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 楚河漢界-第601章 一併收拾熱推

Home / 其他小說 /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 楚河漢界-第601章 一併收拾熱推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众人闻言,脸色也都阴沉无比,他们很多都是朝中大臣,平时敢和炎帝打擂台的,但现在……却都不敢轻举妄动。
梁休刚从尸山血海中杀出,现在还满身是血,满脸杀气,谁敢在这个时候试?
命……只有一条。
就连刚才叫嚣的孟得,脸色数变之后,这时候也乖乖地退了回去,抱手不语。
陈士杰从梁休的话中,听出了他的决绝,沉吟了一下,便拱了拱手道:“太子殿下直说吧!想要我们怎么做?”
“早这么爽快不久行了!”
梁休扭头,嘴角微微一挑,竖起了两根手指头。
“两点……
“第一,诸位回去之后,不要伤及无辜,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杀人的,但是现在不许了,我已经让南山学子动起来了。
“百姓打来,你们别还手,配合南山学子,疏散百姓就行了。”
一听这话,众人的脸色都难看下来,这不逼着我们向那一群泥腿子低头吗?开什么玩笑?这些年,他们可都是全靠我们,才能活命的。
而且,刚才陈士杰也说了!可以尽量合理地杀人。你太子什么意思啊?上来就让我们不准还手?等着挨打呢?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601章 一併收拾熱推
陈士杰也皱着眉头,没有立即表态。
“出来混!是要还的。”
梁休盯着众人,指尖轻轻敲着椅子边缘,道:“做错了要认,挨打要立正。这些年,你们把人家榨成了皮包骨,连人家辛苦养大的女儿都不放过,还不准人家发泄一下啊!
“老陈,你是左相,这方面的协调,你最有经验,你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陈士杰嘴角微抽,我敢说是吗?说了第一个就得成叛徒!但想了想,他也觉得这件事,其实对世家权贵,有益无害啊!
太子真有本事把这些刁民劝住,保住世家权贵的财产,可是天大的好事!
“好!这一点,我们答应!”
陈士杰点头同意,其他人虽然有些愤懑,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梁休笑了笑,继续道:“第二,有个哑巴亏,你们得吃。就是这些权贵子弟,你们保不住……”
话没说完,大厅里顿时炸了。
“什么?这不可能!”
“做梦!第一就已经够勉强了,这第二件事,纯属做梦!”
“绝对不行!谁敢动老子的儿子,老子就和他拼命。”
“太子,你别欺人太甚!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
众人大怒,义愤填膺。
一个个目光冷冽地盯着梁休,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剐了。
梁休下意识地偏过头,抬手掏了掏耳朵,双眼微眯地看向陈士杰,却见陈士杰脸色铁青,攥紧拳头道:“这事……没可能!”
他们已经制定了计划,计划也已经开始实行了,花费的代价不可谓不大,现在不仅让他们收手,还要让自家后辈去死!怎么可能?
“呵呵……”
梁休抿了抿唇,声音倏地拔高:“都给我闭嘴。”
大厅里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梁休看着众人,轻笑道:“本太子刚才说过了,你们没有选择,真以为,本太子是在给你们商量吗?
“丢车保帅懂不懂?你们都要灭了,救一群本就该死的家伙做什么?和他们一起陪葬啊!
“既然你们不想做,那没关系啊!梁国公府后院,挖出了一百五十多具尸骨,本太子也很想看看!你们家的后院,能不能再挖出点什么?
“谁敢说谁家后院很干净!没有做过这些肮脏事!站出来。”
梁休指着面前的地面,众人一个个愤怒得脸色涨红,有也没什么人敢站出来,家族上百年的传承,哪家没一点见不得光的事?谁家禁得住查的?
陈士杰的脸色凛冽,眼中也是怒意翻腾,目光死死地盯着梁休,一字一顿道:“太子殿下,这是威胁我等!是吗?”
“威胁吗?嗯!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但是……哎,老陈,你站到前面来,老是让我偏头和你说话,头疼。”
陈士杰走到前面,目光依旧凌厉,梁休却毫不在意,也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你可以认为是威胁,但本太子是给你澄明厉害。
“首先!百姓现在怒了,要朝廷给一个真相!
