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ptt-544京城四大恐怖女人,排名變更,蘇二少讀書

Home / 現言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ptt-544京城四大恐怖女人,排名變更,蘇二少讀書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京城见过余文他们的人不多,但风长老跟百里泽上次都见过。
那是他们唯一一次看到苏承似乎是失控,大着胆子想要取代他。
印象深刻。
所以这一次看到余文的出现,风长老跟百里泽一眼就认出了余文。
除却这两人,任家只有任老爷跟任郡见过与余文,两人看到余文,也愣了好半晌。
风长老茶杯落在地上的声音也让本来在小声议论何曦元声音的任家人全都不约而同停下来。
任唯一跟林薇这些人是没见过余文本人的。。
他们没见过余文,但却认识余文身边的苏二长老。
民国大军阀
苏二长老怎么也会出现?
当然,苏二长老的出现不是问题,问题是风长老怎么忽略了苏二长老,叫了声“余副会”?
任唯辛偏头,下意识的看向风长老,“风长老,那人是……”
风长老冷冷的回头看过去,“闭嘴,这是余副会!”
“余副会?”任唯辛没把“余”字与兵协联系在一起。
随着他的声音,任老爷也反应过来,他他手指按着桌子站起来,因为过分震惊,说话都没以往那么利索:“你……余副会,二长老,有失远迎。”
百里泽也反应过来,他侧身,眸光莫名,“余副会,二长老。”
百里泽身为器协会长,在面对任老爷的时候都游刃有余,这会儿跟这位余副会打招呼,却显得谨慎。
这几人谨慎的态度,任唯一跟任家长老等人哪里还能猜不出来这人是谁?
数遍京城协会,姓余、还能让百里泽任老爷如此礼遇的,也就剩下了兵协那两位副会!
整个大厅,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余文。
大厅十分安静!
“任老爷,百里会长。”余文抬手,他身材高大,五官硬朗,周身气场很强。
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他语气的变化。
来福也震惊到不行,给余文还有苏二长老去准备茶水。
任老爷已经恢复了一家之主的从容,敛下了内心的惊讶:“不知余副会跟二长老所为何事?”
“百里会长来干什么的,我们就是来干什么的,”苏二长老见终于有人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了,他才开口,嘴边笑容意味深长的,“听说有人破了先例,参与世家继承人选举,我跟余副会自然也要凑凑热闹。”
百里泽收回看孟拂的目光,他脸上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比上次要放松,不气不恼的,“没想到余副会跟苏二长老会来。”
他嘴边勾着笑,着重看向何曦元。
京城人都知道何家跟兵协的密切合作。
余文在路上已经查了前因后果,见百里泽看向自己,他淡淡转向百里泽,“说笑了,毕竟风家都出来了,我自然也要过来。”
这个时候,林薇也意识到新来的两人是谁,她脸上的喜色瞬间收敛。
她身边,任吉信等人表情也有些僵硬,显然都想起来了孟拂之前那句找几个人,“他们是……给谁投票的?”
就似乎这时候,余文目光放在何曦元跟孟拂身上,语气恭敬不少,“何少,孟小姐。”
何曦元跟余文谈过生日,他对余文十分尊敬,上前教余副会,“余副会,这是投票器。”
他教了余文投了一票,大屏幕上瞬间变成——
同意(12)
不同意(12)
看到票数变化,何曦元又看向苏二长老,十分的礼貌,“二长老,您看会了吧?”
对于苏二长老会出现,何曦元半点儿也不惊讶,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他已经接受了苏承的存在。
苏二长老:“……”
行,是他不配。
他默默上前,自己按了下投票。
大屏幕——
同意(13)
不同意(12)
不过转瞬,票数就发生了变化。
现场没有一个敢吭声,全都看看票数,又魔幻一般的看向余副会跟苏二长老。
任唯一脑子很乱,在听到说余文叫孟拂的时候她就反应不过来了,心情大起大落,为了能让这一次的选举作废,她前前后后送出了不少承诺,若不然也不会请到风家。
此时的她只死死盯着大屏幕,脸色一寸寸变得雪白……
何曦元来的时候,她已经乱了一次阵脚,不过她还抱着意思希望,可她没有想到,后面苏家跟兵协也参与了!
