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逢春討論-第300章 風不止鑒賞

Home / 言情小說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逢春討論-第300章 風不止鑒賞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冯锦西怕冯橙误会他又去了风月场所,忙解释:“就在大街上。当时她被一个似是富家公子的人骚扰,被我撞见了。”
冯橙眼神一沉:“三叔帮她解围了?”
冯锦西尴尬摇头:“没有,我装作没看见走过去了。”
他到现在还记得杜蕊见他无动于衷走过时的错愕眼神。
冯锦西的真实心情是惭愧的。
杜蕊帮过他,对帮过他的人遇到麻烦袖手旁观,这不是他的作风。
可先前阿黛的事给他的教训太深刻,他的身世又太不堪,为了不给尚书府惹麻烦,他的心情有什么要紧呢。
他宁可被人指着骂忘恩负义,也不愿给家人带来一丝风险。
冯橙露出笑容:“或许只是偶遇。”
冯锦西神色有几分异样:“后来我从书坊出来,结果又遇到了。”
冯橙皱了皱眉。
一连两次遇到,恐怕就不是偶遇了。
“那三叔与她说话了吗?”
冯锦西玉白的面庞爬上一丝红晕:“她先开口喊住我,然后说了几句话。”
“说了什么?”冯橙问。
冯锦西尴尬摸了摸鼻子:“也没什么,就说许久没见了,邀我得闲去红杏阁玩,被我拒绝了。”
“喵——”来福过来,打断了叔侄二人的谈话。
冯橙弯腰把花猫抱起来,安抚理了理它的毛。
冯锦西一时被猫儿吸引了注意力,笑道:“来福越来越圆了。”
“喵!”来福仿佛听懂了,呲着牙伸爪子。
“别闹。”冯橙往来福嘴里塞了一根小鱼干。
冯锦西目露疑惑。
橙儿手里的小鱼干哪来的?
见冯锦西一直盯着来福吃小鱼干,冯橙从荷包中摸出一根小鱼干递过去:“三叔吃吗?”
冯锦西飞快摇头:“不了。”
大侄女拿喂来福的小鱼干给他吃,太奇怪了。
就见冯橙顺手把小鱼干放进了嘴里。
冯锦西:!
他发现一点都不了解大侄女。
缓了好一会儿,冯锦西心情复杂道:“还是说说杜蕊吧。你说她有没有可能与……北边的有关?”
这个北边,自然指齐人。
冯橙并不能肯定,只是有一点很明确:“不管怎么样,三叔离金水河远着点。”
冯锦西点头:“我知道。”
曾经令他流连的地方,如今想起只觉胆寒。
冯橙想了想道:“三叔可以看看,若是后面再与杜蕊巧遇,那她十之八九有问题。”
“倘若她有问题,咱们怎么办?”
“那三叔先来告诉我,我再安排。”察觉冯锦西眼中的黯然,冯橙解释道,“不是怀疑三叔的能力,只是那些人目标是三叔,三叔若做什么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冯锦西心中好受了些,微微点头。
“三叔,要是再遇到杜蕊,你态度稍微缓和些。北边那些人如果真不甘心又找上你,杜蕊不成还会有别人,而杜蕊至少是进了咱们视线的,不至于防不胜防。”
叔侄二人这番谈话过后没几日,冯锦西果然又遇到了杜蕊。
按着与冯橙商量好的,他态度热络了些,嘴上答应有时间会去红杏阁,转头就把偶遇之事告诉了冯橙。
“三叔先稳住她,看她会不会透露什么,我这边安排人查一查她的情况。”
冯锦西有些诧异:“橙儿哪来的人手?”
冯橙面不改色甩到陆玄身上:“我请陆玄帮忙。”
冯锦西突然有些心堵。
他之前瞧着不顺眼的小子摇身一晃成了侄女婿,现在还要靠那小子帮忙,想想就不是滋味。
“三叔。”冯橙喊了一声。
“嗯?”
“你可别与杜蕊来往多了,真的陷进去。”
冯锦西脸微热:“瞎担心什么,三叔是那么容易动心的人?”
冯橙想想,这话倒是不假。
三叔讲义气爱心软,容易被人钻空子,对女子钟情好像还没有过。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逢春 ptt-第300章 風不止相伴
转头冯橙就吩咐小鱼叫了钱三来。
“姑娘您有什么吩咐?”
如今钱三见到冯橙越发恭敬了。
他就知道大姑娘是有本事的人,果然人人都以为大姑娘说不到好人家,结果成国公府与首辅家争相求娶,在京城轰动一时。
他都规划好了,好好为大姑娘做事,一步一个脚印,以后争取当上国公府的大管家!
冯橙可没想到钱三有这么高的志向,照常吩咐道:“常去金水河逛逛,特别是红杏阁的行首杜蕊,多多留意她的情况。”
她这般交代着看了一眼白露,白露把早准备好的钱袋子递给钱三。
钱三接过沉甸甸的钱袋子,眉开眼笑保证:“姑娘放心,小的一定把事情办好。”
能去金水河玩还有钱拿,这比去赌坊还美呢。
交代完钱三,冯橙准备去找陆玄。
白露心思玲珑,猜到冯橙的想法忙拦住:“姑娘,您要查红杏阁的行首,可不能麻烦姑爷啊。”
冯橙不解:“怎么?”
白露恨铁不成钢:“您要是和姑爷说了,姑爷就会去金水河与那些花娘打交道!”
怎么能让夫君常去那种地方呢。
三老爷?三老爷就无所谓了,又不是姑娘的夫君。
冯橙闻言笑了:“没事。”
“姑娘,婢子知道姑爷对您好,可有的事不得不防呀……”白露苦口婆心说了一通,力劝冯橙打消心思。
冯橙眼看着大丫鬟没有停的意思,只好说了实话:“真没事,我可以和他一起去。”
白露险些被口水呛着,声音都变了调:“一起去?”
“嗯,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冯橙安抚道。
“您要和姑爷一起去逛花船?”白露声音更高了。
要是让两边府上知道了可怎么是好,这是不让她担心吗?分明是要她的命!
这个大丫鬟没法干了。
冯橙叹气。
白露向来沉稳,年纪渐长反而沉不住气了。
“好了好了,要是实在不放心,把你带着也行。”考虑到白露做的小鱼干越发好吃,冯橙很是宽容。
白露:“……”
罢了,她当做不知道好了,这样还能多活几年。
冯橙很快与陆玄碰了面,说了杜蕊的事。
“我先派人查查她的来历,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
没过两日,陆玄就带来了杜蕊的讯息。