“那这个真相,朝廷必须得给,必须杀几个来平定民心。
“毕竟民心你们可以不在意,但本太子在意,朝廷在意,陛下在意……那么这些做了伤天害理的家伙,就跑不过!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 愛下-第601章 一併收拾推薦
“当然,除非现在你们造反,你们有钱,也许可以撒豆成兵,不过我觉得你们恐怕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了!
“京都百姓你们用不了!京都城外的百姓……嗯,现在你们的人,应该出不了城了。”
众人闻言,顿时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梁休给生吞活剥了!梁休却盯着他们,毫不在意道:“当然,你们已经有了准备!嗯,京都大萧条,我猜你们接下来会这么做的!企图用这种方式,来逼迫朝廷就范。
“但是……没用。”
梁休竖起一根手指,轻微地晃了晃:“就拿食盐来说,这两天京都缺盐的消息,已经在京都开始传开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们!这个计划不会得逞,因为我已经做了相应的补救措施!你们将食盐买光了!我的食盐也会像平价粮一样入场。
“所以,随便你们怎么玩,我都奉陪!哪怕是你们现在家家户户传承千年的产业,我真想要动手,一年半载就能扶植比你们更厉害的产业。
“这一点,你们很快就会见到!”
他看着众人,脸色渐渐冷冽下来,连声音,都没有了一点温度:“最重要的,是第二点……现在,城外的有两支军队,六万人,已经开始进场了。
“靖边军,龙武卫两营的统领,刚刚换上去的!这两名将领……和你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吧!
“老陈啊!他们虽然名义上是奉旨平叛,但圣旨、兵符都是假的!待到进城之后,杀戮开始……这笔账,会算在谁的头上?
“你们……这是在谋反!谋反,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人家算计的不仅是我,也打算把你们一并收拾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596章 暗器相伴

Home / 其他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596章 暗器相伴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太子不会武功。
这几乎是整个京都权贵、豪族都知道的常识,毕竟梁休穿越过来之前,前身可是贤明在外的太子,只知道每天躲在书房做学问,哪里懂得舞刀弄剑。
所以哪怕被梁休忽然暴起抓住了手腕,蒙面男子也没有一点担心,听到他大叫这吸心大法时,嘴角还不由得冷笑起来?
“哈哈……吸心大法?那是什么,没听过啊!”
他抬起手,手中的剑就向着梁休的脖子刺下。
然而。
黑衣男子的剑刚动,梁休就迅速运转掌心中的珠子,黑衣男子正运行的真气瞬间就岔气了,只感觉体内的阵青,竟然潮水一般向着被梁休吸收。
黑衣男子顿时脸色大变,怎么可能?太子居然会武功?他怎么可能会武功?而且还是吸收别人真气的功夫!
这让黑衣男子震撼无比,要知道,每个人所练的真气,是不一样的,有的霸道、有的阴柔……不同的真气,自然是不可能融合的,强行融合,必然会爆体而亡。
这小太子是疯了吗?
“你……噜噜噜噜……”
黑衣男子的剑直接僵在半空,话刚出口,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般,全身颤抖,五官扭曲,连头发都寸寸竖了起来……
“我什么?这就叫做吸心大法!就问你怕不怕。”
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出破绽,梁休供着身体躲在黑衣男子魁梧的身前,嘴角嘲讽地看着他,同时,心里面震惊不已。
之前被吸收真气的那些人,势力都不过五六品,真气班杂不堪,还需要经过珠子的提纯,才能吸收为己用。
但这黑衣蒙面男子,是堂堂的八品巅峰高手,真气很纯,就这么几下,梁休觉得都堪比之前吸收那么多人的总和了。
真把这家伙的真气全部吸收完,估计能直接进入六品。
不过,拳脚功夫还得加以练习,不然空有一身真气,也是花架子,多大作用!
