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txt-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熱推

Home / 其他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txt-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熱推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小說推薦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在神崎凛七岁那年,她的父母曾经带回来一块漂亮的石头送给她。
她对这块石头爱不释手,连睡觉都带在身边,久而久之,石头竟然融入到她体内。
年幼的神崎凛搞不清楚石头究竟是真的融入身体还是不小心弄丢了,所以此事一直埋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她没有想到,这块漂亮的石头,就是传说中的杀生石。
当初11区政府抓捕玉藻前的行动,实际上是生命之巢在背后推动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杀生石,据传这块石头中蕴含的力量可以让人得到永生。
但抓到玉藻前后,才发现杀生石并不在她手中。
这块石头不知为何落入到神崎凛父母手里,又融入了神崎凛的身体中。
这样过去十一年,杀生石终于在神崎凛体内复苏,将她变成一个自带剧毒的体质。
生命之巢一直在调查杀生石的下落,神崎凛的异常状况迅速让他们注意到。
虽然神川拓海那时候已经是王牌之一,但在高层眼中只是一个打手罢了。
而永生可是所有统治阶层的梦想,所以生命之巢掠走神崎凛的行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他们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可没想到神川拓海早就在妹妹身上标下隐秘的记号,为的是确保她的安全。
赶回来的神川拓海直接闯入生命之巢中救出妹妹,试图杀死藤原博哲未果。
另外两个王牌赶来阻止,双方在东京市内一场大战,重伤的神川拓海带着妹妹逃出11区。
兄妹俩在世界各地颠沛流离,神川拓海一边要面对11区无穷无尽的围追堵截,一边还要想办法解救神崎凛越来越糟糕的身体,而他自身的伤势也一直没有恢复。
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神川拓海足足坚持三年之久,才耗尽生命而死。
当被11区的人包围之后,神崎凛已经自杀在哥哥的尸体旁。
她没有力量向仇人复仇,至少还能决定自己的死亡。
自杀后,神崎凛不知道自己是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结果这两个地方都没有接纳她。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分享
不知道是哪一位大神显灵,竟然让她重生回到了七岁那年,接到父母噩耗来电的那一夜。
重生回来的神崎凛,在亲历过生离死别之后,已经彻底改变了原本怯弱的性格。
所以当神川拓海找上门来时,见到的就是一个才七岁就已经精明能干的妹妹,早熟得不像话。
重生回来,神崎凛决定自己向生命之巢和藤原博哲复仇。
她借助上一世的记忆赚取财富,又寻找许多志同道合之辈,创立了抵抗组织。
像野泽花,武田真澄,南宫沙耶这些人,都或多或少跟生命之巢有仇,才会如此支持她的行动。
而神崎凛自己则是进入到对策部内,以内鬼的身份,帮助抵抗组织发展壮大,同时提供资金和装备。
一切都很顺利,11区政府直到近期才发现抵抗组织的存在,但已经是尾大不掉。
神川拓海也不清楚妹妹私底下竟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听完神崎凛的讲述后,方诚总算明白,当初在噩梦地狱中,为什么会有两个神崎凛。
原来一个是重生前的,另外一个是重生后的,怪不得性格差异那么大。
“这么说……”
方诚缓缓道:“你早就知道我是‘进化’实验的实验体?”
“是啊。”
精华都市小说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屠鴿者-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看書
神崎凛没有隐瞒:“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是普通人,后面深入调查一下,才发现你是‘进化’实验的实验体。”
早在那时候起,神崎凛就决定与方诚合作,获取功劳来迅速提供自己的职位。
原本这件事是准备由抵抗组织来完成的,没想到方诚的表现异常出色,让她年纪轻轻就成为对策部的中层官员。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愛下-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相伴
只有到了这个级别,神崎凛才有资格进入到地下监狱中,给被关押的野泽律提供钥匙。
方诚又问道:“北隆真元,也是你故意引我去见他的?”
