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431、【恭喜】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431、【恭喜】閲讀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正准备离开的两个年轻人,听到声音的反应各不相同。
宋瑶只是稍微感觉好奇,因为听起来很耳熟,而胡云则立刻知道了呼喊自己的是谁。
于是他扭头看过去的同时,也高兴地呼喊起来:
“方先生!竟然在这里遇到您!”
这时候看到方长面容的宋瑶,也认出了他的模样,不过她丈夫已经出声回应,于是宋瑶只是微笑。
方长点点头,招呼道:
“过来坐坐罢,好久不见,请你们吃东西。”
于是两人依言穿过人群,走到方长身边坐下,而方长朝摊主要了两碗面鱼儿、两大把串串,请他们一起吃。
“先生,您怎么来这边了?”
胡云挟起面鱼儿,美滋滋地吃着,问方长道,而在旁边,宋瑶则先拈起串串吃。看来,从口味上,胡云更喜欢溜面鱼儿,而宋瑶更喜欢蘸串串。
“去了极北雪原一趟,处理了些事情。”方长回答道,“如今已经功得圆满,便回来,准备去范州处理下后续事情。你们呢?新婚燕尔,不是应该在宁河府待着么,怎么到这里来了。”
周围人多眼杂,不好将自己的经历说出来。
对面胡云吃的很欢畅,他回答道:“我的岳父在这里有一点产业,最近他忙于在宁河府应酬,抽不开身,所以让我们一起来巡视下,以便后面让我们接手。”
“原来是这样,好事儿。”方长笑道。
接着,他看了看两人的气色,忽然对胡云说道:“提前恭喜你下,看来你要当父亲了。”
“啊?”
胡云手中的筷子停住,旁边宋瑶手里的串串也楞在半空。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宋瑶瞬间满脸绯红,而胡云则有些不知所措。
对于小狐狸来说,他短短的人生中,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乍一遇上,有些慌乱。
不过毕竟是只化了形的大妖,他马上定住心神,放下手中碗筷,向方长拱手施礼问道:
“方先生竟然连这个都能看出来,不知还有多久?”
“大概还要七个月,健健康康。”方长笑道,他扮演游方郎中时候自然领悟的医术,完全没有落下;“等她长大,记得带着回山一趟,你章老叔看到定然会很高兴。”
“那是自然。”
接着方长立刻招呼两人趁热继续吃,这两个小摊上的食物,味道着实不错。吃完后,胡云和宋瑶邀请他去家里坐一坐,方长应下。
三人来到一处小院,打开门,自有人迎上来。
看了看周围,有不少货架,乃是一处门面的后院。
方长好奇道:“我记得你刚去宁河府不久,我去学堂探望你的时候,头一次碰到你媳妇,当时你说她家里是小门小户,如今怎么在这百里之外,都有如此产业了?”
胡云笑道:“为了凑嫁妆,岳丈便出来闯荡做生意,运气好发迹。”
方长点点头,对二人笑着说道:“原来如此,运气和本事着实不错,普通人贸然创业,蚀本才是最常见的情况。真正能闯出一番事业、挣下一份家业的,百里无一,说不定是胡云带来的好运呢。”
宋瑶在旁边掩嘴轻笑,她是知道丈夫本体乃是一只狐狸精的,不过她从没听说过,狐狸精还象征好运,看来眼前的方先生,只是在调侃。
当然,方长确实只是调侃一下。
因为从目前看来,这家人的运道确实好,毕竟找个女婿都能找到涉世未深的好狐狸精头上,而且是有山神罩着的稀有狐狸精,这么好的运气,发个把家很正常……
宋瑶和胡云将方长让进屋里,请小伙计烧了茶水,便开始闲聊。
既然嫁给了小狐狸,宋瑶便也不算外人,于是方长将天下间的形势,给他们两个解说了一番。听说在这份繁华之外,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儿,两个年轻人眼神一时间有些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胡云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丝历经世事后的成熟,闲谈道:
“改朝换代大家都知道,天下忽然破碎纷乱,互相征伐不休,百姓也困苦不堪,这事儿弄得人心惶惶。结果从西南起家的义军,忽然便席卷了天下,眼看就要成事。”
“对于这幅情况,周围百姓们倒是都不意外,毕竟戏文中故事里说得并不少,而且大家都盼着安稳下来不是么。但背后这些凶险,对于百姓们来说就太遥远了,若不是先生您告知,从周围的传言里,我是决计听不到的。”
宋瑶不住点头,明显是对丈夫的话很是赞同。
接着胡云手捻着茶杯,说道:“我修行时日甚短,侥幸未曾被卷入劫数,自然是再幸运不过。先生您已经入了劫,这几年的奔波不停,想来凶险也是有的,还好如今劫数已接近尾声,下一次不知道要几百年,先生距离脱身之日已近,祝您接下来的行程顺利。”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方长微微摆手笑道:“多谢吉言,不过对我来说,历劫这种事情,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怕。”
胡云:“???”
