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洞螟 txt-第七百九十四節 排斥與蛇怪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都市小說 洞螟 txt-第七百九十四節 排斥與蛇怪閲讀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范言成刚刚遭受了圣胎境修士袭击,差一点连命都丢了。
如果依着他本人的意思,侥幸逃过一劫,那怎么也不能够继续往火坑里跳。
这趟蛮荒域之行,能不去那自然是不去的。
不过,师弋既然跟了过来,那去不去也由不得范言成做主。
师弋虽然不会滥杀无辜,但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为了达到目的师弋也不会吝啬使用武力。
当然,最终事情也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毕竟,范言成的同伴确实是死在了柯千龄的手上。
范言成虽然不敌对方,但并不代表他心中没有愤恨。
在师弋强硬态度之下,范言成最终还是同意为师弋引路。
就这样,两人继续向着蛮荒域的方向前进。
为防柯千龄等人追赶,再次上路范言成也是使出了看家本领。
利用暗道能力在地面上开启暗门,加速朝着蛮荒域方向前进。
虽然步虚符借虚界的穿梭更快,但是步虚符却只能跳往,师弋曾经去到过的地方。
像蛮荒域这种师弋去都没去过的地方,完全是无法使用的。
相比较而言,范言成的暗道能力会慢一些,但是却没有这方面的限制。
就这样,两人借暗门加速前进。
原本需要一个月才能抵达边界的行程,仅仅一周时间就到了。
此时,师弋正一脸郑重的看着眼前晶体一般的界域之墙。
界域之墙乃是五域天地规则变化之后,所自然形成的隔断。
一直以来,师弋身处的位置,都是五域之一的中央域。
中央域之内的不死神祇最少,所以天地规则异变的程度也最小。
中央域是相对而言,最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了。
并且,有不少修炼者也都喜欢待在这里。
“师道友你可想好了,一旦跨过界域之墙。
你将体会到被天地针对,是多么难受的滋味。
尤其是进入蛮荒域之后,短时间是没有办法出来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范言成看着师弋,忍不住开口规劝道。
师弋自然知道天地规则异变,对于修炼者有多么的不利。
在那种环境之下,需要适应许久,才可能将实力调整回最佳状态。
而更不幸的是,师弋想要适应天地规则,注定会比其他人花费更久的时间。
因为身处此地的并非师弋本体,而仅仅只是师弋的一具化身。
之前就曾经提过,化身和神祇行走人间所使用的躯壳一般,都是规则所凝聚的产物。
区别只在于,神躯是天地规则所凝聚的。
而孕育化身的规则,乃是源于修士自身的。
这是肉体被推上巅峰之后,修士所总结出来的源于自身的规则。
而天地规则的变化,主要就是为了打压异己。
像师弋这样由规则所构筑的化身,那更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
就算不考虑追兵问题,在危机四伏的蛮荒域,这也是相当危险的。
不过,事到如今师弋说什么也退缩了。
眼看本体那边巫器的制作即将完工,必须尽快找到旱魃,将不化骨搞到手才行。
一念及此,师弋沉声说道:
“我意已决,走吧。”
说着,师弋率先朝界域之墙走了过去。
范言成见状,也只能选择跟了上去。
界域之墙说是墙,其实只是不同天地规则碰撞,所形成的一层晶状薄膜而已。
师弋两人在穿过它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任何阻力,轻而易举就走了进去。
然而,当跨入蛮荒域的一瞬间,师弋才真切见识到天地法则异变后的威力。
师弋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这方世界的异物一般,整个天地都想要把自己从这里挤出去。
周围的天地元气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主动抗拒着接近自己。
而更可怕的是,师弋发现在天地元气的强压之下,化身躯壳有部分崩溃的先兆。
师弋不敢怠慢,连忙动用化身能力加固自己的身躯。
另一边,范言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自打进入蛮荒域,范言成的脸色就便的惨白无比。
还没有走上两步,范言成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修为是修炼者最大的依仗,尤其是五行类修士。
肉身本就孱弱,修为缺失他们也就不剩下什么了。
师弋好歹还有肉身强度打底,光是这一点,就比范言成好过不少。
接着,师弋又试了试螟虫,以及血脉能力。
螟虫向来不受外力影响,即便在蛮荒域这样的恶劣环境之下,依旧能够正常发挥作用。
