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第十七章 入念、種念 (求訂閱,推薦)分享

Home / 仙俠小說 / 优美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第十七章 入念、種念 (求訂閱,推薦)分享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化神之境,以已心代天心。
一念之间,天地生变。
如果说,化凡是开始,需要修士返璞归真重拾本心。
那么入念,便应当是步入化神之境的第二个阶段。
周渔不知他人是如何步入化神之境,但从他品尝百酒,以酒中人生洗去一身铅华之时,这入念便是他为自己所找的路。
因为人在醉酒之后,心中之念会不断放大,更会做出许多平日无法想象之事。
优美都市言情 仙道劍閣 線上看-第十七章 入念、種念 (求訂閱,推薦)分享
有善念、有恶念,有虚妄、有真诚,但更多的应当是欲望等畸念。
于这众多思绪,百般杂念之中,如何找到自身之念,便是周渔踏入化神的关键。
但凡是走错一步,便都会因为所选之道,而灰飞烟灭。
故而,周渔选择了种念之法。
正如酿酒需要时间酝酿一般,将自身念头以酒种入他人体内,以此来感受、温养其念。
此法,几近于魔道。
因为将自身之念种入他人体内,随着时间的延长,伴随着念头的增长,可以轻易的以念操纵一个人的生死。
就像是种蛊一般,周渔是施蛊之人,而受他此念的,便是蛊虫。
化神,不只是可以一念化神,还可以一念成魔。
也正因为如此,周渔迟迟没有选择以这种方法来进行自己推断中的第二步。
因为他在担心,担心自己尝到其中的滋味之后,会控制不住自身不断衍生的杂念、恶念,导致行差就错。
但今夜,当此人来到自己的面前。
虽然其所讲述的故事枯燥无味,但是脑海之中,对于突破修为,对于打破寿命桎梏的那种渴望,却吸引了周渔的注意。
故,他给予了这赵数自身的念酒,开始了自己对于种念之法的尝试。
但,周渔毕竟不是魔道之人,不会做那种肆无忌惮的养蛊之人。
所以,他所种之念,乃是无思之念,也可称为伴生之念。
这丝念头的存在,不会主动的去诱惑,更不会主动蛊惑被种念之人。
唯有当被种念之人心中产生与所种之念同样的情绪和愿望之时,这念头才会被触发,并帮助被种念之人强大。
两者的关系,更像是伴生,相互合作,才能更强。
而选择寄生之法,则只需分离出不同情绪的念头,种入到对应的人之中,便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强行催生此念促其壮大。
本该需要数十甚至上百年的念头,或许只需要花费数月的光景便可以达到目的。
但如此一来,于被种念之人而言,却会造成一种极大的负担。
甚至会出现被种念之人,因为无法承载此念,而使得此念被剥离之后,宿主精气神颓败,奄奄一息生机断绝的情况。
选择伴生之念的方法,固然不管是论效率还是人选,无疑都比前者困难。
但因为是伴生之念,所以对于宿主而言,不仅没有丝毫的危险,反而会有着诸多好处。
甚至当宿主自身出现危机之时,这念头会燃烧自身,以此帮助宿主。
因为这种成全,所以一旦念头壮大,相比于寄念之法,其所生之念,要更为纯粹。
而这,便是与魔道的种念之法,最大的区别。
两种方法,谈不上哪种选择好,毕竟两者的结果,都是为了达到同样的目的。
但正道,之所以为正,便是因为凡事皆有底线与坚持。
行事可以一往无前,但需有所忌惮。
否则,这种肆意而为,终究会有一日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今夜初次尝试这种种念之法,周渔的手段还显得有些粗糙,后续还需要细细打磨。
超棒的玄幻小說 仙道劍閣 txt-第十七章 入念、種念 (求訂閱,推薦)展示
一念即此,周渔便熄灭了烛火。
……
半个月后。
安阳城,位于城南的一间普通的民居之内,随着空间微微扭曲,周渔的身形顿时出现在对面的屋顶之上。
此时,街道之上人来人往,但即便有人抬头四顾,扫过周渔立身之地,所望之处却依旧是空无一人。
正如此刻,周渔的眼中只有那间房屋之中的人一般。
“啊….啊……”
“用力,用力,已经看见孩子了。”负责接生的产婆,一脸欣喜的说道。
但正当她想让女子继续努力的时候,却发现女子口中的喊声越来越低,气息也渐渐虚弱下来。
这一幕,让产婆的眼中顿时出现了惶恐。
生孩子,对于女人而言可谓是生死大劫,依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家的女人,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
一念即此,产婆连忙让端着热水的助手,去通知守在屋外的男人。
“保大还是保小?”王守业顿时愣住了。
仅仅只是一息的时间,这个男人,这个一家之主的目光之中,便浮现出了一层迷蒙的水雾。
“保大,保大……”下一刻,王守业当即大声喊道。
“娘,请恕孩儿不孝,但婉君不能有事,孩子……可以下次再要。”于产婆助手匆匆返回房门的背影之中。
王守业转身扑通一声,跪倒在了一名老妇人面前。
“哇哇哇……”
便在这时,一声婴儿的啼哭之音,从屋内响起,王守业猛地向后看去,欣喜若狂。
他来到门前,就要推门而入,但不等他动手,紧闭的房门再次打开。
屋内,产婆疲惫的目光看向王守业。
“你女人凭着最后一口气,将孩子生了出来,时间不多了。”产婆说完,只是默默的让开了身子。
王守业来到床榻之前,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若是换做往常,他已经脸色苍白大吐不止,但此刻,于他的目光之中,只有眼前那床榻之上的女子,目光之中尽是痛惜。
旁边是孩子的大哭声,眼前是妻子疲惫而又安详的面孔,但他的心中只有不断发酵的悲痛。
“婉君。”王守业温柔的叫着,颤抖的伸出手。
女子似已等待多时,用尽了力气,缓缓地睁开双眸。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渐渐暗淡的目光,换来了嘴角的微笑,手在这一刻无声的垂落。
“不!”
