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898章 月黑風高段蠻來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人氣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898章 月黑風高段蠻來讀書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盛夏时节。
龙湖上荷花绽放,水波粼粼,一弯新月从云后露出,将银色的月光洒在湖中接天的荷叶上。
夜凉如水。
龙湖里有名的特产拟嫩鱼、花鱼、白花都在月光下不时的跃出水面,啄食荷叶,荷叶上更有青蛙鸣叫不停。
鱼跃蛙鸣之中,黑夜里有许多乌么蛮正划着船穿行在湖中,这些乌么蛮世代居于龙湖中的三岛之上,以捕鱼为生。曾经乌么蛮部落也是居住于湖边岸上的,只是后来被其它部落击败,只得退到了岛上。
“终于又要回到石坪了!”
一条木舟上,一名高大的蛮子手按着鹿角刀柄,望着夜色中上苍茫的对岸,心潮起伏。
马上就能重新夺回旧地,蛮子很激动。
乌么蛮在湖岸边的旧领地,他们称为石坪,据说三国蜀汉丞相诸葛亮南征句町,北望云凝如盖,恐蛮兵潜伏,密访其境,就云团聚处掘土尺余,遍地皆石,其形如盘,孔明占云,石为云根云为文彩,千余年后必有规方是域,而文明俨如中州焉。
这个乌么部人世代流传的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借当年蜀汉丞相孔明来给自己脸上贴金,但他们确实就是这么传的,而龙湖西岸也确实是表层土壤肥沃,而数尺之下便都是坚石,面积巨大,普遍皆是,是一块非常宜居的宝地。
当年他们在此平整土地,建立寨邑,栽稻种菜,下湖捕鱼捞虾,旱有湖水,涝有高地,旱涝无忧。
而此地冬无霜雪春不寒,夏不炎热秋不燥。
龙湖更是南中九大湖中排第四,比北面的杞麓湖还要大许多。
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乌么蛮终究还是没能守住这块宝地,被其它蛮子夺去了故地,最终只能退到了湖中岛上,勉强靠着三岛,当起了湖中渔民传续下来。
失去了西岸的石坪旧地,乌么蛮的实力也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如今此时,乌么蛮穷居三岛,只剩下了三个寨子,最大的岛上末束寨也不过剩下千来户了。
当年被走乌么部落的人是旧欣部,汉人记录他们是居住在山林水边的人,只是千百年来,最早的旧欣部其实也早就迁徙走了,没有实力是守不住那块宝地的,反倒是乌么部因为是退到湖中岛上,倒是千百年来一直还在这里。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一茬又一茬的人,来了又走。
弱肉强食,宝地唯有强者居之。
一个个的蛮族部落,在这片湖边的宝地上演着一幕幕的争斗抢夺,石坪的主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后来,北方迁来的和蛮部控制了这一带,而后来,北方南下的汉人大姓爨氏又成了和蛮的宗主。
再到如今中原唐皇的宰相女婿带兵前来,攻破句町,击败和蛮,在红河北岸直到南盘江建立起了一个通海都督府。
于是,石坪被通海都督府设置为石坪县,这里的蛮族都划入大唐直属,就连三岛上的乌么蛮,也被置了一个末束里,下辖三村。
乌么蛮的首领阿彝也被召到石坪拜见都督府官员,还被授为石坪县龙湖乡末束里的里正,那位段参军事甚至因为吃了阿彝献上的龙湖特产拟嫩鱼白鱼花鱼等十分满意,还特给他赐姓段。
于是阿彝就成了段彝,他的名字与湖中三岛上一千多户都被登记到了通海都督府的户籍名册之上。
那位参军走后不久,县里就开始派役征粮,轮值当差,十户抽一丁去筑城修路,另外还要按田亩数征皇粮,按户口数征户钱。
石坪县的县令是一位唐人,但县丞主簿参军户佐等官,却都是唐人从石坪原蛮族大部里挑选任命的,这些部族以前就是一直压在乌么部等小部落头上的,这次得了官职,更是名正言顺的又开始欺压他们。
摊派下来的差役、钱粮,都被他们加征。
乌么蛮甚至还摊上了个上贡龙湖特产的任务,要求他们上缴许多新鲜的白鱼等,又索要许多鱼干虾干等等,数量多的让乌么三寨都怨恨不已。
