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 起點-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相伴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 起點-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相伴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南瞻部洲,大唐。
这是当今南瞻部洲最强大的国度,土地辽阔,横跨数万里,带甲精锐数以百万计,谋臣猛将比比皆是,而在当今大唐天子李世民的主宰下,大唐国却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富足,万国来朝!
然而便在大唐国都长安之内,却是发生了一件奇事!
“救命……救命……”
天子寝殿之内,骤然传来数声呼救,而待一众宫人匆匆赶内查看之际,看见的却是当今圣上李世民脸色泛白,满面惊恐,仿佛是遭遇到了什么大惊吓一般,已然去世的情景。
当下,整个大唐皇宫都是乱作一团,宫人争先恐后的四处去报信,不多时,皇宫之内已然挂满白幡,一片哭泣之声!
精华玄幻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愛下-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熱推
当今天子马上取天下,南征北战,平定七十二路反王,又御北虏与境外,斩其可汗首级,灭了草原数国,战功赫赫,天下传唱,更不必提其人与内政上更是很有心德,即位不过短短十三年,便是打造了大唐盛世,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生活富足,被周围数国尊为天可汗!
这样的一名开国君主,就这般在正当英年之际崩殂,对于大唐帝国来说,当真是天塌地陷一般的大事!
宫内御道上,数名穿着绯袍的当朝权贵一脸悲戚的朝着天子寝殿走去,这些都是天子老臣,对其忠心耿耿,甚至曾经替天子夺位,各个都是当朝柱石。
然而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悲伤来的格外真实,毕竟那么些年的南征北战,彼此之间感情已然深厚无比,再换了任君王,哪怕是当今天子亲子,也难免多了几分生疏。
一脸大胡子犹如土匪模样的程咬金骂骂咧咧的道:“直娘贼,陛下龙体康健,昨日间还与我校场较技,怎生今日便崩殂了,莫不是那几个小的等不及了,在暗中下手!”
“休要胡说,几位皇子都是极孝顺的,陛下又早立太子,他们能有什么心思!”
身材挺拔、面容清癯的秦叔宝皱眉呵斥道:“老程你收收性子,如今陛下不再,可不敢再犯浑了!”
他们这些人,早年出身瓦岗寨,虽说这些年养尊处优,但是难免有几分匪气,这一点程咬金身上体现的最多,却是其人性子犹如滚刀肉一般,是个混不吝,偏偏福大命大,屡次出征都能带来好运,是以李世民颇为喜爱,亲口说他是大大的福将,对程咬金的些许失仪却是从不计较。
然而天子胸襟宽仁如李世民者,周围诸国往上数一千年,也难以寻到一个!
在这种天子崩殂,新皇登基的当口,稍有不慎留下把柄,日后说不得便会被清算,也难怪秦叔宝要让程咬金慎言了!
程咬金撇了撇嘴,却是转眼看向了人群里面最年轻的那名权贵,这厮看起来不过十七八的模样,连须都未曾蓄,站在一众朱紫大员里颇为显眼。
此人却是当今天子钦封的蓝田侯云烨,虽然年轻,但是却颇有才干,立下了无数大功,乃是当今大唐帝国最显眼的后起之秀,便是老一辈的诸多干臣对他也是佩服不已!
程咬金素知这云烨足智多谋,然而云烨此刻表现的很不寻常,却是苦着一张脸自言自语,口中说着什么“贞观二十三载,怎么成了贞观十三载”之类的话。
程咬金不禁瞪着一双牛眼出言问道:“什么贞观二十三载、十三载的,云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云烨闻言,浑身顿时一个激灵,看见随着程咬金一句话,一众开国功臣都是死死盯着他的模样,不禁苦笑一声,道:“陛下……陛下兴许还没死……”
“陛下没死,你所言当真?!”程咬金一激动下,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已然压在了云烨肩头上。
人氣連載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七百八十九章 地府相伴
他多年从军打熬的力气绝非等闲,开山裂碑都是轻易,云烨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撕成两半,他当下连道:“程伯伯轻些,小子也是随口一说。”
“什么随口一说,这消息哪里来的,陛下到底死还是没死?!”程咬金着急问道。
而周围一众武将各个都是情绪激动,没谁有帮云烨的意思,一个两个都是想得知消息。
云烨叹了口气,他前世的记忆,这位大唐君王分明是死于贞观二十三载,可这如何能说出来?!