让师弋没想到的是,血脉能力竟然也没有受到天地规则的影响。
原本,师弋都已经做好了,血脉能力全面失效的准备了。
毕竟,血脉这种天生异力,同样源出于天地。
在天地规则改变的大环境之下,血脉能力应该是最容易受到影响的。
师弋结合自身情况,稍一细想马上就明白了。
血脉能力受天地规则影响是不错,可师弋本身并非血脉拥有者。
师弋之所以能够使用血脉能力,完全是因为血脉分身的功劳,血脉分身才是真正的血脉能力持有者。
说白了,无论本体、雪躯、亦或者化身的血脉能力,都只是源于血脉分身的投影而已。
血脉分身尚在现世,蛮荒域的天地规则就算再怎么强,也影响不到现世。
源头没有受到压制,化身的血脉能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使用问题。
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况虽然很糟心,但是还没有达到师弋所预料的最坏情况。
确认了自身情况之后,师弋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蛮荒域不愧是环境最为复杂的地域,周围完全就是一片深山大泽。
山岭一座接着一座,树木稠密到百步开外的情况都看不到。
再加上妖鬼邪物众多,师弋完全能够想象出这里的危险。
好在这一次师弋不是一个人来的,有范言成这个懂得开捷径的暗道修士,接下来的旅程应该能稍微轻松一些。
不过,看范言成的状况。
想要恢复修为,还许要消耗时间适应才行。
而师弋同样需要时间恢复实力,毕竟以现在被天地规则压制的状态。
师弋就算找到旱魃,也大概率无法解决对方。
一念及此,师弋便打算带着范言成,找个安全的地方待上几天。
两人商量了一下之后,一起向着大泽深处走去。
…………
师弋和范言成前脚离开,后脚又有人进入了蛮荒域地界。
没错,他们正是追杀师弋的柯千龄和石川。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洞螟-第七百九十四節 排斥與蛇怪
圣胎境修士能够借心域世界来进行移动,这种移动方式有些类似师弋用虚界跳跃。
只不过虚界位于往生的夹缝,而往生是神魂的归宿。
为了方便神魂转世,这里天然就可以笼罩整个世界。
步虚符借虚界跳跃,就是占了这方面的便宜。
圣胎境修士的心域虽然自成世一体,但是没有虚界的待遇。
所以,也达不到想去哪就去哪的效果。
不过,以心域世界来调整出现位置。
进而达到类似缩地成寸的效果,却还是不难的。
之前,霍冬春在对付贰负的时候。
直接利用心域,将贰负给挪移到了非常远的位置,正是这方面的应用。
心域世界的范围越大,圣胎境一个跨步的距离也会越远。
拥有这样的神技,就算范言成不停使用暗门,也无法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
圣胎境修士基本是从全方位,碾压境界稍低者。
其他境界的修士,虽然会在某一方面显得很突出。
但也会存在,与境界稍低者相差不大的地方。
比如,圆觉境的飞行速度,就和胎神境修士没有多大区别。
胎神境除了神识突出,在功法方面又和中阶修士拉不开差距。
而圣胎境修士却没有这些问题,无论速度还是能力,都是全方位的强势。
甚至就连五行类修士最为人诟病的防御能力,在圣胎境层次都不再是问题。
之前,与石川和柯千龄接连交手。
可却连那二人的法华、报身都没能逼出来。
柯千龄用肉身硬接师弋带有肝火灼热视线,可这样对方仅仅只是受了些擦伤而已。
由此也能看出,圣胎境修士的强大。
心域的存在,已经把圣胎境的实力提升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不过,就算圣胎境修士再怎么强。
来到蛮荒域这天地规则异变的地方,也免不了趴窝。
刚一进入到蛮荒域,柯千龄和石川的从容消失了,他们反而露出了一副便秘般的表情。
天地规则对于他们二人的排挤和压制,比师弋可要严重多了。
师弋化身所蕴含的规则之力就算再怎么多,那也多不过圣胎境修士的心域。
毕竟,心域可是一个独立的世界。
天地规则就好像弹簧一般,抵抗的越强,反馈的压制力也会越大。
光是调整和适应天地规则,就够柯千龄他们喝一壶的。
对于这一点,师弋自然是提前了解过的。
只要确保自身的恢复速度比圣胎境快,师弋也不怕柯千龄他们前来捣乱。
…………
天地元气乃是修炼的基石,也是修真力量的根本。
修士所获得的源于自身的规则之力,根本上乃是通过体内的天地元气,进而实现的。
天地元气可以说是最佳的规则载体,这句话不仅对修炼者适用。
就连天地规则,也是通过世间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对世间的一切产生影响和改变的。
换言之,修士之所以会遭受天地规则的压制。
说白了,就是因为体内的天地元气与蛮荒域不匹配所导致的。
只要将体内的天地元气排空,然后引入蛮荒域本地的天地元气。
就能够从一定程度上,缓解遭受天地规则压制的情况。