本来是十户抽一丁去做役,结果大部落把自己的差额转嫁到小部落头上,乌么三部总共只有一千多户人,本只要派一百多丁应役,可县里却征了他们几批人,还是没完没了。
三岛上只是极少量的田地,乌么蛮主要靠捕鱼为生,现在不仅要交鱼,还要派丁做役,又还要交钱,交粮。
段彝紧握着手中的刀柄,儿子因为去县里交的粮不够,而被鞭打上枷,枷了三天,人都差点被枷没了。
暮 然 回首
所以当听说和蛮在大江南面建立起蛮国后,段彝也曾经想着是否要带部落族人逃离迁移,可是后来发现想在大唐控制下逃离,并不容易。
日子一天比一天沉闷,县里的压迫也越来越厉害。
段彝甚至都搞不清楚这些摊派加征究竟是都督府本意,还是说县里趁机贪污,可愤怒的段彝早就已经把这怨恨愤怒也都加诸到了唐人身上。
若没有都督府让那些人当官,若没有唐军为这些人撑腰,这些人也不敢如此压迫他们,所以说到底,肯定他们是一伙的。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南边的和蛮国上岛联络乌么部,蛮国听取了段彝的报怨,也听了他的期望,最后很大方的承诺,将来把石坪都划给乌么部,甚至没多久,使者第二次来,就给他带来了蛮皇孟谷悮的授封状。
授封他为石坪州刺史,封乌么侯。
一纸授令,让段彝豁出去了。
药香 瓌璩
一条条小船悄无声息的轻轻划开湖面,如一条水蛇般游荡前进,向湖西岸靠近。
儿子段平身上披着件皮甲,拿着一把稍弓,这都是蛮皇所赐,东西其实不多,总共也就十套甲,但这是蛮皇所赐。
蛮皇的大军正在北上,乌么部举兵响应便是大功。
蛮皇的使者告诉他们,整个唐人所谓的通海都督府,如今有无数的部落不满唐人和他们那些无耻走狗,都盼着蛮皇杀过江来,而在北面的东西二爨,如今也都愿意摒弃前嫌,一起联合蛮皇把唐人赶走。
在这整个反攻浪潮里,末束寨的乌么部,其实只是那小小的一朵浪花,但段彝却早就已经义无反顾了。
蛮皇给他的任务,便是偷袭拿下石坪。
唐人来后,在龙湖西岸的石坪寨开始筑城,征召附近蛮子修建石坪城,石坪新城内为衙城,也被称为唐城,因为都督府派来的唐人,还有过来经商、移民殖边的唐人都居住在里面。
外面一城又被称为仓城,唐人把征集来的各种物资,还有商人们的商货都储存其中,并派兵看守。
在石坪城旁边,还有一座石坪堡,却是一座并不算大,却挺高耸的石碉堡,驻有唐兵,上面还有烽火。
石坪城还未完全完工,据说唐人计划是在牙城仓城完工后,在旁边建一座更大的新城,称为石坪东城,到时那里会有市场商铺、里坊民居等等,蛮子们也能居住在里面了。
蛮皇要求段彝能够借助他们在龙湖中岛上的优势,在他们到来前,发起突袭夺取石坪,尤其是拿下石坪堡。
因为石坪虽不大,但这里却控扼要道,往东直通唐人的建水城,往北是到通海,往南可直抵红河,隔江与罗盘甸相望,故此蛮皇让他务必夺取石坪。
一座石坪,换一个刺史和侯爵。
甚至将来整个石坪都划给他们乌么部做封地。
相比唐人只授他一个末束里的里正之职,蛮皇无疑更大方。
两边一比,段彝根本不用再半点犹豫。
他亲自挑选了部落三寨中的青壮,都是水性极好,擅操舟浆,勇猛彪悍的年轻人,虽然在岛上当渔民捕鱼,并不用面对什么凶猛的恶兽,可蛮子尚武,若没有保留半点战斗的本事,他们也不可能在岛上呆这么多年,那三个岛他们早就守不住了。
夏风凉凉。
龙湖的夏天其实很凉爽,就算是一年最热的时候,中午也一样很凉爽,早晚更是能穿的住罩衣。
乌么部的汉子们,平时一年四季其实都习惯了光膀子,一条粗布短裤能从年头穿到年尾,但为了今晚的战斗,段彝特意让部落的勇士都穿上了皮甲。
不过这皮甲其实相当粗糙简陋,许多根本就只不过是一件皮衣而已,但终究是多了层皮,打起仗来总比光膀子强。
乌么蛮人的武器主要是渔叉和短刀,这是他们捕鱼杀鱼的工具,如今也充当着兵器。
不需要向导。
这路线段彝等一清二楚,闭着眼睛也能知晓石坪方向,他们虽世代生活岛上捕渔为生,但也经常要上岸拿鲜鱼、鱼干去换取盐、布、针线等物品。
数百条小船无声无声的划到了岸边。
一个接一个的乌么部青壮从船上下来,身上穿着皮衣,手里提着鱼叉或是柴刀,悄悄的摸到石坪城下。
关于作战的计划,段彝早就已经拟好。
趁着夜晚夜黑风高,他们悄然潜至城下,偷袭夺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