苏家也就罢了,兵协不是一般都懒得管这种事的?
这次怎么也参与进来?!
不说她,连任郡跟任老爷也觉得不可置信。
一片寂静中,何曦元抬头,礼貌的开口,“任老爷,是不是该宣布结果了?”
这一句,让任老爷反应过来,他又看了一遍背后的大屏幕,呼出一口气,“是。”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何家、苏家、兵协是为哪件事而来的他们还能不清楚?
孟拂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了,这个投票结果改变不了。
因为百里泽跟任唯一找到风家,说动香协,已经是极限了。
任家继承人选拔轰轰烈烈的开始,又轰轰烈烈的结束。
何曦元对结果比较满意,他看了眼余文,然后江目光转向任郡,“任叔叔,您应当相当好奇我师妹的事,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余文跟苏二长老也就来投个票,他们都是临时抛下事情转过来的。
投完票正好同何曦元等人一起出门。
任老爷把这一大行人送出去。
整个会议厅,除了他们,没人敢出声。
孟拂他们的人一走,大厅里空了一块,外面的太阳更加明显,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光线里,这些人才呼出一口浊气。
大厅里犹如往油锅里加了水,瞬间爆炸。
“看、看到了吗?!”
“余副会,是那位余副会吗?”
“除了他还有水能让苏二长老走后面,没看到老爷的态度吗?”
“竟然是余副会啊,不知道是余文副会还是余武副会……”一行人交头接耳,连百里泽在现场都不顾了。
一行人说着,还人忍不住去看任唯一。
“兵协竟然都参与了,”林薇不由自主的看向百里泽,脸色煞白,“百里会长,您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出面吗?”
百里泽转头,他看向林薇,眸光沉浮,好半晌,才安慰任唯一:“何曦元跟兵协交好你是知道的,他是第一个能让兵协签下协约的人,按照他对孟拂的看重程度,能把兵协的人请来也不算太意外。”
任唯一扯了扯嘴,却笑不出来。
她这次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等任唯一跟百里泽也离开,大厅里一轮的声音更大了。
“兵协,苏家,任家,再加何家,”一人默默开口,“我觉得,孟小姐是不是够上榜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兵协跟苏家应该算不上。”另一个人摇头。
说话的是任家的一个部长,他松了一口气:“那还好,只有任家加何家,能跟那三位大小姐齐名了。”
“不是,”角落里的人幽幽道,“你们是都忘了画协吗?”
大厅里忽然寂静。
**
任郡把余文跟苏二长老全都送出任家。
才带着何曦元回他的院子。
“实在没想到,阿拂竟然是你师妹。”任郡看着何曦元,十分感叹。
“猜到了,”闻言,何曦元只瞥了孟拂一眼,似笑非笑的,“要不是今天这件事,我怕是还不知道小师妹你竟然是任家人。”
孟拂偏了下脑袋,她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把玩着手机。
闻言,笑得意气风发,眉眼肆意,“好说好说。”
何曦元抬手,本来想敲她一下,想想又作罢,只稍稍抿唇:“端午红包没了。”
“师兄!我连师父都没说!”孟拂叹息。
何曦元已经不理会她了,在跟任郡说话。
任郡则是惊异的看了眼何曦元。
何曦元是何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不过何家向来偏离其他势力,前段时间又接管了地字一号队,名声大涨。
只是何家向来不与其他势力接触,这是真正的鼎食之家,很难接近。
任郡是知道孟拂会画画的,看过孟拂那场绘画赛事的直播,只知道孟拂国画很厉害,网上不少传言她是画协的人。
任郡也知道。
但他不知道的是,孟拂竟然是严朗峰的徒弟,何曦元的弟子,尤其是看见何曦元队孟拂的态度,显然是非常宠这个师妹的,由此也可以推测严朗峰的态度。
他先前以为带孟拂回来,是想让她过上不一样的日子,接触不一样的层次,没想到
三人身后,肖姳跟任唯乾也看着孟拂的背影。
肖姳此时也回过了神,她瞥了任唯乾一眼,“阿拂跟何少关系真好,比起来你这个哥哥太逊色了,要不是他,今天就被任唯一得逞了。”
至少对着他们,孟拂即便是笑,也是那种懒洋洋的,几乎不带什么情绪。
即便有情绪,也是怒极而笑。
任唯乾抿唇,没说话。
他也清楚的知道孟拂与他之前并没有何曦元那么好。
“任家继承人,严老的徒弟,”肖姳勾了勾唇,然后感叹,“今天之后,京城那三位的名单要更新一下了吧?任唯一怕是怎么也没想到,阿拂还有这种背景。”
他们真的是,绝地逢生。
任家继承人跟任郡找回来的“私生女”名头不一样,“孟拂”这个名字也要横空出世。
任家继承人,任、何两家护航,不说任唯一,连风未筝都要避其风头。
苏娴另说。
“我没想到,你……”任郡最后把何曦元送出去,不知道对孟拂说什么,最后拍拍她的肩膀,“长老阁肯定还在开会,还有件事,你作为继承人,这一次联邦器协的资源运送,你肯定要去,后天去第一基地开会,就这两天了,你准备一下。”
“资源运送有我们?”任唯乾抓住了重点,十分诧异。
“百里泽跟我做了交易,你跟阿拂的联邦通行证也要赶紧办好,我们任家准备派十个人跟队。”任郡嘴角咧了咧,止不住的上扬。
“十个人?”任唯乾微微拧眉,“是不是超出了人数?”
