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抗戰之丐世奇俠 線上看-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兩朵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抗戰之丐世奇俠 線上看-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兩朵熱推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由于任自强并没有否定武汉卿战术安排,只不过为了练兵换了一种打法而已。如此打法,既能练兵,并且显而易见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因此,武汉卿没道理不同意:“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按你的意思打。”
刘柱子想到一个问题:“强哥,这样打的话,咱们弹药方面消耗很大啊?”
“这才多久你就忘了?”任自强没好气瞪了他一眼:“你用脑子好好想想,咱们在刘家堡伏击野狼寨的土匪时是怎么做的?难道吓唬人还非得用真枪实弹吗?”
“哈哈,强哥,我知道,咱们可以用炮仗!”陈三福至心灵,猛一拍大腿。
他这一说,其他参加过那一仗的叫花子们也都一幅了然之色。
“嘶!”挨了训的刘柱子有火没处发,把矛头对准陈三:“你自己的腿不拍,干嘛拍我的腿?”
“啊,我错了,柱子。”陈三连忙告饶。
“别闹!”任自强制止两人耍宝,点点头:“对嘛!我再教你们一招,把鞭炮塞在铁桶里燃放,发出的声音和机枪声音差不多,这样虚虚实实结合,估计土匪摸不着头脑能吓破胆。”
“还有,我告诉你们,弹药我这儿多得是,”
“哎呀!”武汉卿指着任自强直摇头:“任老弟,我都不知道你这个脑子是咋长得,怎么那么多鬼主意,比起你,我这么多年行伍简直活到狗身上去了!”
“哎,武老哥,你高抬我了,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想想,就凭咱们这点本钱,以后真遇上大阵仗,还不够人家填牙缝的。”
他说的话武汉卿心知肚明,对上鬼子可不就这样吗。
看武汉卿明白自己的意思,任自强继续指明以后的作战方针:“所以,咱们以后不能和敌人硬碰硬,只能多动脑筋打偷袭、伏击等巧仗。积少成多,连续的胜利才能树立起兄弟们战斗的信心。在我想来,咱们的人和敌人一换一,一换二都是亏的,起码要一换十才刚够本钱。”
这一番话使武汉卿陷入沉思,同时带给他的冲击是巨大的,以至于散会他都没发觉。
任自强所做的远远不止于此,后面两天他还指导队员们学会制作沙盘,模拟兵棋推演。战场形势万变,突发事件层出不迭,让他们开动脑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等。
寓教于乐,在游戏中学会战斗,这帮大都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叫花子成长的飞快。
即使老行伍武汉卿,也像如获至宝的孩子,投入得不亦乐乎。
白天忙完,晚上任自强或在刘家堡陪大丫二丫一晚,或回野狼寨陪刘思琪六女。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一点也无大战来临的觉悟。
第三天,胡大洪带着赏金和郭民生提供的第二批军火来到刘家堡。
这回郭民生还算大方,除了赏金外又多给了一万大洋作为抚恤金。二十支崭新的‘晋造花机关’和三万发配套子弹,以及两万发7.92轻机枪子弹。
当听到他竟然同意妹妹郭香兰来当老师,这才是任自强最高兴的:“老.胡,你回去告诉郭民生,学校会在八月中旬建成,到时我会恭迎郭老师的到来,顺便告诉他我这里给老师的薪水是城里的一倍,麻烦他多替我联系几位老师。
然后,你过五天再来,我估摸着第二笔买卖也该完成了。”
胡大洪走后,他随即召集起众人,发布行动命令:“这次消灭五龙岭土匪的任务,我就不去了,由刘柱子主导、陈三、王老虎辅助,刘长顺作为通讯员,今天傍晚就出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们下去准备吧。”
五龙岭离刘家堡也就五六十里地,队伍已是驮马化配置,以这种行军速度,明天一早绝对能赶到。再说晚上行军,也不至于惊动太多人。
武汉卿一听没他的份,顿时急了:“任老弟,我也去。”
“武大哥,对付个土匪,何须你这位老将出马,那也太给郑汉面子了。这次旨在锻炼新人,咱们还是多给年轻人一点机会。再说有电台联系,咱们在后方可以遥控指挥,查漏补缺吗。”
他看到武汉卿眼睛时不时瞟向女儿,明白他实际上是担心武云珠,当即安慰道:“放心,云珠她们这些女孩子去了最多敲敲边鼓,适应一下战场氛围,出头露面的事绝不让她们干,这点我会交代柱子他们的。”
被说中心事,武汉卿讪讪一笑:“不是,我也是好久没打仗,手有点痒痒。”
“武大哥,你着什么急啊!打土匪有啥意思,咱们要打就打鬼子!”任自强朝东北方向努努嘴。
“任老弟,你说真的?咱们是么时候去?”
