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七百三十二章 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熱推

Home / 都市小說 /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七百三十二章 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熱推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妈妈,今天我们去哪啊……我们快点吧……”
“……小心着,别摔着……”
电话这头,听着透过地府通讯器,在耳边响起的,老人一遍遍呢喃着的话语声,
廉歌也没出声说什么,转过视线,看着窗外远处。
窗外楼下,几个小孩玩闹着,追闹着,几个带着小孩的父母同自己孩子说着话,往远处走着,
混杂着的些话语声,透过窗,在屋里响着,又再渐远。
……
“……我害怕……闹饥荒的时候,在院子里跑的鸡,早已经被杀了,卖了,后面也没能再养……桑葚树上的桑葚叶已经全被扯下来,煮来吃了……”
电话那头,佝着腰,抬着头,目光恍惚着,老人似乎望着远处,沉默了许久,又再出声说道。
“……我和我娘逃荒逃出村子的时候,没能拿走那个木陀螺,院子边的桑葚树,已经没了桑叶,树枝已经干枯了,村子外边的河已经断流……我爹我妹妹已经饿死,屋旁边人家早已经逃荒去了……正是过年的时候,一户户人家门前,也没再贴春联,没人在院子里扫着院子,也没人放鞭炮……”
望着远处,老人目光恍惚着,再顿了顿动作,有些沉默,
“……我害怕……我害怕……我回去的时候,会看到村子已经荒了,会看到那颗桑葚树早就枯死了,会看到村子外边那条河还是干的……会看到路上地里,长满了杂草……我害怕……村子里还是像我跑出的时候那样,已经没人了……”
呢喃着,老人望着远处,目光恍惚着,再顿了顿动作,缓缓转过了些视线,又再沉默下来。
屋里,再安静下来些,只剩下透过窗边缝隙拂进屋里寒风,扰动着窗帘的窸窣声,
和电话这头,楼下传来,透过窗户,透过地府通讯器,在电话那头隐约响起的小孩追闹声,欢笑声,
“……妈妈,早上我想吃饺子……”
“……好……那妈妈一会儿给你点碗水饺。”
“……去玩咯,去玩咯……”
“……我比你跑得快,我最先到这儿的……”
……
“……从那出来后,一辈子,我都没再回去过。就只是听去过星城市那边的人讲讲,讲讲星城市那边的事情……逃荒出来的时候,记在脑子里,回家的路,也越来越模糊。”
那小孩的追闹声渐远,电话那头,又再安静了会儿。
老人转动着有些浑浊的视线,似乎望着远处,沉默了会儿,又再出声说道,
“……病倒了,躺在床上那会儿……脑子里面又好像止住地想起些事情……小的那会儿,我爬到那根桑葚树上,我妹妹站在树下望着我时候的模样……想着我撵着鸡,我娘在后面招呼着我的模样……想着过年时候,我爹搭着梯子,贴春联时候的模样……晚上睡着了,做梦的时候,止住又梦到我爹,梦到我娘……梦到我妹妹……梦到我妹妹也能爬上桑葚树了,我们两个爬在桑葚树树杈两头,吃得满嘴都乌红,我娘叫我们回家吃饭了,给我们一人煮了碗饺子,还打了个荷包蛋,我爹搬出来了藏在灶台底下,很久的桑葚酒,说我也长大了,给我也倒了一杯……那杯桑葚酒,好甜啊……”
老人有些浑浊的眼底,目光愈加恍惚,似乎回忆着,嘴微微张着,渐又再止住了声,
“……我想回家,我想回去……我想回家……可是我害怕……害怕……”
“……我想回去……我想回去……”
老人再呢喃着,不知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对廉歌讲,一遍遍说着,重复着,
“……我想回家……我娘在那……我爹在那……我妹妹在那……我家在那儿……”
呢喃着,话音渐止住,老人抬着头,目光恍惚着,似乎望着那村子,那村子里,那座熟悉的屋子,院子,院子里熟悉的身影。
……
电话这头,听着耳边响着的老人话语声,廉歌停顿了下目光,也没多说什么,再转过视线,看向了窗外远处。
电话两头,再安静下来。
……
“……前一天的时候,已经有些迷糊了,模模糊糊的,脑子里,就再想起些事情,想起村子里的屋子,想起……”
“……再然后……”
老人转动着有些浑浊的视线,转过头,望了望站在门边的果果一家人。
“……我想回家……我想回去……”
又再呢喃着,老人目光愈加恍惚,出声说着,又再沉默下来。
屋子里,愈加有些安静。
……
“劳烦,让那小女孩一家人重新回来吧。”
听着地府制式通讯器里传出的话语声渐平息,电话那头渐安静下来,
廉歌顿了顿,再转回视线,对着地府通讯器那头说了句。
“……是,卑职遵命。”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三十二章 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电话那头,鬼差再朝着身前躬身,恭敬着应道,
又再转过些头,看向了那站在门边稍远地方的小女孩果果一家人。
“小姑娘,你们可以过来了。”
对着那小女孩,鬼差出声说道。
“……爸爸,那位大哥哥叫来的黑衣服哥哥让我们可以过去了。”
果果赶紧转过头,对着自己父母再出声说道。
俞明志和他妻子听到果果的话,朝着那空荡处望了望,再带着果果重新走了回来。
……
“……廉先生,已经好了吗?”
走到放着手机的桌子跟前,俞明志再出声问了句。
“已经有些了解。”
转过视线,看了眼视频电话那头的果果一家人,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应了句。
“……那……为什么……他一直要缠着我们……”
俞明志转过头,朝着旁边不禁再望了望,回过头,再出声问道,
“……爸爸,我知道,我刚才都听到那位爷爷说了……他想家了,他想回去,他想跟着我们回去……”
旁边,小女孩果果回过头,望了望那老人,转过头,再对着她父亲脆生生说着,
俞明志听着小女孩果果的话,再转过头,望了望果果刚才看的方向,再看向了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
“他不是缠着你们,是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电话这头,看着视频电话那头的俞明志一家人,廉歌再转过视线,望着窗外远处,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他家在星城市边上,大河镇,傍河村。”
闻声,俞明志和果果母亲都有些沉默下来,转过头,不禁再朝着旁边那空荡处望了望。
“……妈妈,那位爷爷不坏的,他就是想跟着我们,能够找到回家的路……我们让爷爷跟着吧,爷爷都好久,好久,好久都没回家了……”
小女孩抬着头,再冲着她父母说着。
俞明志和果果母亲闻声,再沉默了下,望了望那空荡处,再转回头,看着果果。
“好,那听果果的。”
对着果果微微笑着,俞明志伸出手摸了摸果果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