一般最多十六人,任家器协各占一半,八人。
“不出意外,苏黄都会给通过,”任郡想到这儿,微微眯眼,“不然除了你阿拂还有大长老,我塞不进去其他人。”
**
与此同时。
第一基地。
苏地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有些忌惮的往走廊尽头看了一眼:“少爷,景安他人在商议室。”
苏承微微颔首,他站在一个厚重的黑色大门外,大门亮了一下,自动打开。
商议室没什么陈设,只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一个陈设简单的书架,没有窗户,四面都是视频会议用的投影仪器。
正中间站着一个男人,他穿着蓝色的线衣,身形高挑,头发是浅棕色的,他背对着门正在翻书架上的书。
听到声音,他转过身,看向门口。
对方看起来十分年轻,高鼻薄唇,混血脸,眸色也很浅,生得贵气硬挺的五官,举手投足间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邪气,“作为地主,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
“你来干嘛?”苏承容色未动。
景安随手把书放回去,似乎是不经意道:“听说你暗地里焚烧了一片变异种?”
苏承并不回答。
景安看着他的神色,轻松随意的神色慢慢收敛,最后“嗤”的一声笑了,“大哥,看来,我是去要找我那位姐姐商讨一下我们父亲的事。”
苏承笑了,他不急不缓的:“景安,你可以试试。”
景安笑容瞬间收敛,冷冷的看向他,“我帮你查到了实验室旧址,你答应我找的人呢?”
“人在玄青山。”苏承淡淡看他一眼,转身离开。
等他走后,苏地才往这边走过来,递给他一块出入令:“景少主,我们少爷说了,你最多能在京城停留三天,三天后,必须离开。”
绝品兵痞
景安已经恢复了以往的仪态,他手插在兜里,睨了苏地一眼,这一眼倒是看出来苏地的长进,又调笑了声:“倒是长进不少,看来下次我那位哥哥回去,就能带上你了。”
“或许。”苏地硬邦邦的回。
景安显然懒得与苏地多话,他收起苏地给他的出入令,抬脚往外走。
“苏地,他是谁?”直到人走了,苏黄才悄悄往苏地这边挪,看着景安的背影,小声询问。
苏黄是知道苏地跟苏玄是不一样的。
四个人分工不同,尤其苏地苏玄,苏黄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做什么,但其中绝对有与苏家无关的事。
但每次问起,苏地都会敷衍苏黄。
没想到这一次,苏地倒是没有敷衍,他收回目光,“他是联邦主的儿子,联邦少主景安。”
“啊?”苏黄被吓一跳。
原本联邦就与他有些远了,他连京城兵协都觉得远,联邦兵协他也没听说过。
结果苏地给他来个这个?
