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gzt优美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章 反攻開始閲讀-g622g

Home / 歷史小說 / ckgzt优美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章 反攻開始閲讀-g622g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大唐首席女婿
翻盘的时候到了。
李冉头一次觉得这老货看起来如此顺眼……虽然愚蠢,但还算是个好助攻,起码在带人来救场这方面,没有延误太大的战机。
与洛阳城那些朽木比起来,是个可以讲道理的。
“让他们三人来听令,咱们守了这么久,是时候反推一波了。”,李冉别无废话,张柬之却迟迟不动。
“……还有什么问题?赶紧说,我赶时间。”
都市神级高手 西楼月
郁闷的叹了一口气,就知道这老货亲自来没这么简单,否则年近八十了还在塞外吃沙子,图什么。
张柬之老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深邃的光芒,突然半跪下。
“几个意思?”
如此厚礼,李冉受不起,也不想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老货的跪,不是那么好享受的。
“有一事,还请仙师答应,这也是我与皇上商议了许久的意思。”
张柬之并不起来,有些强买强卖的味道。
李冉哪里吃这一套,冷笑道,“那你就跪着呗,我很忙,恕不奉陪。”
转身便走,一点面子都不给。
“仙师,你真的一点都不管大唐的江山了么!”
张柬之的厉声质问在背后响起,这帽子扣得奇大无比,李冉似笑非笑的站住,“你唬我?”
“老朽深知仙师为人,看似狂妄不羁,内里却忧国忧民,我大唐得益于仙师的政策,正蒸蒸日上,有盛世之气象,然国运好事多磨,眼下叛乱未平,还需要仙师出力,令朝堂上诸公汗颜,而平叛之后,又待如何,仙师心中定然有计较。”
不愧是玩弄文字的高手,明明是朝堂上的百官挤兑他才下野的,现在又弄得他不出山,天下苍生不宁似的。
“别废话了,划下道儿吧。”
李冉有些好奇他到底想说什么,淡淡问道。
张柬之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大唐的皇位,还请仙师好好思量!”
“我不是跟你立了赌约么,给你一年时间培养李重俊,怎么,你放弃了?”
“……是!”
没想到对方如此干脆的点着头。
李冉眉头一皱,张柬之这种心高气傲的大佬都坦诚李重俊是扶不起的阿斗,证明那孩子的确没救了。
“好吧,你认输,按照赌约,该赔给我什么就赔什么。”
“老朽并非赖皮之人,而是仙师对这赌约,并不看重。”
张柬之再次摇头,眸子里闪过一丝利芒,“仙师,这大唐的皇位,皇上已有最佳人选。”
“……我不听!”
李冉眉毛一跳,已经知道他要说谁,想也不想拒绝。
“仙师!莫非你要看着大唐的江山断送了不成!”
张柬之声音陡然高了起来,“太上皇驾崩前,曾专门秘密召见过老朽,直言仙师之子李政有天人之姿,身负皇家血脉,若过继给皇室,定能承接江山!”
这老货竟然摊牌了……
李冉细眯着眼睛,半响没有说话,拒绝是肯定的,他更好奇的是,为何百官对自己的态度跟防贼似的,却会同意由自己的儿子接任太子之位。
没错,政儿的确有一半的皇家血脉,又深得李显血脉,只要过继给皇室后,老丈人若执意要立李政为太子,从法理来说,虽然肯定比不上李显自己的血脉,但比起什么相王李旦一系,孰优孰劣,却很难说。
毕竟经过了武则天改制周朝几十年,老李家的血脉传承,也不像监国初期那么严格。
猛然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你们想效仿刘弗陵的典故!”
汉朝皇帝刘弗陵的例子堪称经典,他老子想立他为皇帝,又怕外戚干政,直接来了个骚操作,立刘弗陵为太子后,立刻将他母亲已经娘家人杀了个干净。
套用到现在,那就是立李政为太子后,他李冉和仙蕙儿都得死……既找到了优秀的皇位继承人,又清除了潜在的政敌,这些百官的如意算盘,还打得真响亮!
“仙师切莫多疑,我等安敢有如此歹毒的心思!”
张柬之赶紧赌咒发誓,他这诚惶诚恐的样子,到不像是骗人的。
当然,歹毒的心思没有,勾心的算计却是真的。
少女妖王:殿下别闹
“若李政继位太子后,还请仙师以后不要再回洛阳来。”
言下之意很明白,下一任皇帝,依旧得由百官辅助,而不是李冉本人。
“……张大人,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李冉差点笑出声来,总觉得这老货在异想天开。
“因为仙师你,始终是皇上的好女婿,这大唐的江山,若所托非人,皇上不会放心,你也不会甘心的。”
这句话让李冉的揶揄笑容瞬间戛然而止。
不得不承认,这老货戳心窝子的本事见长了……没错,李冉的确不想自己付出的心血付诸东流,以目前的朝局态势来看,若李显作古后,现有的工人政策还能不能维持,是两可之数,若守旧派扶持新君上位,废除了既定国策也不是不可能的,那样的话,毕竟造成社会动荡,让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工人阶层再次消沉下去。
而李政上位就简单多了,哪怕百官依旧占据着强势的地位,但他一定会继承李显的国策,并且可以作为平稳新工人阶层与守旧派的调和人……毕竟他是李冉的儿子,天然具备这种身份属性!
难怪张柬之会提出这个请求……看来社会各阶层中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工人阶级的存在,大地主和士族们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今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将共存,或许现有的阶级隔阂会被打破也说不定!
“仙师不用立刻回答,这个提议,是老朽的,更是皇上的,他目前龙体康健,你有很长的时间做抉择。”
张柬之见他陷入沉思中,立刻磕了一个头。
“还请仙师做决定时,多多想想这黎明苍生。”,只要不是当场拒绝,就有回旋的余地,这老货的读心术水平也见长了。
“……我不答应!”
然而李冉就是李冉,说过的话,不会轻易改口的。
瞧见对方失望的眼神后,又淡淡一笑,“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我只想平叛!”
“是,仙师!”
张柬之顿时大喜,犹如看到了被关紧的大门露出了一条缝隙。
双方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
走出营帐后,早已得到消息的王忠嗣等人皆在外面等候着。
“拜见仙师大人!”,三位小将齐齐跪下。
“你们的军队在哪?”,李冉单刀直入,问得干脆利落。
“骑兵已经绕到了叛军的侧翼,没让对方发现,重甲步兵编入边军本镇,目前顶在第一线,而新设立的海军,沿着白江口北上,准备择一僻静处靠岸,切断突厥人东逃的退路。”
王忠嗣立刻禀报了军情,与薛思行等守成之将高下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