“没错,不过灵魂稳定器在他手中,倒是个巧合。”
神崎凛原本没有想过利用这件事做什么文章,但没想到叶语卿竟然需要灵魂稳定器救命,而灵魂稳定器又恰好在北隆真元手中。
这简直就是摆在神崎凛面前的机会,不利用一下根本说不过去。
“北隆真元是藤原博哲最重视的实验体,也是‘进化’实验最成功的实验体,如果没有你出现,大约两年后,北隆真元就会制造出一起举世瞩目的惨案,遇难者有数万人之多,也让‘进化’实验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么说,我还是为民除害了?”
“呵呵,可以这么说。”
神崎凛继续道:“你把北隆真元杀了,藤原博哲一定会非常震怒,他会派出大部分力量去南牧村调查真相,也会派出SOT部队回收其他实验体,抵抗组织在我的授意下,会努力牵制住SOT部队。”
“那么生命之巢的防卫力量就会变得空虚是不是?”
方诚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你指使宮元航到事务所来,就是为了让我卷入其中,帮你牵制一下SOT部队?”
神崎凛微微一笑:“确实如此,没想到SOT居然把那六台毗沙门天都派出去,还被你给破坏了,真是帮大忙,不然对我来说是个大麻烦。”
“难道对我来说就不是个麻烦?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
“你这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嘛。”
方诚脸色微微一黑,我这个工具人你用得很顺手嘛。
很好,小本本上再给你这个败家女人记上一笔。
“机械城生化武器泄露也是你搞的鬼?”
方诚忽然想起来,南宫沙耶曾经护送钥匙和秘密回到机械城的事。
现在可以确定南宫沙耶就是神崎凛安排在机械城的双面间谍,此事百分百是她在授意。
“是我做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泄露的范围不会太大。”
優秀都市异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屠鴿者-第三百八十八章: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鑒賞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神崎凛甚至略有些炫耀般说道:“你不知道吧,机械城的改造人势力,我也在其中插了一脚,里面有不少是我的人手。”
“是是是,重生者NB。”
方诚没好气的应付着,武田真澄之前参与的那伙改造人势力,大概率也是神崎凛的手笔,可能根本就没有返回机械城,躲在郊区伺机而动。
神崎凛说了这么多,大致的脉络都已经搞清楚,剩下的旁枝末节无需再问。
方诚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让我和神川拓海帮忙?”
神崎凛故意将神川拓海引走到北海道,还打算将方诚也骗出东京,明摆着就是打算独自解决这件事。
这简直就是把自己最大的优势给平白浪费掉。
神崎凛身边最强大的力量,不是她多年的准备,不是创立的抵抗组织和改造人,而是神川拓海跟方诚。
这两人的战斗力,比这些臭鱼烂虾不知强到哪去,联合起来都会让11区政府感到忌惮。
神崎凛居然舍弃不用,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一次她沉默良久,才缓缓说道:“哥哥上一世为我牺牲那么多,英年早逝,这不是他应该有的未来,所以我希望他这一世能够平安的度过余生。”
这也是神崎凛重生后,一直努力跟神川拓海保持距离的原因。
她不希望自己的死亡让哥哥感到太过悲伤,也不希望他再一次被牵扯进来。
方诚没好气道:“如果他事后知道了真相,难道就不会跟11区政府再来一次决裂?”
“不会的。”
神崎凛很肯定的说道:“我会摧毁整个生命之巢,杀死藤原博哲,凶手都没了,他跟11区政府最多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严格来说,整个11区政府都是神崎凛的敌人。
但她很理智,知道自己想要摧毁一国政府根本不可能,除非拥有灭国级别的力量。
而这样的力量,除了核弹外就只有王牌以上的战略,和二级灾害的怪物,整个世界都没多少。
所以她只好退而求其次,以摧毁生命之巢和杀死藤原博哲为目标。
毕竟这两者都是大部分悲剧的根源。
“既然你不希望你哥哥帮忙,那我呢?”