“那……”苏黄吞了吞口水,“他跟少爷怎么认识……”
“这次少爷应该会带你去,”苏地拍拍苏黄的肩膀,“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苏黄目光有些幽幽的,声音都有些呆滞:“……哦。”
**
玄青山。
未明子拿着把蒲扇,坐在道观后门的石桌上,跟一位香客下棋。
忽然间,他抬头,朝香客抱歉的笑笑,“我有贵客来临。”
香客对未明子的神算十分了解,直接起身,向未明子告别,然后往后门走。
他刚走到后门边,后门就被打开,一男一女朝这边走来。
香客看到这两人,一愣,男人带了些混血,五官极盛,几乎超越了性别,眼眸微微眯起,眼尾挑染着有些妖的姿态。
他身后的女人是亚洲长相,一身的白,面容清美,眉宇间隐隐有些倨傲,左手手腕上缠着一段白绸,里面隐隐有银针浮现。
香客被这两人愣到了,直到未明子提醒,他才反应过来。
匆匆离开。
景安闲闲的坐到未明子对面:“未明大师,多年未见。”
他身后,女子看了眼未明子,笑得有些腻:“见过未明大师。”
未明子手里拿着白子,目光深深的看了眼那女子,最后移开她手腕,最后收回目光,“景先生找我所谓何事?”
景安目光灼灼的看着未明子,“我看到了多伽罗香还有曼陀香,知道这个药方的,你知道只有……”
未明子神色未变,他看了那女人一眼。
景安随手拨了下棋盘,“她是我的人。”
未明子收回目光,“药方现世,蓝调一族未被灭族。”
他说话的时候,景安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半点破绽,景安怔然,也就一瞬间,脸上重新覆上了一层冷淡,“也是,天命难违。”
良久未在说话。
头顶,一片新叶掉落,景安垂下眼眸,“我想去拜拜……”
未明子看了那女子一眼,“要带上她?”
景安似乎被什么惊雷砸醒,他起身:“不用。”
女子站在原地,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景安才从里面出来,女人连忙粘上去,还未靠近,就被他单手掐住了下巴。
景安仔仔细细端详她的脸,随后松开,冷淡道:“回联邦后自己去香协,让会长给你一个安排。”
女子听到他的话,站在原地,呆愣许久。
景安未曾管她,直接离开。
三分钟后。
未明子拿着蒲扇,慢腾腾的往上走,在走到女子身边的时候,才停下,目光看向女子左手手腕上的白绸:“你的银针为何缠在手腕上?”
女子回过神,认出来这是景安礼待的大师,连忙解释,“联邦香协,年轻女子大多是此装束……”
未明子点点头,不再过问。
**
京城这两天“孟拂”这个名字彻底炸开。
这个横空出世的任家小姐,直接越过了任唯一,拿到了任家继承人。
地网上各种传言都有。
但无一例外的是,“孟拂”这个名字被列入到京城不能惹的人之中,之前京城最不能惹的三个女人,已经出现了第四个。
地网论坛,一个热门帖子横空出世——
《京城四大不能惹的女人,重新排名变更,欢迎大家讨论》
1楼:首先,苏大小姐第一,这个应该没有争议。
2楼:+1
3楼:+2
4楼:+身份证
7楼:我尼玛,这谁敢有意见?毕竟除了兵协会长,没人能超越她弟弟了吧(日常羡慕)
8楼:来自第一基地内部人说一句,兵协会长武力值是没有苏少高的,不能说超越吧……
9楼:[苦涩][苦涩]
19楼:风神医第二大家有意见吗?
24楼:有,孟大小姐,背靠何家,画协,还是四人中唯一的家族继承人,她该排第二吧?
49楼:楼上的人疯了吧?别忘了风神医是谁,她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考入到联邦香协的吧,有正式弟子证。
51楼:就正式考入了?闭关一年,出来后就听到这个消息,恐怖如斯,果然是风神医。
64楼:来自香协内部人员,联邦香协,医香皆会的话,要好考很多,风神医去年就考进去了。
77楼:不是吧,在你们那儿,孟小姐已经能跟风神医相提并论了?可别忘了风神医是国内第一调香师,是联邦香协的学员。
92楼:我也觉得第二就有些夸张了,风神医跟她们逼格上就不一样啊,你看风神医平时带任唯一玩儿吗?
93:楼上一看也是圈子里的人,说实话,圈子里是这样的,苏家那位不带其他人玩,风神医跟苏家关系还好,但任小姐……都是要拼命挤苏家那个圈子的,要不然任大小姐为什么一直想要跻身联邦,听说她过了天网海选。
99楼:任大小姐要是真能进天网,格局就能变一下了。
101楼:总结一下,孟大小姐第三,任大小姐第四,都没意见吧?