好看的都市小说 抗戰之丐世奇俠 起點-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兩朵閲讀
“快了,等咱们安顿好这里就出发,不会让你久等。还有,我这次之所以不让你去,是因为有事需要你帮忙。我马上要在刘家堡到野狼寨这条路上建生活区,还得麻烦你好好规划一下。”
“任老弟,你说建个碉堡、战壕之类的我还能出出主意,建房子我可不会。”
“哈哈…,武老哥,你怎么忘了我给你讲过的坑道战术?”任自强笑着指指周围的群山道:“咱们明面上是建房子,其实你完全可以把这些房子当做一个个碉堡,一个个隐藏的火力点。
敌人没来时可以住人,当敌人打进来,它摇身一变就成了有坑道连接的‘火刺猬’,你想想敌人要一路打进去他得需要多少人命去填?”
“原来如此,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武汉卿拍着胸脯道,接着为难道:“任老弟,这可是个大工程啊!”
“没关系,人心齐泰山移,咱们现在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只管规划、标记好合适的位置,其他的交给我。”
任自强心说我有打洞神器在手,我能告诉你这点活儿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吗?
太阳刚落山,刘柱子等人吃过丰盛的壮行宴,带着大队人马披着余晖雄赳赳气昂昂出发了。
临分别时任自强也说了,没啥十万火急确实解决不了的事别烦他,三个臭皮匠还顶诸葛亮呢,自己拿主意吧。
没喝壮行酒,一是因为壮行酒不吉利,有‘断头酒’之嫌。二是由于任自强平时不怎么喜欢烟酒,上行下效,队员们都无此习惯。
送别之后,任自强和武汉卿回到刘家堡,召集大丫二丫、罗峰开会,布置正式开建生活区、学校、医院事宜。
“罗峰,从明天开始,你给武大哥安排几位懂建房子的人,给他打打下手,尽快在山里把生活区规划出来。其次,在组织好农业生产的同时,协调好建房的工人以及各类工匠。”
“好的,老板!”罗峰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道:“老板,我好想听说您带回来那批受伤的人中有学建筑的高材生,这些人我能不能用一下?”
精彩絕倫的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討論-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兩朵看書
“是吗?”任自强闻听很是欣喜:“这点我还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们大都是有学问的人。这样,等会儿你去对他们整个做个登记,看看他们都是干什么的。只要他们身体条件允许,让他们帮点忙也无所谓,权当咱们收留他们的酬劳了。”
在他想来,只有懒汉才心安理得白吃白喝,估计他们都该闲得发慌了吧?再为如何报答自己的恩情绞尽脑汁,坐卧不定呢吧?
正好给他们找点事做,让他们变得不再那么内疚。现在刘家堡有力气干活的人不缺,一抓一大把,唯独缺识文断字的。
仅有的一个罗峰,简直一个人恨不得劈成八瓣来用,小伙子是累并快乐着。
優秀言情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起點-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兩朵閲讀
没看到大丫、二丫刚来没两天,也被现实所逼,不得不开始学加减乘除,人之初,性本善…….了吗?