正在踌躇之际,他脑中灵光一闪,响起了一个如今在长安内大有名望的人名来,却是当即回答道:“是袁守城,前些日子我去他那里替陛下占了一卦,他说陛下当有二十三载的帝运!”
袁守城!
在场一众大臣闻听此言,各个都是神色激动,袁守城的大名他们自然是听过,长安内外有名的神算子,号称算尽天机,从无遗漏,其人一日三卦,不论古往今来诸般事宜,都能轻而易举的说对,绝不是那些糊弄人的江湖术士!
“陛下有救了…陛下有救了!…”
一众大臣都是兴奋的欢呼,唯独云烨却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充满了担忧,如是李世民真的有二十三载帝运那还好说,可没有的话,他今日的言语,便是取祸之道了。
“这是哪儿?”
阴曹地府内,一脸迷茫的李世民看着周围陌生到有些阴森的画面,眉头不禁紧紧皱在了一起,他为皇帝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是睡个觉的功夫,先是泾河龙王鬼魂索命,随后便从寝宫到了这阴森的破地方,面前还多了一对牛头人、马头人,你叫他如何能缓过来?!
“这是冥府,李世民,你时辰到了!”牛头人说道。
“阎王叫你三更时,不可留人到五更,李世民,你阳寿尽了!”马头人说道。
“阴曹地府?!”
李世民微微一愣,随即响起了那些传说中的仙神鬼怪,再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二人模样,饶是他久经大阵仗,也是忍不住尖声喝道:“你们是牛头马面?!”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却是凡间流传最广的四名勾魂使者,相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玉帝王母、如来真武等等,这与人生死挂钩的几名死神,才最是让人心中震颤的!
被叫破身份,那牛头马面二人嘿嘿一笑,却是拉起李世民便往枉死城内走,根本不管其人嘴上说什么,可怜李世民文武双全,历经战阵,出生入死,什么都没怕过,今日满腹锦绣,却是没有一丝半缕能拿出来使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牛头马面二人推入了判官殿内。
看着鬼差领着这李世民的魂魄入了判官殿,牛头马面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
牛头道:“直娘贼,李世民这厮帝运未尽,有紫微星护体,你我兄弟二人抓了他,少说也要倒霉上五百年,真是他.娘的苦差事!”
“大兄不必难过,地藏菩萨说了,这趟差事出了头的,可是有舍利子赐下,还能到他老人家座下听讲三次,折了五百年气运也是划算!”马面浑不在意的道。
“你这厮懂什么,这些好处,为何那黑白无常两兄弟不上赶着,反而要我们兄弟二人上?!”牛头没好气的道。
马面也是微微一愣,这一次的差事,黑白无常可硬是要拿以前的赌约赶着他们接的!
“还请大兄明言!”马面问道。
牛头道:“如今三界大劫,这李世民还魂,便是西游取经开端,你我兄弟二人勾了他的魂魄,帮了佛门,可是你可知,五百年后,还有一劫,届时佛门极有可能被颠覆,现在与佛门走的近了,到时候没准倒霉的便是吾等兄弟二人了!”
“这……这消息大兄你是从何得知的?!”马面神色肃重的问道。
西游大劫是秘密,可也不是秘密,终究有不少仙神知道,牛头马面这两位地府阴神,看起来不起眼,然而其人不知道占据这个神位多少年,后土娘娘身化轮回之后,也就是巫妖大劫之前,这地府便成立了,这两人的人脉非同小可,想要了解大劫之事却不是难事。
而五百年后的佛魔之劫,知晓的人便少了许多,一来这是罗睺和道祖的博弈,层次太高,一般人关注不到,二来嘛,则是佛门两位圣人的刻意遮掩,总不至于大劫还未开始,让三界神魔都彻底远离佛门了吧!