155楼:没意见,任家这位一回来就闹了这么大风波,我看好她有朝一日把风神医踩下去。
181楼:说把风神医踩下去的,能别说笑了吗?不知道你风爸爸是谁?
189楼:新人,想问一下,为什么风神医这么厉害只是第二?她不是第一个考入香协的吗,发自内心的疑问,莫喷……
192楼:楼上,第一个开通联邦命脉的是苏少,第一个跟联邦四协联系的也是他,你在京城,最多也就能拎一下兵协会长跟他比一下,兵协会长什么人你知道吗?天网第二佣兵。
399楼:@版主,可以更新一下排名了
**
“看到没有,”任家,肖姳向孟拂转述这个帖子,豪气万丈:“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你能上这个榜单,第三啊,你把任唯一踩下去看,她估计鼻子都要气歪了。”
孟拂懒洋洋的磕了粒瓜子,稍微看了眼,“野榜而已。”
有本事把M夏搬出来试试。
“野榜?”身边,任青看了眼孟拂,看她这么淡定,不由愣了一下,然后认真道:“这是地网经过权威算出来的榜单,怎么会是野榜?小姐,你是不明白这个含金量!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价,已经超越了任唯一……”
“今天不是要去开会?”孟拂打断了任青的长篇大论。
“对,”肖姳起身,她不是入选人不能去基地开会,不过她要带孟拂去大厅:“他们人都到齐了,我们走。”
联邦之行,要一个队伍。
孟拂跟肖姳去大厅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已经到了。
任老爷,任郡,任唯乾,大长老,大管事,包括任唯一。
不过两天,任唯一清减了很多,但脸上依旧不温不火的模样,这会儿任老爷正在跟她说联邦的事,“这次你去天网,还有场面试,不要懈怠。”
“是。”任唯一颔首。
任老爷点点头,又转达了百里泽的意见:“这次我们任家带队队长是唯一,你们所有人去联邦要统一听唯一跟百里会长的安排。”
大长老等人起身,回答的很是有礼貌,“是。”
“去开会拿通行印章,都去认认脸,这次联邦之行,千万要小心。”任老爷笑了。
听到这话,大厅里的人都激动起来。
大长老严肃的颔首,“老爷您放心,我会保护好孟小姐。”
一提到孟拂,所有人都忍不住朝她这边看过来,表示会保护好孟拂。
这两天京城闹得沸沸扬扬,孟拂却非常能沉得住气,根本就没有露过面。
人群里,清减的任唯一淡淡一笑:“听说苏家这一次去联邦建基地,会招揽四大家族的成员,统一安排入扎,不过是内部消息,我也是听到他们提过一点。”
大长老一愣,“在联邦建立基地,不过是他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唯一,你跟第一基地熟,这次还是你带队,你能问问成员是怎么安排的吗?”