渐渐的,黑衣男子眼中的震撼,渐渐地化为了恐惧。
他运转真气,想要全力挣脱梁休的控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了丝毫,连挥剑的力气都没有。
见到这一暮,那些江湖高手立即袭杀过来,只是这时李凤生已经摆脱了杀手的拦截,浑身是血地将杀向梁休的杀手,全部给拦截下来。
“二弟,怎么样?我给你的暗器好用不?”
李凤生也大笑,这一幕其实就是他和梁休商议好的,要不是梁休保证有绝对的把握,他也不会让梁休涉险。
现在得手了,自然不能被人打断,不能很容易走火入魔。
因此便拼尽全力突出重围,拦住了那七八个杀向梁休的杀手,但也受伤了,胸挨了一刀,背上挨了两刀,好在并不严重,只是皮外伤。
“好用,太好用了!”
梁休知道李凤生这是为自己打掩护,不然他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杀了一个八品巅峰的高手,这太可怕,那以后的敌人,肯定会更加的难以对付。
虽然李凤生所用的借口有些牵强,但现在梁休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了,笑道:“这棉里针,还真是厉害,可真是对付绝世高手的宝贝!”
一众杀手闻言,顿时厮杀得更猛了,企图把黑衣男子救出来,而黑衣男子却瞪大了双眼,气得头上都冒气了。
睁眼说什么瞎话呢?啊?什么棉里针?这明明就是你一门能吸收功法的邪门功夫。
他张着嘴,想要提醒一众杀手,但出口的声音却是“噜噜”的乱叫。
虽然杀手的损失并不严重,而梁休这一首擒贼先擒王,还是让一众杀手的指挥失去了平衡,导致战场发生了片刻的动乱。
但也只是片刻而已,这些都是江湖杀手,并不是隶属于什么势力,失去黑衣男子的指挥,就变成了各自为战。
也正因为如此,让左骁卫、百姓这边有了喘口气的机会,攻击依旧在继续,只是剩余的左骁卫将士,在蒙培虎的带领下收拢兵力,和李凤生、刘安背靠背作战,而因为之前黑衣男子下令活捉百姓,导致杀手一时犹豫不决,百姓那边也顺利地和梁休这边回合,而这时,他们一些人的手中,已经有了兵器……
如此一来,整个战场就陷入了白热化,但奈何杀手太多了,人数近乎是他们的两倍,短暂的紊乱后,厮杀就变得更加的惨烈,整条街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不久之后。
哐当——
一声脆响传来。
梁休收了手,黑衣男子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他软绵绵地向地上倒去,脸色苍白,双眸无神,发丝凌乱,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原本魁梧的身躯,也都瘦了一大圈。
“哦……多谢……”
梁休双手打了半圈收在胸前,冲着黑衣男子点了点头。他这是脸上的黑布已经掉下来了,是个四十出头、带着胡茬的中年男子。
听到这句话,原本双眸失神的黑衣男子猛地抬起头来,气得脸色扭曲,怒道:“你……你……”
梁休捡起长刀,低头问道:“我什么?你想说什么?”
黑衣男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用尽全力将话吼了出来:“小心,太子会……”
嗤!
长刀入体的声音响起。
梁休手中的长刀,已经从黑衣男子的前胸入黑背出,他舔舔嘴唇轻笑道:“哦!我听到了,你想死……嗯,成全你了!不用谢。”
黑衣男子瞳孔瞪大,抬起手来,想要伸手去抓梁休,但手还没落到梁休的肩上,就一口鲜血喷出,一头栽倒在地上不动了。
“教你个乖!”
梁休站了起来,拔出长刀,将刀上的血迹,在黑衣男子的身上擦干净,低头看他:“怎么说来着?有点紧张忘了……哦,想起来了!叫反派死于话多。”
话落,梁休扛着大刀,就向着李凤生这边的战场走去。
就在这时,原本本该咽气了的黑衣男子,忽然转过身对着梁休,抬手在胸口一拍,咻的一声,隐藏在胸口的暗器,就向着梁休发射出去。
“小心后面!暗器。”
和尚的怒喝声从后面传来。
梁休闻言,身体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然而,前方却是蒙培虎,他躲开了,蒙培虎现在满身是伤,不可能躲开。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笔趣-第581章 譽王又惹禍了展示

Home / 其他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笔趣-第581章 譽王又惹禍了展示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既然誉王都这么说了,梁休觉得就算是圈套,他也得接着了,实在是没有时间去和誉王纠缠,还是早点打发他去禹州早安心。
绕过誉王,梁休就向着后面的两辆马车走去,在马车前停下脚步,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揭开车帘,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害怕誉王送的礼物,万一里面再忽然蹦出一个刺客来怎么办?