不过,想要彻底排空体内的天地元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天地元气是构成这世间一切的基础,可以说无论肉身还是化身,皆由此构成。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想要动用功法能力,进而耗空天地元气,那是不太现实的。
血肉之内的天地元气,又哪是能力可以瞬间消耗完的。
尤其是在蛮荒域这个危机重重的环境之内,可能前脚耗空了天地元气,后脚就有妖怪袭击了过来。
所以,只有通过调息慢慢置换掉体内的天地元气,才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而师弋和范言成。此时正在做件事情。
在一处幽暗的山洞之内,两人正在此处进行着调息。
就在两人全身心的投入到调息当中的时候,洞穴之中一个处相对阴暗,一道黑影突然蠕动了一下。
接着,这黑影如滑行一般,悄无声息的从师弋的背后一点点靠近。
当距离足够近之后,这黑影突然之间跃起,直冲向师弋的后背。
而一直双目紧闭的师弋,就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
探手朝背后一抓,一把就拿住了那扑过来的黑影。
当师弋拿住那黑影之后,这才看清它的本来面目。
原来这是一条有小臂一般粗细,似蛇非蛇的妖物。
之所以说它是妖物,因为这条蛇的脑袋竟然有些像人。
面对这样一只怪物,师弋的脸色一点起伏的表情都没有。
只见师弋拿住这疯狂扭动的妖物,然后两手一撮。
硬是将这妖物,生生碾成了一团碎屑。
这些碎屑落地之后,似乎还有蠕动复原的迹象。
而师弋反手甩出一团火花,直接将这碎肉此地烧了个干净。
师弋之所以如此淡定,那是因为自打进入蛮荒域。
这一周时间,师弋已经遇到过无数次妖物袭击了。
甚至,就连两人栖身的这处山洞,都是师弋从妖物那里抢过来的。
这蛮荒域当真不愧是五域之中,妖鬼邪物最多的地域。
唯一让师弋有些疑惑得是,刚刚所杀死的那只妖物,竟然长的和在这山洞里遇到的那批差不多。
就在师弋望着地上燃起的火焰出神之际,范言成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体内的天地元气,已经差不多置换完成了。
师道友,不知我们几时上路去寻那旱魃呢。”
范言成的话语,将师弋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那蛇怪兴许是之前,外出觅食的漏网之鱼。
想到这里,师弋也没有兴趣继续探究了。
现如今,什么事情都不及寻找旱魃重要……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八十節 霍冬春與豁然看書

Home / 仙俠小說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八十節 霍冬春與豁然看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师弋不知道自己的直觉到底准不准,不过这并不妨碍师弋心生警惕。
只见,师弋一边与柯千龄闲扯。
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胸前挂着的恒古石收了起来。
毕竟,这枚恒古石是师弋从须臾山深处得来的。
如果那宙道圆觉境修士与须臾山有关的话,对方一定认得这块石头。
那样的话,师弋的身份就会有被戳破的风险,实在是不能不防。
不一会儿,那名宙道圣胎境修士处理完善后事宜,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哎,这羽幢峡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类似的事故发生。”宙道圣胎境修士看着柯千龄,不禁开口叹道。
柯千龄闻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呵呵,这还不都是你自找到。
罢了,你这榆木脑袋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师弋师道友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起过的,仅凭分身就有屠神之能的同道。
咦,师道友,你的那位同伴哪去了。”说着,柯千龄就将身边的师弋,介绍给了那名宙道圣胎境。
听到柯千龄问及降府府主夫人,师弋环顾四周,以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刚刚那只怪物突然出现,而我忙着应付那只怪物,我也没有注意到我那同伴的去向。
不过不必担心,她实力不弱不会有事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想必,等上一会儿。
她就会发出符传告知我,她现在的位置。”
嘴上这么说,其实师弋心里赶打包票。
降府府主夫人应该是刚才趁乱,先一步逃离了羽幢峡。