“联邦都有统一的规划,晚上我问问天网的版主管理,”任唯一开口,“苏家那边,今天正好要带我弟弟他们去学习,看能不能遇到苏地先生他们。”
“差点忘了,”大管事想起开这件事,他摇头失笑:“大小姐是有第一基地通行证的人。”
一行人出去。
肖姳送孟拂跟任唯一,她抓住了孟拂的肩膀,压低声音,看向孟拂:“任家队长怎么是她?明眼人都知道你比她厉害?啧,又是百里泽那个家伙搞的鬼。”
孟拂穿着黑色的薄款风衣,整个人懒洋洋的,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纤长莹白的手指搭在口子边,勾唇笑了下:“别激动,淡定。还好不是我领队,免得麻烦。”
“这可是器协代表的领队,领队跟普通跟班差别太大了,这是地位的象征!最重要的,这个领队能跟联邦苏家那边直接交流,知道这个机会多少人想要吗?”肖姳说着又念叨起来百里泽,“任唯一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肖姳一直在吐槽任唯一。
孟拂掏了掏耳朵,看到任唯乾上了车,她连忙跟肖姳告别,“嫂子,我要去开会了。”
“去吧。”肖姳站在原地,看孟拂上了车。
**
是两辆商务车,除了任唯乾,还有大长老等人。
看到孟拂上来,大长老正了神色,“小姐是第一次去第一基地,第一基地有些规定,你一定要记住。”
任唯乾也抬了头。
“第一,不准乱看乱跑;第二,不准碰任何一样东西;”大长老说到这里,声音变沉,“否则触发了机关,就连大罗神仙都没法救你。”
孟拂点点头。
大长老知道孟拂记性好,他看了眼后视镜,对孟拂也挺放心,又跟她科普其他的小事。
没过多久,车子到达宏伟的第一基地。
经过认证后,直接开入。
孟拂手支着下巴,翻开手机,群里,窦添在询问她“孟大小姐”的事。
相必也猜出来一点。
任唯乾跟大长老都看了一眼孟拂,本来想跟孟拂解释一下第一基地,可看到她不太感兴趣,低头看着手机,大长老稍微一愣,就没跟她科普了。
到达内部宽敞的校场,车子停下。
所有人下车。
任唯一很熟稔的向大长老指路,“大长老,你们去二楼最里面一间房就行,楼上有指路的,我要带我弟弟跟吉信先去训练场。”
“差点忘了,大小姐有这边的通行证,”大管事笑了一下,他有些艳羡的看了眼任吉信跟任唯辛,“你快去吧,我们在楼上等你。”
任吉信跟任唯辛都站在任唯一身后,两人胸膛挺得很直。
任吉信还看了孟拂一眼。
任唯一打了个招呼,直接带着任唯辛两人离开。
大管事等人看着她的背影,感叹一句,才与孟拂一行人去楼上会议室。
第一基地外面闲逛的人不多。
任唯乾等人很快就找到了这次的开会地点,是一个圆桌会议,他们到的时候,百里泽他们十人已经到了。
孟拂找了个角落的一点的位置坐下,距离百里泽很远。
百里泽看了一眼大长老任唯乾带来的十人,微微靠着椅背,他看了孟拂一眼,忽然起身,面色微变:“大长老,今天签章的是苏二,他向来眼里不揉沙,你们人带多了。”
“什么?”大长老猛地抬头,“昨天不是说是苏黄先生吗?他还管这件事?”
百里泽身边的钱队摇头,也觉得疑惑:“今天早上临时改的,大小姐没跟你们说?”
他们早上来的时候,也带了十个人,听说了这件事之后,重新拟了名单。
“竟然是他?现在怎么办?”大长老拿出手上的名单,也是愣住,“他怎么会出面?”
任唯一刚好进来,“怎么了?”
大管事一脸紧张,将任唯一视为主心骨:“大小姐,今天是苏少签章。”
任唯一似乎是愣住,“是吗?”
百里泽深吸一口气,他看了任唯一一眼。
任唯一低头,没敢抬头与百里泽对视。
孟拂终于抬了头,她开口,“有什么不一样吗?怎么都这么紧张?”
“小姐,你不知道,这位苏少是第一基地的管理者,你应该没听过,光是看第一基地这个名头,就让人畏惧了,”大长老摇头,他苦笑,压低了声音,“尤其这位苏少不讲人情,八人是之前的规定,后来大部分家族都觉得八人不够,私自添为十人,四个队长都是知道的。因为苏少爷这两年不怎么出现了,这是我们约定俗成的规定,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还会来管这种小事。”
听到大长老在给孟拂科普这些,钱队瞥了眼孟拂,目光复杂。
任唯乾抿唇,他讳莫如深的看了眼任唯一,然后道:“名单给我,不一定没有退路。”
大长老拧眉,“少爷,这件事我来。”
“哎——”孟拂终于伸手,她抽出大长老手里的名单,“大长老,名单给我。”
大长老一愣,“你……”
大长老要拿回孟拂手里的名单:“小姐,这件事我会跟苏少说清楚,回去后重新添置名单,你听我说,苏少爷跟大少爷不一样,连你爷爷都未必能跟他交锋……”
孟拂把名单卷起,没让大长老去拿,淡定道:“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
已经找位置坐下的任唯一低头,掩下眸底的讽笑,你来处理?你能怎么处理?
大长老跟任唯乾还想说话,门再度被打开。
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门外,连百里泽都没敢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