牛头道:“是真武神殿,前两日我去北地勾魂,恰巧碰见了龟蛇两位老哥,他们与我喝了几杯,酒桌上的透漏,马面,你今后可要招子放亮些,少于佛门之人牵扯,不然的话,五百年后,只怕你我兄弟二人也要被扯进那一场大劫!”
“可是大兄,这可是地藏菩萨讲道三次,机会难得无比,就这般放弃了?!”马面睁大眼睛有些不甘愿的道。
他们兄弟二人之所以这么些年还是一个小小的勾魂使者,不就是因为法力不济,没有大靠山吗!
而这次讲法,轻易便能傍上佛门的大粗腿,要知晓如今的幽冥地府,可是佛门做主,只要地藏菩萨相中他们,日后的好处简直不要太多!
“糊涂,命重要还是机会重要!”
牛头恨铁不成钢的狠狠拍了些马面的头,怒道:“倒霉五百年就算了,你还想上赶着去送死,怪不得人家黑白无常兄弟就是比咱们兄弟受阎王爷器重,你这猪脑子!”
马面真要顶嘴,忽然见得判官殿内,那李世民被崔判扶着走了出来,当下不敢言语,直勾勾的盯着这二人,待见其直奔奈何桥去时,马面不禁惊道:“不对啊,大兄,阎王爷不见他们吗?!”
等闲的小鬼是任由底下的人发落,可是李世民这样的非凡人杰,气运浓厚,加上有天子功德护体,阳寿未尽,是极有可能死后登临人族圣地火云洞的,一般情况下,十殿阎罗中的某一位都会出面结个善缘,可这直奔奈何桥,分明便是转生,这可是奇了怪了!
牛头冷冷一笑,道:“没什么不对的,阎王爷也不想沾染上干系呗,你这小子,还死心眼要去见地藏菩萨?!”
马面顿时默然,先前牛头说话他能当耳旁风,可是这阎王爷都避嫌的模样,却是由不得他不考虑几分,毕竟牛头那句话说得对,什么都没命重要!
且说李世民回转凡间,因为畏惧生死,当即发下明旨,要召集天下僧道,办一场七七四十九日的水陆大会,超度亡魂,一是渡化那惨死的泾河龙王,二吗,则是为了消除自身业障,毕竟李世民南征北战,手下也是冤魂无数。
圣旨一下,天下僧俗都是望风而动,而在那长安城金山寺内,罗汉道果的法明长老,面对前来传旨的钦差,却是拒接了圣旨,道:“贫僧年老体衰,恐怕不足以胜任主持水陆大会的差事,还望钦差体谅。”
传旨的钦差,却是那早已退居二线,享受富贵闲散的前当朝丞相殷开山,因为膝下只有一女的缘故,他早年为了求子可是笃信神佛,深知这位法明长老的厉害,寿数只怕不止一百,是一位真正有德的高僧!
他劝道:“大师何必拒绝,这是利于社稷江山的法会,大师主持一回,不提那些世俗的声名富贵,但是超度无数亡魂,便是一场无量功德!”
“大人不必再劝,贫僧心意已决,不过这水陆大会主持人选,贫僧却是可以推荐一人,保准让陛下和大人满意。”这法明禅师笑道。
“哦,还有这等高僧?!”
殷开山深知法明长老的性子,绝不会谎言欺瞒,当下道:“烦请大师请出这位高僧,本官这便带他去见陛下!”
法明禅师点了点头,轻轻拍了两下手,道:“玄奘,出来吧。”
禅房之外,随即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着‘吱呀’一声的推门声响,却见得一个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和尚走了进来。
这和尚身子挺拔,面容俊秀,一双眸子深邃如海,蕴含着无穷的智慧,浑身上下满是禅意,仿佛有佛光透体而出一般,一看便是得道高僧。
殷开山微微一愣,却是没来由的,心中涌起了一阵亲切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