看到面前二人有点儿疑惑,方长解释道:
“虽然已经入劫,但我远离旋涡中心,遇上的事情并不算多。而且走南闯北虽然说起来颠簸路远,但周围风景都很让人流连,完全不亏。”
“而且我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还是能够待在崖上的,所以比起那些常年处在交锋一线,真正苦累的人来说,我这其实算得上是轻松。”
有那么一瞬间,小狐狸有些向往,不过想到大劫的可怖,他还是缩了缩头:“太过凶险了,虽然颇能磨炼心境,还有功德可拿,但我还是等待下一次再说吧。”
闻言方长很是赞同。
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贵有自知之明,胡云这份谨慎,也是修行路上的优秀品质。毕竟他只是个年龄很小、化形也不太久的妖怪,而且目前在红尘中历练,有了妻子,也即将当父亲,这种情况下,惜命一些才更符合人类的模样。
于是周围气势一振。
方长哈哈一笑,拱手祝贺小狐狸:“恭喜哈。”

人氣連載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413、【風盤山】相伴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連載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413、【風盤山】相伴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按照之前村民们所言,方长顺着这条冰冻的小河,一直往东走。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討論-413、【風盤山】讀書
兴致来时,他还助跑几步,往冰冻的河面上一站,便迅速地朝前滑去——像个孩童那样。
走了约莫二里,方长便见到了蘑菇屯里人们口中,那座小庙。
其墙壁是用石头垒制,屋顶直接是木头拼成,上面糊了泥土和稻草的混合物,用以防雨。不知道上次修葺是什么时候,但应该也不会太久,因为这种屋顶需要每年补充,才不至于被雨水冲掉。
都市异能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413、【風盤山】閲讀
小庙有个藤编的简陋门扉,已经有不少断裂。
里面果然破旧,厚厚的灰尘蒙住了几乎每个地方,能看出墙壁上抹了厚厚一层泥,即使灰尘也掩盖不住上面的裂缝。小庙里没有窗户,估计只有冬天正午的阳光,才能从正门照射进来。
神像只是简单的泥塑,形状勉强能够看出眉眼,原本的颜料黯淡到难以分辨。神像前面的桌子倒是很结实,上面有个粗瓷碗充当香炉,里面的香灰只剩下浅浅一层,还混着灰尘。
瓷碗旁边还有两个木头碟子,一个里面是空的,另一个里面有几粒早已经干瘪透了的浆果。
总之,这幅景象十分凄惨。
方长转头看向四周,努力分辨这座小庙的属性。
他摇了摇头,走出去折了几根树枝,简单扎成扫把,进了小庙将里面的灰尘轻轻扫下,而后一挥手,平地卷起一阵小风,将灰尘俱都吹将出去。这久不见天日的小庙里,终于干净了起来。
有块木牌被遗落在角上,方长捡起来,轻轻拂去上面灰尘。
上面用墨汁写了六个大字:风盘山山神庙。
咦,山神庙?
本来他还想着,这里是本处土地,或者这条河的河神所在,没想到竟然是山神。他看向四周,除了森林便是沃野,便是地有起伏,也勉强只能算得上是丘陵,哪里有山?
