!”
苏然哭笑不得的说道,直接被老妈给打败了。这种脑回路,不去当编剧可惜了!
“不生病说的什么胡话?你以为你老妈好忽悠啊?”
苏母将医药箱放在了桌子上,“年前才赚了两千多万,现在才几个月,你又赚了一个亿?你觉得我信不信?”
“老妈,准确的说,我赚了16330W,事实摆在这里,您就算不信也要信。”
“完了,你真发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