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我是半妖 愛下-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千變萬化熱推

Home / 仙俠小說 / 都市小说 我是半妖 愛下-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千變萬化熱推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我是半妖
应穷怒厉声吼道:“陵天苏!你这个不孝不忠之徒!北族灭你全族,我为你扫清余孽,你竟如此是非不分,葬送无辜大军!”
陵天苏低首睨视着他,轻轻一笑:“战场之上,只分生死敌杀,既然已奔赴战场,那么就没有一人是所谓的无辜,这般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小牛孩儿,还是回家喷水玩去吧。”
“至于我忠孝于否……”冰蓝色的眼瞳掠掠扫过北疆雪域,他冷笑道:“与你何干!”
“陵天苏!你这般色令智昏,就不怕你的子族骂你千秋万代吗?!”
“这不是你在此捡漏的理由。”
在他冰冷目光的注视下,应穷怒浑身僵硬,即便相隔极目之遥,可是在被陵天苏淡淡一个视线扫中之下,空间之中瞬间拧股起了可怕的囚牢之力,他的身体宛若被无数利刃长枪贯穿,锁于大地。
连一根手指头都抬动不起。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替本少主杀了他!”
应穷怒身后的十名夔牛族长老,早已见识到了埋于雪地间的那十八道旗帜。
光是那十八妖军团内,通元境的高手便已藏二十五。
在短短一个时辰里,让偌大的十八军团以及那二十五名通元境的大妖陨命,这至少得有长幽初境的修为。
他们十个,还不够人家一只手玩的。
谁敢上?
十人就仿佛约定好了一般,脚下同时震出一道巨大的深坑,正欲往返而逃。
至于他们的少主大人……
呵,如今整个夔牛族怕是都得沦陷于此境之中,自此灭绝,氏族都不复存在了,这少主尊位也形同虚设。
再者说,若非他一手操持出的这场战争,夔牛一族尚且还能够安于一隅,平安繁衍昌盛。
哪里还有心思去救他!
十道齐刷刷的身影刚遁隐于原地,自他们身后,却是同时无声地出现了十道如深海般渊沉的旋涡。
他们感应不到这旋涡之中所藏的力量,但知晓这怪异的现象因谁而来,冷汗瞬间打湿了背心,不敢有丝毫轻视之意。
他们不似狂怒无能的少主大人,一人即刻放低姿态,软声软语道:“陵少主请息怒,今日不请自来,是我等过失大罪,还望陵少主高抬贵手,我们兄弟十人愿奉上灵魂契约,终身为陵少主效命!”
陵天苏身影一步未动,立于九天之上,慵懒闲适地抱胸低看着他们,目光却是泛起一片冷笑的意味,在如此严肃的战场之上,他语态甚是懒散:“方才,看你们几个人的意思,是想听他的话,一起欺负我家子忧?”
十人心中同时大骂应穷怒,连连矢口否认。
“我等绝无此意!”
“不敢,不敢!”
“少主夫人天潢贵胄,我等岂敢擅起弑戮之心!”
陵天苏冷笑一声:“敢不敢,嘴上说了不算,心里想的才算。”
话音落定,那十道旋涡卷起吸龙之势,在那十人惊恐失色的表情下,纷纷卷入其中,爆成一团团恐怖的能量。
通元之境,肉身早已超出五行凡境。
一通绞杀之下,就连空间也无法承受十名通元境同时爆体而亡的威力。
距离那十名夔牛长老极近的应穷怒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爆风袭中,炸得灰飞烟灭。
应穷怒死后,接下来的零散队伍群龙无首,甚至无需陵天苏与牧子忧出手,就如同收割野菜一般,被雪谷之中的北族战士们疯涌而上,肆意屠杀。
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味,久久挥之不去。
陵天苏降落在牧子忧身边,朝她伸出一只手来,道:“回去吧?”
牧子忧静静地看了他一眼,唇边绽开一缕微笑,将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手掌里,却是问道:“今日天苏的戾气可真重。”
雪谷风寒,佳人手掌微凉。
陵天苏用双手捧着她的手,呵了一口热气,微笑道:“子忧也不见得比我温柔多少啊。”
虽说如今以她的修为,早已不畏雪寒严霜,但小狐狸十分喜欢他随意之间那种平淡自然的呵护。
她上前两步,将另一只手往他腰间衣带里藏,轻笑道:“今日外氏妖族发动的战争,你怎么看?”