降府府主夫人对于柯千龄畏惧极了,再加上发生刚刚那样的意外,她知道柯千龄肯定会很快出现的。
在畏惧的驱使下,降府府主夫人应该是独自逃离了。
柯千龄对此倒没有怀疑,毕竟师弋本人还在这里呢。
不过师弋知道,这种说辞蒙不了对方太久。
如果降府府主夫人长时间不出现的话,柯千龄必然会起疑心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师弋心中也已经萌生了跑路的想法。
师弋心中寻思,等一会儿看找个什么借口遁走。
而另一边,那宙道圣胎境修士听到柯千龄的介绍,似乎对师弋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哈哈,原来是师道友。
久仰久仰,在下霍冬春。
之前,我就听千龄提起过道友的事迹。
能以分身斩杀五猖神,道友的手段真的是让我心中敬服。”名为霍冬春的宙道圣胎境,笑着对师弋招呼道。
师弋见状,也随口回道:
“哪里哪里,霍道友谬赞了。
道友的手段同样了得,刚刚不过只是一瞬间。
就将那怪物给解决了,这是我拍马也及不上的。”
霍冬春闻言,一脸苦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对师弋说道:
“如果能够这么轻松就将祂干掉,那我也不用再发愁什么了。
我这心域的威能虽然巨大,但是面对这种不死不灭的神祇,却依旧拿对方没有办法。
之前,我只不过是用心域,将祂移到了别的地方而已。”
听了霍冬春的解释,师弋这才知道他拿那只怪物没有办法。
这一刻,师弋无比庆幸。
庆幸自己掌握了犬噬,这样一个可以针对不死神祇的能力。
不过,庆幸之余,师弋又有些担忧得问道:
“既然那怪物并没有死,霍道友就不担心祂去而复返么。”
霍冬春闻言,不禁叹道:
“担心又有什么用,刚刚我就说过。
这羽幢峡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遭遇一次类似的事件。
其实,这其中有九成的事件,都是刚刚那贰负做下的。
祂似乎是将这羽幢峡,当做了一个随时取用的粮仓。”
听到霍冬春的话语,师弋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段文字:
贰负之臣曰危,贰姓始此,望出河东。(注释1)
贰负乃是上古之时的一名神祇,行动速度迅捷如风,并且喜好杀戮。
之前,师弋不敢肯定那怪物的身份。
现在经过霍冬春的确认,师弋便将两者对上了。
这贰负的身份很不简单,师弋觉得神祇被不死之术污染,很可能就是从祂这里开始的。
师弋有此猜测,并非没有根据。
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注释2)
上面就提了,贰负有个臣子名叫危。
接着,祂们二人合力杀死了窫窳。
而这个被祂们杀死的窫窳,也不是一般角色,祂同样是一名神祇。
随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注释3)
被贰负杀死的窫窳之尸,莫名奇妙出现在了巫觋的手上。
然后就有了,十巫操不死药救窫窳的传说。
以不死之术的能力,窫窳自然是复活了过来。
然而,结果也是不言而喻的。
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注释4)
复活之后的窫窳性情大变,从一名天神,变成了一只喜好吃人的怪物。
据传,最终黄帝派遣后羿。
将窫窳给射杀了,而窫窳也是后羿射杀的第一个神祇。
这最后一部分传说,师弋持怀疑态度。
毕竟,不死不灭的窫窳,怎么看都不可能被箭给射死。
师弋觉得,这应该和曾经提到的后羿射日一般,都只是乌龙而已。
不过,除此之外的其他部分,师弋相信应该与事实相距不远。
毕竟,现在域外的情况,完全可以和这些记载相互印证。
总之,那窫窳很有可能是第一个,接受不死之术复活的神祇。
而贰负和祂的臣子危,则是作为处刑者的身份出现的。
祂们在杀死了窫窳之后,便将窫窳之尸交给了十巫,以供巫觋进行实验。
只不知,那贰负最后为何也成了不死之术的目标对象。
就在师弋想到这的时候,一旁的霍冬春又开口说道:
“师道友,我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
不知道友能不能帮我,将那贰负给除掉,祂对于羽幢峡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那贰负再多光顾几次的话,这里的凡人恐怕就会全部成了祂口中食。”
师弋本来就有跑路的打算,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
于是,师弋假意犹豫了片刻,便笑着说道:
“反正左右无事,活动一下筋骨也好。”
眼见师弋答应了下来,霍冬春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喜色。
随后,他又看向了一旁的柯千龄。
“哼,真是无聊。
要去你们去,我可没这份闲心。”柯千龄见状,没好气的说道。
他原本就反对霍冬春待在羽幢峡,此时自然不可能出手帮忙。
