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ciw精品都市言情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三十九章.吾名青兜閲讀-2mlod

Home / 科幻小說 / vyciw精品都市言情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三十九章.吾名青兜閲讀-2mlod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穿越从武当开始
见如来如今还无意开启道佛之争,与玄门争夺香火信仰,长耳定光佛也便没再继续多言。
毕竟他们此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完成西游,只有做成了这场西游的功德,他们西方佛门的信仰与教义才能够传播出去,迎来兴盛的机会。
所以此刻对他们来说,很多事情都需要暂且放下,就算暂时吃点亏也无所谓,孰轻孰重,他们还是分得清的,又怎会做那种丢了西瓜捡芝麻之事。
如来说道:“好了,那车迟国之事,便暂且放下吧,待到日后再考虑也不迟,长耳定光佛你若无事再禀报了的话,便回去吧,尽快督促玄奘师徒尽快完成西游大业才是正理。”
长耳定光佛点了点头,刚想要告退,突然又想起一事。
“对了,佛祖,吾还有一事要向佛祖禀告。”
“何事?”
总裁令:女人哪里逃
“是那孙悟空!”
长耳定光佛神色肃然道:“佛祖有所不知,那孙悟空,如今却是越发的奸猾刁蛮了。”
“此次唐僧师徒路经车迟国,吾本欲借唐僧师徒之手,与那车迟国中的三个妖道斗一斗法,正好除去了他们,打击一番东方玄门的气焰。”
“可谁知,那孙悟空却是刁奸耍滑,出工不出力,故意坏了吾等的算计,让我佛门在玄门之前又失了一次面皮,此事决不能就这般轻易算了。”
“那孙悟空如今,怕是已经对佛祖起了反心,故意处处反过来帮助外人,坑害我佛门利益,却是不可再这般下去了。”
“所以弟子敢问佛祖,是否该派出六耳…”
“长耳定光佛,慎言!”如来皱眉打断了长耳定光佛。
此事关乎他一番深远算计,不止是天庭与玄门,就连他佛门内部之中,都需要隐瞒,知晓者只有寥寥数人,又怎能轻易宣之于口?
长耳定光佛见如来神色不虞,赶忙告罪道:“佛祖恕罪。”
如来点了点头:“嗯,此事你不必再提了,吾自有安排。”
“是,佛祖。”
且不提如来与长耳定光佛的一番交谈安排,却说唐僧师徒离了车迟国之后,又是一路行去,期间倒是又遭几难,不过也都被孙悟空与天蓬轻易化解,直到…
保镖娘子好嚣张
这一日,唐僧师徒来到了一处名为金兜山的所在,行路途中,唐僧腹中饥渴,但包裹之中已经没了干粮,且方圆数百里内,都无有人家,只能让脚程最快的孙悟空外出化缘去。
剩下的师徒几人则继续前行,也是巧了,几人才又行了不到二里路,便望见了一户高宅大院的人家。
虽然这荒郊野岭中,突然出现一户气派人家,难免让人生疑,但天蓬却并未从那人家之中看出有什么不对,又见庭院之中生起炊烟,一阵馒头香气传来,天蓬索性也不再纠结什么了。
管他究竟是真的人家,还是妖怪洞府呢,有馒头就行了,就算居住在此地的是妖怪,大不了就打发了那些妖怪就是了。
师徒几人便上前敲响了门,随后只见院中走出一宽额剑眉的威严中年人,天蓬仔细的打量了其几眼,也未看出什么不对,便笑道。
“这位施主,俺与师父师弟,是从东土大唐,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路过此地,腹中饥渴难耐,见施主家中有炊烟升起,便厚脸前来化缘一番,还请施主施舍几个馒头给和尚果腹。”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天蓬,目光一闪,笑道:“原来是自东土大唐而来的高僧,几位大师快快请进,正巧吾家中蒸好了一屉馒头,便请几位大师饱饱腹。”
天蓬几人进了小院,来到厅中,中年人出去了一趟后,很快便端着几盘馒头回返,招待天蓬等人。
唐僧赶忙行礼感谢道:“多谢施主。”
中年男子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对了,还未请教过施主尊姓大名?”