虽说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不是没有,毕竟对誉王来谁,自己可是把他害得这么惨的罪魁祸首,但看到不远处的和尚不为所动,梁休还是放心了,真有刺客,和尚早就动手了。
车帘掀开,梁休才发现,里面堆满了整整齐齐的档案和卷宗,这就是礼物?
他有些错愕地看向誉王,问道:“皇兄,这是什么?”
誉王走上前来,抬手拍拍满车的档案,嘴角笑笑有些嘲讽道:“这些啊!都是罪证!都是背叛了本王的那些官员,这些年的犯罪证据……”
听到这话,梁休瞬间就懂了誉王的心思,整个人仿佛遭到了雷劈一般,瞬间就僵在当场,就说没安好心吧!你妹的!这是要拿老子架在烧烤架上烤啊!
“怎么样?太子殿下?可对本王精心准备的礼物满意啊?”
誉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能者多劳嘛!你看这么大的案子你都能解决,那解决这些贪官污吏应该也不难嘛!”
梁休根本就没有听到誉王再说什么,脑袋陷入了短暂的空白,才从当机中缓缓重新启动、运转。
他缓缓扭头看向誉王,见到誉王嘴角的笑容,整个人的目光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一直盯着他看了许久才缓缓地竖起了大拇指:“牛!你够狠!”
这些人,以前可都是誉王的左膀右臂,当时察觉出了问题后,他竟然第一时间选择的不是放弃,而是报复……
而报复的时机,选得非常好!可以这一招,是实打实地打在了梁休的七寸上。
本来处理这些权贵子弟,已经冒着天大的风险,现在再动这些官员,尼妈,那京都就不是波涛汹涌,而是翻天覆地了。
虽说背后有炎帝撑腰,如果炎帝不点头,这些官员可能暂时无碍,但誉王这时候敢送这些东西来,就证明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明日有可能这些罪证就出现在街头,然后闹得满城风雨,这和他大案快办的想法,出入太大了。
如果到时候权贵子弟的案子在流出去……后果梁休不敢再想下去
这家伙,现在居然学聪明了,不出招则以,一出就是大招,这让梁休不由得怀疑,放任这家伙去禹州,是不是自己给自己竖立一个大敌人啊!
他想着……要不要先除之而后快。
“男子汉大丈夫!不对自己狠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脑袋可能就没了。”
誉王抬手,摘掉梁休肩膀上的雪花,雪花落在他的指尖,便渐渐的融化下去,冰冷的凉意顺着指尖,透进心底。
他依旧笑着,看着梁休道:“明日!会有受害人开始不断地去衙门击鼓鸣冤,太子殿下,你……会怎么做呢?
“是会为了大局,维护朝廷平衡!还是为了百姓,伸张正义呢?
“要是为了大局,那你好不容易聚集的民心,可就散了,为民立法,为京都立法就是一个笑话!
“要是伸张正义,朝堂会被端掉小半锅,而他们各种利益错综复杂,你是否有能力,扛住他们的反噬呢?
“本王……还真是有些期待。”
梁休看着这张笑脸,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要一拳砸过去,太特妈讨厌了!但他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愤怒解决不了问题。
“礼物……本太子照单全收了!”
梁休看着誉王,一字一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本太子也很清楚,不就是觉得自己受到背叛,受到不公,想要借本太子的手来发泄吗?
“幼稚!但是!又不得不说,这一次你还真得逞了,的确把本太子推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梁休上前两步,直视着誉王,嘴角微挑道:“但你还是忽略了一点!本太子所做的一切,背后站着的!都是父皇。
“这个难题你给了我!同样也给了父皇!也就是说,你为难的不是我,而是父皇。”
誉王脸上的笑容僵住,嘴角微微抽搐,想到炎帝,眼底还微不可查地闪过一丝的畏惧,明显炎帝给他造成的心里阴影,还是非常大的!