好在这么大的人了,虽然是叫花子,1、2、3…….100,这些数字还算认识,以前掌管叫花子的小金库,会算点小账。
又在丐帮总舵,跟那帮小叫花子旁听了一短时间老师的讲课,勉强大字认识一箩筐。
现在姐妹俩学习劲头大得,都能够强忍任自强床笫之欢得诱惑,央求他多教点知识。
对姐妹俩的好学上进,他自是举双手双脚支持。大不了一边把玩她俩两双精美的小脚丫,一边指点呗,两不耽误。
再说了,双胞胎姐妹花再美,他也没痴迷到时时刻刻馋人家身子的地步。
任自强和双胞胎姐妹花的闺房之乐不提。
刘柱子、陈三、王老虎一行人以急行军速度,在启明星升起时赶到离五龙岭有三里地左右的一个山坳。
为不惊动土匪,驮马和暂时用不上辎重以及炊事班先安置在这里。
兵贵神速,三人简单一碰头,决定先不休息,立即吩咐男队员们带上水、干粮,趁机封堵五龙岭的各个下山路口,重机枪随后跟进。
之所以此处叫五龙岭,不是因为此山像五条龙一样盘旋飞舞,而是因为此山延伸出五道山脊,从天上看像五爪金龙被齐腕砍断的龙爪子而得名。
土匪盘踞的山寨就建在龙爪子被砍断的脚腕部位,由此得知,上下山的路径只有从五根爪子上走。羊肠小道也罢,还算直溜。
爪缝之间无不是一二百米高的深涧峭壁,猴猿难攀。貌似只要占住五根龙爪尖,土匪将无路可逃。除非土匪插上翅膀会飞,那可能吗?
同理,土匪真要在龙爪指跟部位建好钢筋混泥土防御设施,再有优良武器和得力人手守卫,不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差不了多少,攻山难度大了去了。
好在混迹于军阀混战时的郑汉既没那见识,也没能力搞重武器。他们只在五根指跟处各建了一堵齐肩高石墙作为第一道防御,然后平时各安排了十来个小喽啰守卫。
石墙离山寨大门还有一百来米远的距离,只要发现敌情示警以后,半分钟内山寨里的土匪就能增援到位。
此时天麻麻亮,可谓是人一天中最瞌睡之时,身穿伪装服的五支小队封堵好山前山后五处路口,正打瞌睡的土匪也没发觉。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抗戰之丐世奇俠-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兩朵展示
随后王老虎则带着一众炮兵,在前山附近构建迫击炮阵地,迫击炮射程足可以照顾山前四处出山的路径以及山顶的山寨,并保证土匪所拥有的枪械从山顶打不到。
第一步如此顺利,刘柱子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就等着天亮后发起第一波‘下马威’。
一帮没安排任务的娘子军无所事事,她们不愿意了,推举刘柱子的相好冯春桃和武云珠来找刘柱子:“我们干啥?总不能来了干看着吧?”
刘柱子笑道:“白天没你们啥事,你们先好好休息养足精神。等到天快黑时,你们负责监视五处山涧位置,谨防土匪从那里逃走,要一夜不能合眼哟,你们可不能大意。”
任自强担心娘子军们有所损伤,特意交代刘柱子如此安排,只是娘子军们不知道而已。
武云珠一听气鼓鼓道:“柱子兄弟,你哄鬼呢,咱们在做沙盘演练时都知道土匪不可能从这几处逃走,你把我们放在那里究竟安的什么心?让我们在夜里数星星玩吗?”
冯春桃此时也胳膊肘向外拐:“是呀,柱子,我们是来打土匪的,总不能让我们一枪不放吧?”
天大地大任自强最大,刘柱子怎敢违逆老大的命令,何况他也担心没过门的媳妇万一出事。
当即板起脸不和她们胡搅蛮缠:“你们当这是拿钱买东西呢,还挑三拣四,我郑重告诉你们,这是命令,必须执行。
你们如果抗命不遵,我就给强哥发报,看他会怎么处理你们?我想依照强哥的脾气,他二话不说就会让你们打道回府,严重点说不定回去会关‘小黑屋’!”