这一幕,让王守义悲痛万分,心中的痛苦,化作了一声几近癫狂的挽留。
时间于此刻,在他眼中静止了下来。
他渴望奇迹,但这世上,又哪里存在奇迹。
屋外,周渔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感受到这股迫切挽留,渴望拥有的念头,缓缓地伸出了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点灵光,刹那浮现而出,于其右手食指之间汇聚成液。
咻!
刹那之间,水滴一般大小的灵液飞出,融入了王守义的眉心之中。
同一时间,一股生机之力被注入到了濒临死亡的女子体内。
“哇….哇……”
这股生机之力的出现悄无声息,即便是搂抱着女子的王守义也未曾发现。
但在这股生机之力出现的一刻,那哇哇痛哭的小娃娃,却是感应到了什么,在温水盆里欢快的拍打起了水花。
“但愿你此刻的守护之念,能够永存。”
感受到女子体内的生机恢复如初,周渔屈指一弹,于一点灵光没入水池中的娃娃时,便转身消失在了房顶之上。
另一边,王守业哭着哭着,突然发现本该死去的娘子,竟然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他愕然的抬头,却发现自家娘子不知何时,原本苍白如薄纸的面庞,竟然变的分外红润。
“这、这……”王守业又猛的看向自家的孩子,却见自家孩子不知何时,也同样的在产婆怀中睡了过去。
皱皱的小脸蛋,也是无比红润,睡的香甜。
“恭喜公子,母子平安。”产婆虽然意外,却也会心的一笑,恭贺道。
听到这声祝福,王守业再次喜极而泣。
这时,他才想起方才悲痛之中,脑海里似有某种话语响起过。

精品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txt-第一章 凝鍊真身 (求訂閱,推薦)相伴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品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txt-第一章 凝鍊真身 (求訂閱,推薦)相伴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本体分身,你小子看来隐藏的东西不止这一点啊,怕不是想祭炼分身,而是本体真身吧。”风不平意味深长的道。
“行了,这事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再过几日我们就得返程回九州了。”
“现在就回?那些在幕后算计的人,全部都出来了?”周渔讪笑着,转移话题道。
“已经有了些踪迹,这件事你就不用再管了。”
“可师侄感觉这次好像并没有做什么,真的不用我在出手了?”周渔试探的道。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仙道劍閣-第一章 凝鍊真身 (求訂閱,推薦)推薦
毕竟这一次,他也只是如往常一样,带回来一些消息而已。
如此前说的,在秘境之中揪出那些幕后派遣之人,也没有做到。
“还是说,那幕后派遣之人已经被我不知不觉间杀了?”周渔在心中嘀咕道。
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那名血道修士。
“不可能,此人若是幕后派遣之人,未免也太弱了一些。”周渔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走了。”
下一刻,两道流光从山峰之上返回。
次日,一柄巨大的青铜古剑离开了天武城,向着大荒界与九州交汇之处呼啸而去。
不过奕剑的弟子并没有全部离去。
除了参与本次大荒演武的弟子以外,一些后来的师兄,则是入住了这处建立在天武城附近的奕剑驻地。
毕竟此地是大荒演武塔出现的地方,不可能不留下人来。
天武城之人倒也没有反对。
事实上,即便他们反对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優秀小說 仙道劍閣 起點-第一章 凝鍊真身 (求訂閱,推薦)分享
因为在这里留下驻地的,并不是只有奕剑宗门。
事实上,整个九州顶尖宗门都在这里留下了人手。
同样的,在九州东海上的诸多岛屿之上,也有大荒界的宗门修建了驻地。
这也算是两界共有的默契了。
就总体而言,因为大荒演武塔的缘故,九州和大荒的第一次接触,算是圆满落幕了。
数月之后,眼看着山岚城在望,周渔喝着灵酒,却突然想起了一事,目光看向风不平道。
“师叔,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我们忘记去找那个什么雪煞宗的麻烦了。”