于是,这次斩杀贰负的行动,顺理成章的就只有师弋和霍冬春两个人了。
没有柯千龄跟着,师弋相信自己成功脱身的几率要更高一些。
就这样,霍冬春领着师弋,开始了寻找贰负的行程。
之前,霍冬春为防贰负去而复返的间隔太近。
所以,在挪移的时候,也是可着极限距离来的。
这让两人在路上,着实耗费了不少的时间。
幸好那贰负吃人已经吃上了瘾,不断向着羽幢峡方向飞速爬行。
这样双方相向而行,也让距离稍微短了一些。
不过,就算是这样。
两人再次遇到那贰负,也耗费了三天的时间。
通过这件事情,师弋更加感到圣胎境修士那心域能力的可怕。
除了拿不死不灭的神祇没辙之外,这项能力简直匪夷所思。
看到那爬得飞快的贰负,师弋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朝对方飞了过去。
贰负似乎还记得,师弋这个曾经踢过祂的人。
眼见师弋飞了过来,祂一抬头猛得朝师弋咬了过来。
师弋见状,身形如陀螺一般飞速在空中旋转。
在两者接触的一瞬间,师弋一拳甩在了那贰负的脸上。
凭借已达化境的肉身,师弋直接将那贰负打飞了出去。
这贰负身为神祇,神力明明在那五猖神之上。
可是,祂使用的手段却十分的粗劣。
似乎除了撕咬之外,再不会其他手段了。
并且,从见到这贰负开始。
师弋就觉得,祂像野兽多过像人。
这里所指的并不是祂的形象,而是祂身上的兽性。
毕竟,之前所见过的五猖神虽然残虐,并且同样吃人。
但是,对方至少还拥有沟通之能。
而这贰负似乎连最基本的语言能力,都已经丢失了。
师弋估计,这可能是因为早期不死之术副作用所导致的。
就像上面文献所描述的那样,窫窳被不死之术复活之后,马上就变成了吃人的怪物。
而在此之后,夸父被复活却没有这样的变化。
夸父被复活之后,甚至还背叛了黄帝转投蚩尤,这更能说明了两者的不同。
师弋猜测,这前后的反差,正是不死之术被巫觋改良后的表现。
正是这种改良,让黄帝以为不死之术研制成功了。
所以,黄帝才会进行大范围的推广。
不止是作为妹夫的五猖神使用了不死之术,就连黄帝的妹妹都使用了。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表象而已。
不死之术造成的不良反应,只是从直接变异,成了潜移默化的慢慢转变而已。
并且,两者吃人的通性一点都没变。
当黄帝通过他妹妹的死,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情况已经发展的很严重了。
毕竟,当时已经有不少人接受过不死之术了。
为了不让事态进一步扩大,黄帝只能让十巫终止对不死之术的研究。
这直接让十巫当中的四个,出现了叛逃。
四巫跟着夸父逃到蚩尤手下,在这里她们对不死之术的研究可以继续下去。
蚩尤可不会阻止她们,非但不阻止,蚩尤自己还接受了不死之术。
毕竟,他早就在黄帝妹妹的身上,见识过不死不灭的威力了。
至于不死之术的副作用,世间不乏自命不凡之人。
觉得自己不会受到外物的污染,想来蚩尤就属于这种锋芒毕露的人。
这种猜测倒不是师弋瞎猜得,九黎氏血脉的源头就是蚩尤。
通过兵主、黎民等血脉能力,就能够窥见蚩尤的部分性格特征。
至于蚩尤是自信还是自大,这还真不好说。
毕竟,他在不死之术副作用彻底爆发之前。
就和夸父一起,被应龙吞入了腹中。
而这场大战,也让本来还可以挽回局势彻底崩坏。
有太多对象在大战的这段时间,接受了四巫的不死之术。
情况完全失去了控制,即便黄帝事后将四巫折磨了千万年也无济于事。
最后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绝地天通计划也就被提上了日程。
到了这一步,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古人,对长生渴求所酿下的苦果。
想要凭借外物来达到长生的目的,终究是一条死路。
想必禹帝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痛定思痛,开创出了修真这种只依靠自身的长生之路。
这一刻,师弋的成道之心变得更加坚定了。
另一边,那贰负被打飞之后,又朝着师弋扑了上来。
这个时候,师弋也不想再和祂纠缠下去了。
接着,师弋直接动用化身能力,召唤出了几只巨大无比的恶犬。
这些恶犬将贰负团团包围,一口一口不断吞噬着对方的身体。
贰负虽然可以不断重生,但是恶犬们的肚子,却也是永远填不满的。
在复数恶犬的不断吞噬之下,贰负根本撑不了太久。
很快,祂就彻底被恶犬给吃干抹净了。
在贰负彻底消亡之后,之前师弋斩杀五猖神时,所出现的莫名多了些什么的感觉又出现了。
至于到底多了什么,师弋根本就不知道。
而这个时候,师弋也没有心情去研究这些了。
因为就在刚才,藏在师弋识海之内的螟母,竟突然散发出了阵阵光芒。
毫无疑问,这种光芒是螟虫出现在周围的征兆。
师弋不及去想其他,连忙按着螟母光芒变化找了过去。
很快,师弋就在地面上,发现了一只亮白色的甲虫。
没错,这就是师弋苦寻许久的金属性螟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