“吾姓青,单字一个兜。”
“原来是青施主。”
青兜?好奇怪的名字,天蓬隐隐感觉,自己似乎从哪听过这个名字一般。
几人一番互通姓名法号之后,也算是认识了,便就闲聊了起来,聊了一阵后,唐僧几人也吃完了馒头,青兜这才突然说道。
“对了,吾曾听闻,有个打东土而来的唐僧,乃是十世轮回的善人,若能吃他一块肉,便能长生不老,这唐僧…应该便是大师了吧?”
闻言,唐僧师徒脸色瞬间一变,天蓬更是召出了自己的九齿钉耙,将唐僧一把揽到身后,神色戒备的朝青兜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青兜看了天蓬一眼,笑道:“哈哈哈,那你且看好了,吾是什么人!”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嗡!
一阵如水波般的波纹瞬间自空间中闪过,下一瞬,那飞檐绮户的大厅,瞬间化作了一处岩洞,唐僧师徒身边更是瞬间浮现出众多长得奇形怪状的小妖。
这里那是什么高宅大院啊,分明就是一座妖洞!
那青兜也瞬间现出了一副牛鼻蓝脸的妖怪模样,可将唐僧给吓得不轻。
“该死!我们中了妖怪诡计了!”天蓬一声大喝,瞬间暴起,一挥手中钉耙,便朝那青兜打了过去。
“沙师弟!我来对付妖怪,你且快护着师父离开妖洞,待我解决了妖怪,便来寻你们。”
“哼!”青兜一声冷哼,“吾这洞府,岂是你们说来就能来,说走便能走的?!”
还有天蓬你这厮,居然敢向吾动手,今日少不得狠狠收拾你一番!
只见青兜抬手往虚空中一抓,一抹金光顿时被他抓出,光芒一闪之下,化作了一只其上铭刻无数咒文的古朴钢镯。
鬥 戰 狂潮
又见青兜将手中钢镯往天蓬一掷,天蓬手中的九齿钉耙便猛地从他手中脱手飞出,被那钢镯套了去。
“金刚镯?!”天蓬像是见了鬼一般的惊叫了一声,然后便被那钢镯当头砸出了一个大包,顿时一头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沙僧在听天蓬喊出金刚镯之时,亦是面色一变,同样都还未来得及作何反应,便被那钢镯一下砸翻在地。
不远处的白龙马见到天蓬与沙僧两人的下场,身上那隐隐泛出微光瞬间便暗淡了下去,当真就如同一匹凡马一般,毫无反应的把头转了过去…
瞬间,场中就只剩下了唐僧一人呆立在原地,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好了,唐僧,你也不必害怕,我这几日还不吃你,再过月余,便是除夕了,到时我再把你洗剥了做成饺子。”
唐僧闻言,不禁悲愤不已,这说到底不还是要吃贫僧吗?现在就吃,还是等一月,等过年再吃,不都是一样的吗?!
“大..大王,求你就放过贫僧把。”
“这不成,早几月前,吾就准备好了,还特意让小的们酿了一坛醋储藏着,就等着吃唐僧肉饺子过年了,怎么可能因你和尚一句话,便放过你?”
唐僧又说道:“大王,虽然如今贫僧以及三个徒弟都已经落入你手,但是贫僧还有一个大徒弟孙悟空在外,他当年,可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
“若是知晓大王你抓了贫僧的话,定然要到大王的洞府来闹,搅得大王不得安生,大王便不能放了贫僧,化干戈为玉帛吗?”
青兜只是不屑一笑道:“唐僧,你想拿那弼马温来吓唬吾,却是打错主意了,别人怕那弼马温,吾可不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