优美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txt-第一章 凝鍊真身 (求訂閱,推薦)看書
“你说什么宗?”风不平明显也喝多了,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眨着眼皮道。
“雪煞宗……算了,反正大荒演武已经结束了,下次遇见了在教训吧。”见风不平已经躺了下来,周渔也没有兴趣去回忆了。
眼看着九州再望,为了那种小宗门再特意跑回去一趟,实在是太过费劲。
况且那次对决他也没有吃亏,对方要是真不死心,到时候连本带息的一起算上就好。
“这次回去之后,就可以安心凝聚神魔体了,等到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之后,便可以开始为化神做准备。”
想到这里,周渔心中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不管是凝聚神魔体,还是之后的本体真身,都足以让他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兼顾到方方面面。
这一日,奕剑仙宗上空。
随着一艘庞大的灵舟,从九重天罡之上飞行而出,经历过大荒演武的众人,总算回到了自家的宗门。
“周渔,你先回去略作休息,三日之后来主峰大殿。”
看着一名名奕剑弟子飞向各自所在的山峰,清微长老站在船头,对着周渔说道。
“弟子尊令。”
“去吧。”清微长老点了点头。
下一刻,一道青色的剑光从灵舟之上飞出,向火峰一脉的青平山而去。
……
三年之后。
青平山上,一道惊人的灵气光柱呼啸而起。
于这光柱之内,五行之气翻涌,形成一道波及方圆千米范围的五色华盖。
这般景象,使得火峰一脉的弟子无一不被惊动起来。
直到七天之后,这五色华盖才彻底消散在苍穹之上。
半年后,一道人影陡然出现在周渔的院子里。
“准备好了,现在就要开始凝炼分身?”苏一贫看着盘膝而坐的周渔,沉声说道。
“嗯,这半年来,弟子一身修为已然稳固,接下来便靠您帮我护法了。”周渔点了点头道。
“开始吧。”苏一贫走到院子里的石凳坐下,缓缓说道。
见此,周渔缓缓地闭上双目,于苏一贫的目光之下,其全身开始笼罩着一层淡淡五色流光。
自从回奕剑宗门起,他便开始准备着这一天。
有着宗门资源的支撑,凝炼分身的资源,早已经轻松的全部聚集齐全。
片刻之后,随着五行真始诀全力运转,待到头顶浮现五色华盖之后。
于周渔的掌心之处,陡然浮现了一颗苍蓝之色的宝珠。
这是天澜圣兽的天澜宝珠,凝炼分身的绝佳宝物。
不过周渔的目的并非只是凝聚一副普通的分身,他的目标是创造出自己的第二真身。
正如当初在九元三境时遇见的摇风、摇火一样。
一念及此,一个个瓶瓶罐罐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周渔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放在了房间的四周。
分身有多种,但总体而言,不外乎三种,分别是真身、分身、法身。
真身与本体同源而出,与元神也是同源,不存在所谓的背叛或者主次之分。
但想要凝聚这种真身所需要的资源极多,凭借贡献出的大荒演武经,以及此前的仙图。
这些于散修甚至大部分宗门修士而言终身不可得的灵材,对于周渔而言,并不是什么难题。
其次,便是分身,分身乃是从本体元神之中切割一部分,然后融入到以灵材锻造的躯体之中。
和真身一样,分身会具备与本体一般无二的意识。
但因为是被切割而出,所以寄托在分身上的元神,时间一长若是经历过多,便会产生独立的意识。
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用本体温养,抹去分身可能诞生的意识,否则便会存在背叛的情况。
也是三种分身之中,最为危险的一种分身之法。
至于最后一种法身,虽然同样是需要价值不菲的灵材。
但此种方法却没有分身的后顾之忧,不过因此带来的是,需要本体像温养法宝一样时常祭炼。
算是一种另类的法宝与傀儡,可以在关键时刻寄托本体一缕神念战斗。
三种分身之法中,唯有真身和分身可以自行修炼。
但真身之所以为真身,便是因为与本体一般无二,虽然长期分离,但不存在像分身会背叛的可能。
因为自己不会背叛自己,正如同人的左右手一样。
脑海之中,关于真身的祭炼之法再次浮现而出,待到确认无误,一身精气神圆满之后,周渔伸手一点。
顿时,摆放在房间之内装有各种珍惜灵材的瓶瓶罐罐,逐一打开。
……
(感谢令狐冲老爷的100打赏,求订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