方诚声音中的火气已经快要压抑不住:“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把我当成外人是吧,如果你说是,那我现在就挂断电话,马上离开东京。”
神崎凛知道方诚说得出做得到。
她很想说‘是’,让方诚彻底远离这个旋涡。
但从口中说出来的话,终于还是变了:“不是,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外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方诚在她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她也不想在这件事上撒谎。
方诚已经从沙发站起来,沉声道:“既然不是外人,那就把你的位置告诉我,我马上过去。”
神崎凛沉默良久,才说道:“方诚,我就快死了。”
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杀生石就会在她体内苏醒,之后就一直会蚕食她的生命,甚至影响到身边的人。
就算没有生命之巢的事情,她也活不过几年,才会肆无忌惮的将身体强化,发掘潜力。
“我一个将死之人,拉仇人陪葬是很赚的事情,没必要把你拖下水,这是亏本的买卖。”
神崎凛轻笑道:“你不是一直在说,亏本的买卖不能做吗?”
方诚没有心情跟她扯淡:“那武田真澄和南宫沙耶就可以被拖下水?难道我比她们还不如?你不要重女轻男。”
“不一样的,她们本身就跟生命之巢有仇,而你没有。”
神崎凛解释道:“只要你没参与,事后还可以庇护她们,相信11区政府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跟你发生冲突。”
“你说错了!”
方诚纠正她:“我跟生命之巢有仇。”
神崎凛惊讶道:“什么仇?”
方诚的语气十分认真:“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神崎凛一下子怔住了。

人氣都市言情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起點-第三百十八章:不要試圖跟我睡同一張牀鑒賞

Home / 其他小說 / 人氣都市言情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起點-第三百十八章:不要試圖跟我睡同一張牀鑒賞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小說推薦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这个世界的神明是真实存在的,尽管这些正规的大神们,比如耶和华天照之类从来就没有显现,但他们的信徒的确得到了神赐予的力量。
邪教也是如此,比如信奉伊邪爱的极乐教,就得到伊邪爱的力量。
但伊邪爱在11区的神话传说中根本就没有,双子神完全是极乐教根据11区各种乱七八糟的传说加上外来的元素缝合在一起,同样是缝合怪。
然后伊邪爱就真的出现了,实在是离谱,方诚根本搞不清楚这里面的原理是什么。
当然这种原本就没有而突然冒出来的神,也被认定为邪神,得不到政府承认的。
如果真理教真的得到了湿婆的力量,那放在印度妥妥就是正规宗教。
万一真理教的教宗就是湿婆在人间的代行者,那就危险了。
方诚自己也是代行者,知道宗教疯子可以从神手里得到多么可怕的力量。
神崎凛正在从行李只能掏出设备,一边回答道:“对策部不确定。”
“不确定,你们不是枪毙了麻原日光吗?”
“的确如此,我从档案中看到,麻原日光是个毫无超自然力量的宗教疯子,所以当初抓捕和枪毙他很容易,但现在的真理教,的确拥有超自然力量。”
神崎凛向方诚解释道:“所以,对策部现在也不确定真理教是否真的得到了湿婆赐予的力量,不过可以确定,问题一定出现在第三任教宗身上。”
第一任教宗麻原日光被枪毙后,第二任教宗默默无闻,真理教在其手里分崩离析,分裂成很多小型邪教。
然后是第三任教宗,自称是湿婆大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名为北隆真元。
与极乐教发生冲突的就是北隆真元。
这个人十分神秘,仿佛是突然冒出来的,对策部根本查不到他的过往资料。
只知道北隆真元拥有强大的力量,单枪匹马振兴了整个真理教,将分裂出去的诸多小型邪教都重新吞并。
对策部对此十分关切,毕竟真理教的危险程度可要比其他邪教厉害得多,其他邪教也没有动不动就想要毁灭11区。
生怕北隆真元又是一个麻原日光类型的宗教疯子。
所以,对策部破天荒朝真理教派遣过很多卧底,想要搞清楚北隆真元的力量来源,还有搞清楚他到底要带领真理教做什么。
但大部分卧底都已经死亡,小部分失踪,至今仅有几个还在潜伏,金田英树就是其中之一。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不过这些年来,真理教一直埋头发展,还搞起了许愿的生意,没有再弄什么大动作,对策部也就渐渐把真理教的优先级一再靠后。
夜幕降临之后,神崎凛将几架具有光学迷彩的无人机放飞到空中。
方诚也放飞一些麻雀,四处观察这个宗教村子。
看起来挺普通的,外围的信徒早早就睡下了,要么就是在努力造孩子,核心区域的高层还可以享受一些娱乐活动。
这里的信号可以连接到群马县和长野县,但所有信徒的手机都没没收,看电视也只能看真理教自己搞的宗教节目。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金田英树已经给两人搞定了身份。
一千两百万交出去,给两人换来两个高级教士的身份,两套带有花纹的祭服,和一个许愿的机会。
接下来的两天,方诚和神崎凛就一直呆在酒店中,哪里都没有去。
就算想去也去不成,围墙出口的武装人员禁止任何人外出。
方诚只好用自己的血兽之巢来调查南牧村的情况,这可比神崎凛的无人机隐秘得多。
整个南牧村他几乎都逛遍了,唯独只有正中央一座印度风格的大寺庙没有进去过,他怕打草惊蛇。
这两天陆续也有一些有钱人乘坐私人飞机抵达,住进酒店中。
深夜!