这两把‘杀手锏’一亮,武云珠、冯春桃连个屁再也不敢放。她们和任自强相处日久,也差不多摸清他的几分脾气。
别看平时和和气气,令人如沐春风,但在正事上那叫一个说一不二,可没有怜香惜玉的说法。
单说训练时,因为动作不规范,那个姑娘没挨过他打。现在想想那个针扎一般的刺痛,都忍不住打个激灵。
还有那不得不说的‘小黑屋’,姑娘们虽然没被处罚体验过,但那些调皮捣蛋聊黄腔被关进‘小黑屋’后再出来,一提‘关禁闭’就心有余悸的模样做不得假。说死了,她们即使再好奇也不想体验。
因此,两人惟有怏怏不乐的乖乖回去休息。
“小样儿!”刘柱子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在心下暗乐:“我治不了你们,难道强哥还治不了你们!”

好看的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天山放羊娃-一百五十三章:初步整訓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好看的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天山放羊娃-一百五十三章:初步整訓熱推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得知石虎身患花柳病可把任自强恶心的够呛,你想头前他对石虎又是搀扶又是拍的,说不定手上就沾上那该死的病菌。
前脚石虎出门,他再顾不上处理其他事,等不及就一个蹦子跑到梁汉生房间,也不解释,二话不说拿了几大瓶消毒酒精就走。
风风火火回到房间,忙对欲迎上来问询的刘思琪、大丫等人丢下一句:“先别靠近我,等会儿再说。”
说完一头扎进伙房,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然后把脱下来的衣服团成一团塞进灶台,点着火烧了。
接着跑到浴室拿过一个盆子,把三大瓶酒精全部倒进去,先好好洗洗手手,接着用毛巾沾上酒精开始从头到脚擦拭消毒。
“强哥,你在干嘛呢?怎么这么大酒味?我来帮你吧?”随后而来不明所以的刘思琪掩着鼻子三连问道。
其他人被浓浓的酒精味呛的只咳嗽。
“嗨!别提了,我在用酒精消毒,你们先别过来。”
“哦。”
“嘶!”擦到敏感部位,酒精蛰得那叫一个酸爽,任自强面容扭曲,捂住小弟差点跳蹦子。
一向从容不迫的他突兀变成这副模样,女人们心疼的眼泪花打转:
“强哥,没事吧?”
……..
“没事!你们别担心,我一会儿就好。”任自强强忍住针扎一般的刺痛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这会儿都要恨死那个石虎了,做梦也想不到如此近距离直面‘花柳病’。
得了花柳一般死不了人,但它太恶心人不是。虽有神奇内力傍身,基本寒暑不浸百病不生,但他也不敢放话说不怕这些‘脏病’的。
并且深感这个社会‘坑’太多,令人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和陌生人触碰了。
他暗暗打定主意,以后身上要常备消毒酒精,哪怕跟其他熟人握握手也要用酒精消毒。
好在酒精的刺激也就持续很短时间,痛过一会儿就好了。
自己用酒精洗过不算,给刘思琪、大丫等人讲明原因后,还让她们又向梁医生要了几瓶酒精,把房子里整个也擦拭了一遍才罢休。
完事后他把刘柱子、陈三、梁汉生等人召集起来,就卫生方面连下了几道命令:
一,要把好关,以后队伍每进一个人都要在梁医生处做全身体检,患有传染性疾病的人一律不要,避免出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二,由梁医生主导,制定出严格的个人、家庭以及环境卫生条例,促使大家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
由于民国的医疗卫生条件差,这么做也是为了预防和减少一些传染性疾病的发生。
同时,他深知小鬼子灭绝人性,在战争中无所不用其极。使用国际上明令禁止的各种毒气都是小开司,而且丧尽天良的使用各类传染性极强的细菌武器,人为制造‘瘟疫’。
防患于未然,这也是任自强能提前想到对付鬼子招数的办法之一。
三,给每个人建立血型档案,并把姓名、血型刻在牌子上随身佩戴,就像米国大兵脖子上挂的身份识别牌一样。
这样一来,万一在以后的战争中受伤需要输血时,就省却了验血并能及时输血。
想到输血,任自强想到临时采集不如用血库储备,如果遇到大批量需要输血的伤员恐怕临时采集就不够用了。
他随即吩咐梁汉生:“咱们医院建立时你别忘了建一个血库。”
不曾想梁汉生一头雾水:“老板,血库是干嘛滴?”