熱門都市言情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581章 譽王又惹禍了看書
梁休抬手,指尖点着他的胸口道:“青云观刺杀!你把皇族的争斗,赤露露地搬到了明面上。这一次立法,你又把朝堂的争斗,赤露露血淋淋地在世人的眼前揭开!
“你说……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骂你愚蠢?”
燕王怔住。
他还真没想过这些问题,他想到的,只是把报复,让这些官员复出惨重的代价,让太子难受,燕王断掉手脚痛不欲生。
但他从未想过事情会这么严重啊!如果真想梁休所说,那打破朝堂平衡的不是梁休,而是誉王。
想到这些,誉王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之前刺杀梁休没有成功,炎帝就已经动了杀意,要是知道现在又是他跳出来掺和一脚,那脑袋会不会不保?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581章 譽王又惹禍了閲讀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第581章 譽王又惹禍了相伴
“哎……”
梁休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誉王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皇兄保重!这礼物太贵重了,但本太子……还是照单全收了。”
说完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两个左骁卫的士兵走上前,也将两辆马车拉走,只留下誉王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说实话誉王整个人现在都是懵的!他亲自过来,就是想要看到梁休惊慌失措的脸,但怎么也没想到,现在惊慌失措的居然是自己。
这时,梁休已经抱着双手走出很远,眉头依旧紧锁着,刚才说的话其实大多都是吓唬誉王的,因为誉王离开后,朝堂肯定就会面临着一次大洗牌,也就是说不管有没有这些罪证,朝堂都不会平静。
甚至可以说……誉王此举虽然惊险,但极有可能!就是炎帝一直寻求的时机。

超棒的都市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 起點-第557章 抓人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超棒的都市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 起點-第557章 抓人閲讀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赤练闻言,眉心不由微挑。
以前在幽灵殿的时候,她半夜睡觉,都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暗处飞来的暗箭夺走性命。
但在东宫的这段时间,虽然看上去东宫的防御有些形同虚设,但她却睡得格外踏实,睡得非常安稳。
所以现在梁休一个“家”字,就莫名地触动了她的心弦。
是啊!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融入了这个集体,只是自己没有承认而已。
背叛吗?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吧!但看到梁休嘚瑟的样子,赤练还是冷哼一声,道:“我会的!肯定。”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喂,还有一件事!你能不能从地牢里搬出来?给你准备的房间不住,一直住地牢干嘛?”
梁休看着赤练有些无语,这个女人自从投靠过来,青玉就给她准备了上好的房间,但是她就是不住,还是住在昏暗的地牢里。
而且,不管军营的训练有多晚!她都会赶回来,然后一头扎进地牢睡到自然醒……
如果不是青玉说,梁休还一直以为这个女人,一直在军营搞训练呢,没想到每晚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我喜欢!要你管?”
赤练冷冰冰地丢下一句,头也没回地走了。
梁休摸了摸鼻一阵无语,还挺傲娇,不过他算是看出来了,以前这个女人一直活在伪装之中,至少现在,已经开始活得自我了。
想到之前赤练对自己的各种诱惑,在联想到如今的冷言以对,梁休就冷冷地打了一个哆嗦。
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
……
另一边,宋缺、司徒昭南等人也都亲率捕快,在左骁卫的配合下开始行动起来,按照查到的线索,分兵开始抓捕和羁押各大权贵子弟。
赵国公府。
年过五旬、留着长须的赵国公,见到宋缺带着一众捕快士兵进了府,当即脸色阴沉,冲着宋缺怒斥道:“你是何人?竟敢带兵私闯国公府,想要造反吗?”
宋缺挥了挥手,手下捕快和左骁卫士兵立即鱼贯而入,开始搜捕赵国公府的小公爷赵启。
他拱拱手道:“京兆府府尹宋缺见过公爷,京兆府有个案子,需要小公爷过堂问询,还请公爷行个方便!”