方长略有些疑惑,不过这里确实是福德正神之道场,已是确认无疑了。
既然好奇,那边直接找这里的山神问问便是。
他敲了敲那扇无形的门,庙里的风盘山山神,收到了这份小剂量拘神术的震动,立刻惊醒,随即现身出来相见。
“咳咳咳,不知上仙来临,恕罪恕罪。”
风盘山山神从其府邸中钻了出来,站在了这座小庙里,他外形十分苍老虚弱,脸上皱纹深刻、衣衫破旧不堪,他右足上甚至没有鞋子,只有块木片用藤条绑在脚上。
这山神看起来瘦弱的很,仿佛一阵风过来便能吹倒似的。
方长在天下去过许多地方,还是头次见到这种凄惨模样的神祇,不由得有些惊讶,于是他开口问道:
“阁下何以成了这种样子?”
山神苦笑一声说道:“辖地小且无人关注,平日里几乎无人供奉,天长日久,便成了这幅样子,让上仙见笑了。”
原来这风盘山山神常年收不到香火,入不敷出,积年之下,便成了这幅落魄样子。毕竟神祇其实归根结底,都是靠着人们的念想而存在,若是再无人知,说不定会从此消散于这天地之间。
接着,方长又问起了自己的另一项疑惑:
“请问,这里周围都是平坦地方,为何会有这样一座山神庙立在此处?阁下的辖地在哪里?”
山神苦笑了声,道:
“其实有些羞于启齿,不过既然上仙问起,那还请随我来。”
说罢,风盘山山神便拄着手中粗枝,朝小庙外面走去。看见山神引路,方长也抬步跟上。
出了庙门朝后面绕去,山神走进一处林子,指着林间空地上一块被积雪覆盖的大石头,对方长说道:
“这便是风盘山了,也是在下的辖地——它真的是座山。”
方长走上近前,细细查看。
面前的石头方圆不过两人环抱,高不过三尺,但看起来质地很是坚硬。
不过其矗立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石头未被积雪覆盖的地方,被风化的斑驳粗糙,有沟壑盘绕其上。
这块石头上小下大,大略呈锥形。
方长闭上眼睛,以灵觉顺着石头边,朝地下探去。
透过厚厚的大地,他仔细感受着下面石头的边缘,结果越往下,这石头的占地面积越大,似乎没有尽头一般。
方长一直朝下探查了数千丈,也没有找到石头的底,可见这块大石,真的是座山。
只不过它露在外面部分,只有眼前这很小的一点儿。
这座风盘山,可能是曾经的高山,因为沉积和沉降作用,渐渐缩减到这么小;也可能是正在地壳挤压下,正缓缓从地里升起的新山。不过无论哪种情况,都可以确认这山是真的。
不过这也造成了旁边山神尴尬的处境。
他的辖地只有这小小一点儿,没有什么物产,也没有人可以居住在上面。眼前这位风盘山山神穷困潦倒的样子,和他管辖的风盘山之小,中间有很大关系。
旁边风盘山山神抚摸着自己那四处支棱的胡须,对方长说道:
“我在这里其实也就几百年,再早的事情不清楚,但听百姓们口耳相传的故事里,这座山乃是一夜之间出现的,当时的人们因此在这里就地取材,搭了这座山神庙,只是没什么人过来祭飨罢了。”
二人边闲聊,边朝回走。
风盘山山神略带不好意思地,将方长邀请进了自己的洞府,里面一幅四壁萧索的模样,山神也没能拿出什么东西来招待客人。
方长提起了之前从村民们口中听到的事情:
“听闻这周围有不少妖怪,时常滋扰周围百姓?不知道情况严重否。”
“没有的事。”风盘山山神摇头说道:“方圆几百里确实有不少妖怪,但是伤人的却是半个也无,我虽然困顿,但消息还算灵通,未曾听闻此事。说不定是只是双方偶然碰上,导致有人受了惊吓。”
听闻周围没有什么怀妖怪,方长便不再管。
毕竟他还要向北去,而且冥冥之中他能感觉到,自己这次向北,除了诛除玄武训练堂的目标之外,还有不小的机缘在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