“作为医生血库你都不知道?”要不是亲眼目睹梁汉生的医术,任自强都怀疑他是滥竽充数的。毕竟在他认为,血库都是医院的标配。
“老板,我真不知道。”
看梁汉生神情不似作伪,任自强一拍脑门,暗道:“难不成当下世上医院还没有血库一说。”
不怪他孤陋寡闻,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近现代史都差不多交给老师,更何况近现代医学方面的知识。
其实,输血技术在当下已经很成熟,但血库由于存储的问题不好解决,一直发展缓慢。
一战中英国就建立过世上第一家血液仓库,1932年,苏联也在列宁格勒医院建立最早的血库机构。
作为当下最发达的米国,现今还没给医院配套建立血库,等成立到普及要到两年后了。
不过,任自强既然想到了血库,不管别人与木有,他都是要建的。在他简单认为,建个血库又没啥难度,无非就是增加个冷库而已。
于是,他吩咐梁汉生:“梁医生,我不管你找同行请教也好,还是找外援,总之在一年内你要把血库建好。”
“好吧,老板,我尽力而为。”梁汉生只能答应。
考虑的外面兵荒马乱,梁汉生外出安全没有保障,他吩咐刘柱子:“柱子,以后梁医生外出,你从我的亲卫队中挑出四位队员负责梁医生安保。你告诉他们,必须保证梁医生的安去。”
言外之意哪怕他们就是拼了自己的命不要,也不能让梁汉生少了一根汗毛,刘柱子对此自是心领神会。
在任自强不问过程只要结果的情况下,无意中竟然促使名不见经传的梁汉生成为华夏血库的‘奠基人’,这是后话。
要知道国内首家血库建立的时间都到抗战末期了,无形中抢了不少医学名家的风头。
解决完因‘花柳病’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后,继续回到俘虏甄别、转化方面。
有任自强示范在前,他当即交代刘柱子等人以后要摸索总结出一套对俘虏行之有效的甄别、转化方案。
当然,并不局限于谈心、拉家常、诉苦等手段,对那些顽固不化者,必要时也要给点颜色瞧瞧。
至于这次挖出两个董大疤瘌的‘死忠’,经过再次核实以后,没啥好说的,该杀还得杀。他不可能因为妇人之仁把他们留在队伍中成为不安定因素。
不过,在杀之前要给手下兄弟其他投降土匪讲明缘由,让他们明白这里不是藏污纳垢之地,不是咱们言而无信。
陈三闻听打趣道:“强哥,收编个俘虏还有这么多渠渠道道,可真够麻烦的!”
“没办法。”任自强点点头:“它本身就是个细致耐心的活儿,俗话说人心隔肚皮,你现在不了解清楚,工作不做到位,万一拉到咱们队伍中,他在背后打你黑枪怎么办?那死得多憋屈不是?”
“所以,既然以后和这些俘虏在一个锅里舀饭吃,大家要做到一视同仁,以诚相待。即使真正到了打起来的时候,你也能放心把后背交给他,遇到危险之时,说不定他还会帮你挡子弹。”
灯不拨不亮,理不辨不明,话说到这份上,事关自家性命,由不得众人不重视。
任自强深知人心是最复杂的,你永远也猜不透聚拢在你身边的人到底都在打什么小算盘。
或许当下的人比起后世的人单纯一点,需求低一点,解决了衣、食、住等基本需求,再给以适当的尊重,起码把他当个人看,就已经让他们感激涕零了。
再进一步,给对方一个完整的家,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做到极致了。
不过古语有云,欲壑难填,任自强还没盲目自信到虎躯一震,王霸之气爆棚,跟随者便纳头便拜,毫无二心,心悦诚服甘心卖命的地步。
他只不过做了他认为该做的,相较于其他队伍无非是待遇好点。毕竟一想到这帮人跟着他日后和鬼子抗争,很大可能会丢了小命。
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其可贵之处不必多言。何况他们大都既无信仰,又无为国为民的大义,更无和鬼子的家仇。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大都是懵懵懂懂之下被任自强以‘利’诱之拉上‘贼船’,踏上‘不归路’的。
他们图啥呢?有的只为了一口饱饭,有的为了江湖情义,有的盲目追随,等等不一而足。
可以说稀里糊涂就被任自强牵着鼻子走,提前和武装到牙齿的鬼子战斗,并为之丢了性命。他们死了能闭眼吗?能没有怨言吗?