这是过堂问询?这明显就是当犯人抓捕!
而且肯定还是大事,不然,一个小小的京兆府尹,还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闯他的国公府。
赵国公也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真要宋缺把人带走了,根本就经不住查,他脸色冷冽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宋缺笑了笑道:“那下官就只能得罪了!”
赵国公大怒:“宋缺,你放肆——”
宋缺嘴角戏谑,道:“放肆的,是你儿子。此案陛下下旨,太子亲审,怎么?国公爷想要抗旨吗?”
赵国公怔住。
太子亲审?太子查的不是梁国公府的纵火案吗?一起纵火案,查到他赵国公府干嘛?
赵国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宋缺把人带走,他三两步进了大堂,再回来时,手中已经举着丹书铁券,道:“太祖皇帝亲赐的丹书铁券在此,谁敢动?”
宋缺以及看守院中的一众捕快和士兵齐齐跪了下来,道:“恭迎太祖皇帝!”
赵国公冷哼一声,冲着宋缺道:“带着你的人,滚出国公府!”
“呵呵!国公爷,有丹书铁券的,不仅你一家,梁国公府不也有吗?卿恕九死,子孙三死……”
宋缺站了起来,拂拂衣袖道:“但现在,梁国公府的小公爷,已经是阶下囚!公爷有这时间,不如进宫面见陛下求求情吧!”
话音刚落,这时后院就传来了一阵骂骂咧咧的怒喝声,六七个捕快押着一个衣冠不整的少年,从院门口走了出来。
“你们特妈是谁啊?敢抓老子!瞎了你们的狗眼了?老子可是赵小国公。”
赵启抬头看着宋缺,脸色狰狞。
“小公爷好大的威风啊!不过不知道到了牢房中,小公爷还威风不威风得起来!带走……”
宋缺一挥手,捕快就押着赵启往外走,这时赵启才终于害怕了,尖叫道:“爹,救我,快救我啊……”
赵国公闻言脸色铁青,却没有再说一句话,连丹书铁券都没有用,就说明宋缺接到的是死命令!
这蠢货,到底做了什么?让炎帝愤怒至此?
直到左骁卫的士兵也退走了,后院才有着好几个妇人哭哭啼啼地跑出来,赵国公见状更是心烦不已,只冲着管家道:“备车,我要进宫……”
与此同时。
祈王府,同样上演着剑拔弩张的一幕。
祈王毕竟是皇亲国戚,当朝亲王,有五百府兵。这时,五百府兵刀已出鞘,箭已上弦,正和司徒昭南带领的捕快和左骁卫士兵对峙。
而在最前方,祈老王爷更是撸着袖子、拎着长剑,目光冷冽地盯着司徒昭南道:“小娃娃,本王不管你是什么大卿还是小卿,敢闯我王府,就是死罪,更别说想要从我府上抓人了。”
司徒昭南上前一步,道:“王爷,你这又是何必呢?”
“少废话,赶紧带着你的人滚!”
老祈王也是个暴脾气,冲着司徒昭南怒斥道:“本王好歹也是皇族,皇族这些年和世家大族水火不容,本王虽然好利,但还知道自己姓梁,岂能和那些腌臜之物同流合污。”
司徒昭南无奈道:“可是王爷,有相关的人证可以证明,小王爷的确参与了梁山的集会。因此,我们必须带他回去调查!
“这是陛下下旨、太子亲查的案子,王爷想要抗旨吗?
“王爷有什么疑惑,可以去找陛下询问清楚,下官也只是奉旨办事!
“如果真如王爷所说,小王爷是冤枉的,那太子殿下,自然会还小王爷一个公道。”
在老祈王面前,司徒昭南可不敢像宋缺在赵国公府一样硬气,他要敢硬气,这老家伙就敢开火交战。
所以,司徒昭南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尽量去说服他。
同时按梁休所说的一样,把锅往炎帝身上甩,让这些老家伙去和炎帝扯皮,给梁休争取准备的时间。
“下官说到这份上了,要是王爷还是不答应,那下官也只能强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