听了这话,陵天苏眸色微微闪烁了一下,瞳仁一角依稀倒映出黑水海域的轮廓,他笑了笑,道:“看似此时开战,于夔牛一族最为有利,可即便如此,他们战争发动得未免过于仓促了些,子忧你尚未离开北疆,而北族的底蕴对于外族而言,仍旧是一个未知之数,说实话,在我灭杀那十八支队伍的时候,真的只能用不堪一击来形容了。”
牧子忧道:“夔牛一族虽为古老的战妖,但族内从来不缺乏占卜术师,毫无悬念的一场战争,稍懂术法的术士师都能够占卜出一二卦象来,可是他们还是来了。”
她扬起头,道:“天苏说说,究竟是什么原因,催使他们这般急于战事的。”
陵天苏轻呵一声,道:“这就要看一看,战争能带来什么,而带来的这个结果,又是什么东西最为需要的。”
牧子忧沉思了片刻,道:“战争结束,除了尸骸遍野,血流长荒,并不能带来什么。”
陵天苏扬眉不语。
她笑了笑,道:“但是有东西,就是想要这遍野的尸骸,与流不尽的鲜血,对吗?”
陵天苏正欲答话,远方忽然传来一个柔美动听的声音:“天苏。”
二人齐齐望去。
是牧雅诗。
她身后跟着牧菁雪,狐族少女远远走来时,目光就犹如蚂蟥一般死死咬在了牧子忧悄悄放在他腰里头藏着的那只手上。
眼底怨毒之色,转瞬即逝。
可是陵天苏瞧得万般真切,他眸色深了一瞬,抬首之间眼底的晦暗之色说收就收,瞬息晴空万里,湛蓝清澈,朝着牧雅诗温颜一笑,诚然一副乖巧小辈的老实模样:“见过牧婶婶。”
末了,还不忘朝着那名妖族少女十分隐晦地抖了一个媚眼,惹得牧菁雪刺向他家那只小狐狸怨毒的目光顿时一扫而空,两颊泛起红色,害羞带怯地垂下了脑袋去,只觉得在牧子忧与母亲面前,这般被他调戏,好生刺激背德。
见她低下脑袋,那烦人的目光终于从牧子忧身上收了回去。
陵天苏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嗯,舒服了。
他宝贝得不行的小狐狸,是拿出来给旁人这样凶瞪的吗?
陵天苏这一系列的变化动作,牧子忧尽收眼底。
此刻她心中只有三个字。
坏狐狸……
鲜血融于覆雪的大地,很快凝结成珊瑚红般的冰晶。
牧雅诗踏着瑰丽的山谷大地,袍服轻摆,徐徐而来,那双柔美的眸子深深凝视着陵天苏,笑道:“我真的很意外,天苏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出面护我北族。”
陵天苏摇首笑笑:“子忧说,他们很吵。”
对于这个回答,牧雅诗诧异地微睁眼眸,旋即微微一笑,眼神惊叹地看了一眼方才那十名夔牛族长老灰飞烟灭的方位,似是无意般问道:“天苏修为莫测,在人间几乎已经难寻敌手,方才那一手旋涡杀术,瞬杀十名通元巅峰,实在是令人惊叹,不知这是何种神通,我怎从见识过?”
陵天苏道:“千变万化皆天机,三千万象幻乾坤。”
牧雅诗露出了然惊艳之色:“原来竟是我狐族秘法幻杀术,此术对于血脉要求极高,天苏能够以半妖之体,修至这般登峰造极,前无古人的境界,实属不易。”
“牧婶婶过誉了。”
牧雅诗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的眼睛,似是想从其中看出些什么来,她抿唇轻笑道:“不知天苏除了拟杀旋涡术以外,还能够幻化出何种神通来呢?”
陵天苏谦逊一笑,道:“牧婶婶这是说得哪里话,幻杀术为狐族古老秘术,为南北两族共修之术,婶婶即为旧时北族五长老,对于幻杀术的造诣自是在天苏之上,能拟幻出何种气象神通来,这一点婶婶应是比天苏更为了解才是。”
四野寒风中的血腥之气似乎浓烈了几分。
但随着天降霜寒,很快这股来自天地间的自然寒意又将此间战场上的血意压藏几分。
牧雅诗似是觉得有些冷,眉眼间浮现出疲惫之色,忍不住以袖掩唇低咳两声,苍白的面容间涌起病态的嫣红。
随行在身后的牧菁雪见状,关切之意,溢于言表,她急忙上前两步,替她悉心地拢了拢雪衣大氅。
陵天苏只觉得掌心里藏着的指尖温度,蓦然凉了几分,他不动声色地将牧子忧的手掌拢紧了些,面上笑道:“婶婶出冰狱不久,受不得寒,劳烦菁雪姑娘扶婶婶下去好生休息吧。”
牧雅诗面带惭愧,道:“让天苏见笑了,如今我这副身子,于战事,于北族,当真是已无大用了。”
“婶婶言重了,在天苏心中,婶婶可是比这战场上的任何一位,都要来的坚强厉害才是。”
牧雅诗呵呵一笑,看了一眼牧子忧,语态温和慈祥:“你这孩子也是,腹中有孕怎还可提剑打打杀杀,若是伤了身子,为娘可要好生替你的夫君教训教训你。”
牧子忧只是笑笑,却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