神崎凛坐在床头,方诚坐在床位,两人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
酒店的隔音很不好,隔壁从入夜开始就一直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动静,各种污言秽语什么爸爸妈妈喊得震天响。
这种情况是从这群有钱人住进来后开始的,除了少数几个自带女伴之外,剩下的都选择体验与女信徒深入交流的项目。
这些有钱人平时什么女人没尝过,来到这邪教窝点和女信徒一起讨论教义可能还是第一次,所以根本停不下来。
好家伙,连续两天,从白天到晚上,日夜操劳,你们到底是有多么热爱宗教。
这可就苦了方诚和神崎凛,完全睡不着。
神崎凛除了睡不着之外,还对方诚抱有警惕之心,怕这混蛋兽性大发,或者是邪神突然又冒出来。
他们现在假扮的可是情侣,万一弄假成真,那可没地方后悔。
方诚对神崎凛的警惕感到十分痛心:“我们认识这么久,你竟然还如此质疑我的人品,你太过分了。”
神崎凛发出冷笑,就是因为认识这么久,才知道你这色批的尿性。
如果给这家伙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所以不防备就是在纵容。
“不想让我质疑,那就不要试图跟我睡同一张床。”
“好啊,你说的!”
五分钟后,神崎凛躺在地板上,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她瞥了一眼舒舒服躺在床上的方诚,气得牙痒痒。
这混蛋,有时候就像色鬼投胎,满口黄腔,有时候钢铁起来简直把女人当成牲口,真不知道这两种矛盾的性格是如何混为一体的。
好在这种折磨仅仅只是持续两天。
来到南牧村的第三天夜里,终于可以见到教宗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txt-第三百十八章:不要試圖跟我睡同一張牀分享
方诚和神崎凛换上祭服,脸上还要戴着一个面具,遮挡住面容。
戴面具倒不是真理教的要求,而是这些来许愿的人自发形成的习惯,他们绝不会希望在这里碰到熟人。
祭服之下,神崎凛给自己套上防弹衣,又把各类武器装备都丢进方诚的影子中,方便随时取用。
方诚看得无语,这些东西还远不如他用钢铁之血随手制造出来的。
“那是你的,我自己难道不需要吗?”
神崎凛将一把手枪装满弹药,塞进腰后。
她的凤凰火能力也挺强的,但持久性就一般了,需要这些武器来自保。
要不是没办法携带更多,她恨不得把单兵作战系统给带过来。
方诚也觉得有理,伸手按在神崎凛的身上,给她再套上一身柔韧性极佳的紧身衣,等碰到危险的时候,随时可以变成鲜血战衣。
金田英树很快也来到房中,今晚他作为祭司会陪同两人一起前往。
三人从酒店中出来,见到酒店中其他有钱人也是同样的打扮,祭服加上面具,谁也认不出谁。
其中不少人需要一些信徒在两侧搀扶才能走路,看来这两天和女信徒的交流太过劳累,可能是伤到腰或者累断腿。
真是活该,这就是管不住下半身的后果。
方诚颇为酸溜溜的吐槽着。
数十个来许愿的人,登上真理教派来车队,宛如一条长龙,在夜色中朝着正中央的大寺庙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