“老大,鬼子的屠刀并没有架在咱们脖子上,咱们这么撩拨他好吗?你看,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好日子没过几天就把命丢了?”
说实话,真遇到这种情形,任自强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突兀间给他们讲鬼子亡我之心不死的大道理,以及他们死得其所是为国为民的英雄之举无异于黄花菜都凉了。
到那时估计很多人都会想:“老大,你太高看我们了,我们没那么高觉悟。我们之所以跟你干,是因为你给了我们盼头。如果你和鬼子有血海深仇,我们为了你去和鬼子拼命责无旁贷。至于为了其他‘高大上’的理由,那我们只能呵呵了。”
所以,一是由于鬼子还没全面侵华,二来身处当下这种社会环境,好多收拢人心的理念和举措既不能宣传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施行。
胳膊拗不过大腿,好多‘踩线’的事只能干不能说。
就像‘诉苦’都被他搞成删节版的,当今国府反动派的无能和腐朽暂时提都不能提,这明显有蛊惑他们造反之嫌。
抵御外敌本是大快人心的壮举,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还得掩藏目的,玩‘曲线救国’那一套。
只能拣实际且不能触碰当今国府底限的事来说,比如诉军阀混战带来民不聊生的苦,地主豪绅仗势欺人的苦,还有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苦。
只有通过如此这般同病相怜以及‘忆苦思甜’,才能初步达到建成一支摒弃陈见,聚拢人心,斗志昂扬,干劲十足的队伍。
至于其他的,由于时机未到,只能到那座山头唱那首歌。
想到这儿,任自强对众人说道:“谈心、诉苦这种方式,你们不但要用在甄别、转化俘虏方面,还要在现有的兄弟们之间开展这项活动,只有这样才能使大家伙儿真正劲往一处使,团结一心过好咱们的日子。”
“另外,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从保定城把你们带出来,这期间我对你们说了好多章程和规矩,但都是嘴上说说,还没落在白纸黑字上,有些我都忘了。”
“所以,这样是不行的。柱子,陈三,你俩都是最早跟我的,我说过什么你俩最清楚,还有罗峰,你识文断字。你们三个抽空把我说过的话总结总结,形成书面的章程,让每个人都清楚以后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回到刘家堡的当天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让任自强深深感到,带这种生瓜蛋子队伍太特码婆烦了!话多伤神,再加上被近距离接触‘花柳病’虚惊了一把,整个人心神俱疲。
就这还没完,踌躇满志的刘柱子陈三又迫不及待提出:“强哥,我们已经把要对付的土匪情况摸得差不多了,您看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和土匪开战?”
“开战?!”任自强头疼的看着两个好战分子,没好气道:“你俩着什么急,土匪又不会飞到天上去?先把我说得这些好好消化一下,都落实了再说。”
见老大兴致缺缺,刘柱子陈三再不敢造次:“是是,我们一定按强哥您说的办。”
“那我就拭目以待,下次我再发现你们还拿这些破事来烦我,我可是要打板子的?”任自强不无威胁了一句,说完摆摆手:“散会!”
生活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十全十美,有烦恼自然也有开心。当他回到房中,发现大丫二丫两姐妹和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相处的已是其乐融融,毫无隔膜,那点烦恼顿时飞到九霄云外。
不过,这好似是表象。到就寝时,先是大丫二丫藉口任自强已经连着陪了她们好几天,回来应该先陪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姐妹俩不由分说躲回房中。
而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仿佛商量好似的,变得尤其主动且更胜以往的热情,令任自强惊喜莫名:“你们这是开窍啦吗?”
刘思琪趁兴提出:“强哥,我们想玉淑、陈兰、王妮了,也想去看看新家,明天你送我们上山行吗?”
“是啊,强哥,我们好想去看看你给我们建的新家。”吴美兰和李雪梅也撒娇道:“大头、小翠都学会发报了,我们走了也不耽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