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d2f人氣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真正的脊樑!鑒賞-2bnoo

Home / 都市小說 / wad2f人氣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真正的脊樑!鑒賞-2bnoo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在楚云上车之前,他准备了很多套开场白。以表达对这位长者的尊敬。
可当他坐上车,坐在尉迟爷爷的旁边时。
他却发现自己不说话,就是对尉迟爷爷最大的尊敬。
是的。一句话不说。就是对这位曾跟爷爷拍桌子的大人物,最大的尊重。
老爷子年过八旬,满头花白。
气色看起来还不错。但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说是年过八旬,估摸着都快九十了。
亿万千金的极品保镖
但他的身子骨依旧硬朗。
至少看起来,是硬朗的。
他眉宇间,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慈祥和蔼。
和楚云当年在楚家见到的样子,颇有些出入。
“其实早几年,我就该见你一面。”尉迟爷爷的谈吐很从容。声音不大不小,语速不快不慢。充满了沉稳与内敛。
“但你母亲却觉得还不是时候。”尉迟爷爷缓缓说道。“所以又拖了几年。”
楚云微微点头。说道:“那您现在见我。是因为我妈给我定下了目标。您觉得时机成熟了?”
“不是。”尉迟爷爷摇头说道。“你是否听从你母亲的决定去执行,我不关心,也不会参与讨论。我只是单纯想见见你。和你聊聊天。”
说罢,尉迟爷爷笑了笑。说道:“当年在楚家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挺喜欢你的个性。不像你爸,更像你爷爷。”
“我记得您跟我爷爷拍过桌子。”楚云说道。
“不拍桌子的交情,不算交情。”尉迟爷爷摇头说道。“你爷爷是个犟脾气。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我俩在一起,不吵不闹,那就是客气,是虚伪。”
楚云微微点头。
拍桌子的交情,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尤其是跟自己的爷爷。
楚云当年年轻,却也大抵知道爷爷在燕京城的地位。
任何人来楚家,不论是架子排场多大的大人物。在爷爷面前都得盘着。不敢嚣张。
唯有尉迟爷爷敢拍桌子。
这份交情,楚云懂。也知道在爷爷心中,尉迟爷爷的地位有多重。
短暂的沉默之后。
楚云虽然不清楚尉迟爷爷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但既然有这么一个前辈大人物在场,他自然是想让尉迟爷爷分析一下的。
“您赞成我妈的决定吗?”楚云很随意地问道。
“你赞成吗?”尉迟爷爷反问道。
“一开始我是不赞成的。”楚云摇头。
“人往高处走。”尉迟爷爷说道。“做有挑战的事儿,总归不会错到哪儿去。”
楚云点头说道:“本来在今天之前,我还有些犹豫。还不想太早的下定决心。但今晚过后,我想我可以下定决心了。”
尉迟爷爷没多问。
他似乎并不好奇。
又或者,楚云所经历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毕竟,楚云走过的路,他都走过。
国无边疆 业余探索者
楚云见过的,他也见过。
他的阅历和成长轨迹,是没几个人比得上的。
他不必问,也知道一切。
“下定决心就好。”尉迟爷爷微微点头。“我带你去个地方。”
楚云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轿车缓缓驶向远处。
在一处能欣赏部分燕京城风景的地方停了下来。
尉迟爷爷下车,在楚云的陪同下,活动了一下筋骨。
“三十年前,从这个角度看燕京城。破破烂烂,也没几栋像样的建筑。”尉迟爷爷说道。“要生机没生机,要经济没经济。大家过的物资匮乏,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还是渴望更好的生活。”
“后来。经济改革,国家的环境好。老百姓也能顿顿吃上肉了。”尉迟爷爷缓缓说道。“大家都默认了这样的好。却并没在意过,这样的好日子,是谁打造出来的。又是谁,拼全力搏出来的。”
“现在,华夏经济体已经是世界第二。就算是最强大的国家,对我们也十分的忌惮。甚至想方设法地,想要压制我们的发展。”尉迟爷爷说道。“但一头已经苏醒的雄狮。又岂是猛虎所能压制的?”
楚云微微点头。
他明白尉迟爷爷这番话的道理。
却不知道尉迟爷爷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
国家的发展,这种格局太高了。
高到现在的楚云,即便有心,也没有能力去指点江山。
“一个人的成长,殊为不易。”
“一个国度的强大,也是靠几代人的积累换来的厚积薄发。”尉迟爷爷缓缓说道。“都说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华夏有今日的成就和国际地位。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但哪一个人的功劳,都不能忘记。”
楚云点点头,唏嘘道:“是啊。这是几代人的努力成果。”
“所以,这是国家大事。是家国情怀。”尉迟爷爷直勾勾盯着楚云,话锋一转道。“你说,华夏走到今天是如此的艰难。能交给一个毫不关心,也没有任何兴趣的人手中吗?”
楚云闻言,当即脸红心跳。羞愧难当。
老妈的豪言,是放下来了。
而楚云,却始终在那期期艾艾,在那矫情着不知道该不该按照老妈的话去做。
可反之。
在尉迟爷爷眼里,你连走上这条路都如此的模棱两可,都不敢拍胸脯保证。
国家大权交给你这样的人。你配吗?
你有这个资格吗?
你对得起几代人的努力吗?
“这片江山,打下来不容易。要守住,何其困难?”尉迟爷爷口吻平淡地说道。“你母亲的态度,我了解了。我的态度,你了解了吗?”
楚云重重点头。说道:“您放心。我不会拖国家后腿。”
“你是一个战士。是一个满身荣誉的战士。”尉迟爷爷说道。“你的智慧和才能,也是有的。但有些事儿,不能勉强。”
“我明白您的意思。”楚云也觉得。自己跟老妈在哪儿唧唧歪歪的,太过儿戏了。“我会去劝我妈放弃这个念头。”
还不如人尉迟爷爷一番话说的通透。
那无上的权力,就算有能力去争。
争到了之后呢?
守得住吗?
能娴熟地运用那份权吗?
对得起全天下吗?
“不。”尉迟爷爷坚定不移地摇头。“我赞成你母亲的态度。我也会支持你。”
“啊?为什么?”楚云头皮发麻。
“因为你爱这个国家。”尉迟爷爷说道。“因为你是这个民族,真正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