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

Home / 遊戲小說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亚戈感受到了一股惊人的寒意。
并不是寒冷的气息传来,而是热量的流失。
强大的吸引力,仿佛漩涡一般,将所有事物吞噬的漩涡。
无论是声音、视觉,还是其他的任何感知,都一同吞噬的漩涡。
亚戈勉力维持着,让自己不被扯入那个漩涡。
在各种各样的事物不断被扯入那个漩涡的时候,亚戈的一部分感知,也被扯入了其中,在那股阴影般虚幻朦胧的感知彻底断开前,传回了这样一副短暂的图景。
尸骸,废物——
各种各样的事物堆砌在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渊之中,在某种可怖的力量的挤压下,互相影响着。
仿佛一个正在发生各种反应的熔炉,在隐约的哭嚎和痛呼声中,灼热的高温充斥了的感知。
在他的这一丝感知也被扯入其中,被那高温高压的恐怖熔炉熔蚀之时,亚戈看到了一个身影。
龙?
漆黑的、晦暗的、仿佛一切光亮和温度都被吸收的黑影。
但也正因如此,周围的环境,显得异常地亮,形成了一片诡异的剪影。
在那熔融的高温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若隐若现,仿佛俯视生灵的神明。
接下来的情景,亚戈看不见了。
他的感知,被扯断了,被强大的吸引力扯断了,又或者被那诡怖的熔炉熔断了。
不过,很快,这股情景消失。
当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那几个突然冒出来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不见的。
亚戈的视野中,那“漩涡”所在的位置,一个黑袍人站定在原地。
和其他人一样的黑袍,与其他人的区别的话…..
在他的胸前,有一块黑色的,球体般的纯黑色吊坠。
相较于其他人,或许,他的外表才是最特殊的。
其他人的身上,都有作为区别的饰物,只有他没有。
不…..
亚戈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长袍。
自己的长袍。
不过,这时,那几人中,那位刚才发出两个声音的黑袍人,再次出声道:
“这边,有镜世界的碎片入口。”
随着那有些怯懦感的男声响起,众人都移动了过去,亚戈也跟了过去。
在几人的眼前,一块给亚戈奇异感触的晶体碎片,微微散发着光芒。
亚戈没有发现,这些人也没有什么交流,只是简单地互相对视了几眼、点头之后,一众黑袍人都伸手触碰了那块晶体碎片,陆续消失在亚戈的眼中。
只有亚戈,还有那兜帽上缀着火焰般的羽毛的黑袍人,还站在他身边没走。
亚戈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准备跟着接触那块晶体碎片。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畔,突然传来声音:
“‘噩梦’?你……迷失了?”
一句亚戈没有能够立刻理解的话语,让亚戈动作微微一滞。
抱着紧张感,他看向了对方,看向了这位黑袍人。
对方也站定在原地,看着他,非常突兀地掀开了兜帽,那原本在兜帽遮罩下无法直接感知到的面容显露在他视线内。
一位女性。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讀書
精华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笔趣-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讀書
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女,但是,她的双耳比起正常的人类要长一些,仿佛前世各类奇幻作品中的“精灵”。
只不过,对方的双眼,弥漫着一股让亚戈感到极为不安的晦暗色泽。
仿佛火焰,又像是什么别的流体。
对方开口道:
“我都说过了,巫师就算以自己为容易封存神灵的力量,使用时间的法术也得小心翼翼,更何况你们这群后裔?”
对方的话语,结合这个形象,让亚戈心中一惊。
只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这位双眼中弥漫着让亚戈不安的力量的少女,就继续道:
“有线索吗?迷失在哪条支流里?”
这几句询问,亚戈也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视角”。
对方觉得他是“时间”中“迷失”了。
“到底有没有线索?”
“没有线索我也找不到你的位置。”
对方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应该称之为不耐烦的神色。
这样细微的表情变化,亚戈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
仿佛对方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他毁灭。
这种感觉,他有些熟悉。
是谁?
循着这股感觉,亚戈心中冒出了一个身影:
“阿蒂莱?”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九百三十五章 迷失?讀書
是的,这股力量的感觉,就像是阿蒂莱给他的感觉。
是“流浪者”、又或者说“流亡者”途径的力量。
“我不知道。”亚戈没有选择撒谎,对方很明显已经看出了他的“不对劲”,无论是死硬地“表演”“噩梦”,说自己没有问题,还是“坦诚”,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最好的选择,或许就是装傻。
无奈中,亚戈选择了这个选项。
但是,就在他开口那一刻,他看见,对方的双眼中,那隐约萦绕着毁灭性力量的双眼,微微一僵,然后,眯了起来:
“你去了哪里?”
“为什么你的起源消失了?”
纵使亚戈无法立刻理解对方的话语,但是,这种态度的变化,他一清二楚。
他看见了对方脸上,那股惊疑不定的脸色变化:
“不可能,不可能的…..”
亚戈并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但是,他能看出,对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而后,他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些巫师到底做了什么?”
随着这句话冒出,周围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毁。
但也正是这一刻,她的表情变得愕然。
她的视线,扫向了崩裂的地面,口中喃喃自语起来:
“巫师真的消失了?”
“那群白袍与深渊里的那群东西合作,真的是为了消灭巫师?”
“该死。”
她咬牙切齿地将兜帽扯上,而在兜帽的阴影覆盖脸颊的刹那,亚戈的感知也无法捕捉到对方的面孔。
但是,她那急切的表情,亚戈不可能,也做不到无视。
以及….
“带我去梦境之巢。”
戴上了兜帽,重新恢复那火焰般的羽毛在耳畔飘摇的黑袍人形象后,对方第一句就要求了亚戈这件事。
然而,亚戈并不知道哪里是梦境之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更不知道如何把人带去梦境之巢。
但是,他一动不动的“回应”,对方似乎也立刻理解到了:
“去不了?”
站定在原地,这位黑袍人似乎才意识到什么,突然一句:
“你,不认识我?”
这句话,让亚戈心中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